美国重构亚太军事 中国成主要目标

[内容摘要]:从日本到新加坡,再到澳大利亚,美军构建类似“珍珠链”的海军驻军部署日益清晰。若能得到苏比克湾或金兰湾,则犹如在南海的心脏插上一把尖刀,这把尖刀直抵中国的胸膛。

9月4日,一位菲律宾高级海军军官称,美国海军陆战队计划在菲律宾西部面朝南中国海的巴拉望岛驻扎50至60名人员,并建立“前沿指挥所”。分析人士认为,这是继4月初200名海军陆战队进驻澳大利亚达尔文后,美军的最新军力调整,美军在亚太区域的军力调整动作明显加快。

不过,美国在亚太区域为“再平衡”战略所做的军事部署调整得到的呼应有限。8月初,澳大利亚外长卡尔拒绝美国在澳洲设立永久军事基地的要求。9月9日,10万多日本民众在冲绳县宜野湾市海滨公园举行集会,反对美军在该市的普天间机场部署MV-22“鱼鹰”垂直起降运输机。示威民众要求取消“鱼鹰”部署计划,并关闭普天间机场。9月11日,日本冲绳知事也明确对此表示反对。

尽管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表示,美国不会在亚太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建立永久军事基地,但在2020年前将60%的美国战舰部署在太平洋的表述,意味着美国正在南海及周边地区加紧布局。

中国成为主要靶标

2002年1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国防部长帕内塔、参联会主席邓普西高调出席新的“防务战略指南”新闻发布会。这种以国家最高统帅、军政系统长官、军令系统长官三巨头齐聚的规格在美国历史上极为罕见。此举意味着美国打破了长期坚守的始于二战时期马歇尔献计罗斯福“先欧后亚”的国家战略。随后,美国开启了这套国家战略与军种战略、战区战略相匹配的实际行动。

2月28日,美国和日本宣布,美国将在2014年前把驻扎在冲绳的8000名海军陆战队调至关岛,其中4700人将留在关岛,剩余的3300人将在澳大利亚、夏威夷和菲律宾之间轮换。4月初,首批美国海军陆战队200人悄然进驻澳大利亚西北部的达尔文港。

达尔文港地理位置非常重要,由于二战中日军战机曾在此地投下比美国珍珠港更多的炸弹,它也被称为“澳大利亚的珍珠港”。翻开地图不难发现,达尔文港地处东南亚面向印度洋的“大门口”,邻近马六甲海峡和印度洋,可以影响运送粮食和能源的重要海上航线。而且,达尔文港离中国南海较近,约2500千米,距中国海口4200千米。在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杰夫里·毕里奇的眼里,达尔文港是亚太地区又一个理想的战略要塞,“这里的位置十分理想,通往太平洋、印度洋和东帝汶海域,许多通往亚洲的贸易通路都经过这里。”

因此,这样优越的地理位置将使美军的舰艇和飞机对南海的干预行动更加快捷。配合美国海军的新型高速运输船,驻扎在达尔文港的海军陆战队将能在相对较短时间内成为对中国实施打击或封锁行动的急先锋。

在美国首批海军陆战进驻达尔文港的第二天,美国和新加坡两国防长就宣布了濒海战斗舰进驻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的消息。樟宜基地原本只是新加坡海军自行使用的一个小型军港,仅驻扎有新海的一个导弹炮艇中队、一个登陆舰中队和一个潜艇中队。但自1992年美军撤出菲律宾苏比克湾,美国海军在东南亚地区失去可靠的依托之后,美国海军官员就瞄上了这个地处战略要冲的天然良港。2004年5月21日,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公开宣布,新加坡现代化程度最高、规模最大的樟宜海军基地正式启用。

新加坡扼守着沟通两大洋的战略水道——马六甲海峡。军事战略地位之重要不言而喻,全球军事家们都认为,世界上找不出几个地点能赶得上新加坡的战略重要性。樟宜海军基地落成后,美军舰艇成了这里最大的“用户”,但凡过往马六甲海峡的美军舰,都要在樟宜基地落脚休息,部分美军舰艇还远道而来进入该基地进行维护检修,可以说基地内从未间断过悬挂美国旗的舰船。不过,按照以往的协议,樟宜海军基地只是美军太平洋至印度洋航道上的一处中转基地,不常驻作战舰艇。它主要为美军舰艇提供后勤技术服务,停泊在港口的美军舰船均是路过那里,停下来休息和维修。据报道,从2013年起,美国将在新加坡部署4艘濒海战斗舰,樟宜海军基地的性质因此将摇身一变,从后勤保障基地演变成美军在南海前沿的作战基地。

香格里拉对话结束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国防部长帕内塔兵分东西两路,分别访问菲律宾和越南。帕内塔特意访问了越南金兰湾,并登上当时正在越南维修的美军补给舰“理查德·伯德”号,宣称“希望扩大同越南的国防关系”。邓普西在菲律宾则不仅表示支持菲律宾致力于建设“最低限度的可靠防御态势”的努力,通过出售武器装备等“直接对菲进行军事援助”,还向菲承诺将持续增加在太平洋地区的“轮调驻军”。

美军攫取南海周边国家军事基地的举措在南海地区掀起的巨浪,直接冲击中国。在樟宜基地屯兵,意味着扼守住了两洋战略通道马六甲;一旦在菲律宾、越南重新建立军事基地,就如同两只手卡在了口袋的腰部,只要它需要随时可以把口袋扎死。而进驻澳大利亚的达尔文港,又使美军在南海东南方向建立起最可靠的前进基地。

具体来看,美军在南海的每一招布阵都有其战略考量。菲律宾官方日前已经表态,美国在取得许可的情况下可以使用包括苏比克湾在内的原有基地,美军事实上已在菲律宾立足。据稍早出版的《简氏防务周刊》报道,美国最大的船舶制造商亨廷顿·英格尔斯工业(HII)公司的子公司AMSEC正在菲律宾的苏比克湾建设永久性后勤支援设施,为美国海军重返苏比克做准备。

目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在亚太的作战部队据点仅有日本冲绳一处,美国原本还打算在菲律宾驻军,但进展滞后转向澳大利亚达尔文港。通过与战略地理地位颇为特殊的澳大利亚军方合作,美国已完成战略重心东移的初步计划。“谁也不会怀疑,中国成为最主要的靶标。”有军事专家指出,从日本到新加坡,再到澳大利亚,美军构建类似“珍珠链”的海军驻军部署日益清晰。若能得到苏比克湾或金兰湾,那么美军在西太平洋的基地链将更加完美,犹如在南海的心脏插上一把尖刀,这把尖刀直抵中国的胸膛。“加上美国正在紧密接触尼泊尔、蒙古、缅甸,俨然对华形成包围圈。”

不论美国及其他国家如何辩称这些军事举措不针对任何第三方国家,美国在新“防务战略指南”中设定的六种安全威胁中,中国赫然在列;它所提出的四个国防优先事项(战略重点)也暗指中国。

亚太诸国的纠结

不过,随着美国的亚太战略逐渐清晰,东南亚国家却开始纠结起来。尽管中美第12次防务磋商期间,美国副国防部长米歇尔·弗卢努瓦关于“中国完全不是美国的敌对方,在南海争端问题上,美国不会选边站队”的表述被视为是有诚意的,但客观上,在亚太地区尤其是与中国密切相关的南海、台海问题和朝鲜半岛问题上,已经出现“选边站队”的情况。

“东南亚国家很清楚,美国已没有经济实力拉动亚太经济,但在传统安全领域,需要美国。”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一位不具名专家表示,令亚太国家纠结的是,一方面吃着中国崛起的红利,另一方面又对中国的崛起表现出万分的担忧。

不可否认的是,基于历史、意识形态及惯性思维的原因,只要美国一有举动或者仅仅发声表态,一些国家就会“麻溜儿地”向美国靠拢。不过,亚太国家特别是东南亚国家对美国“始乱终弃”的做法始终保持警惕。“美国习惯在别国制造麻烦,然后抬脚走人。”该专家表示。近十年来,美国在中亚、中东分别留下了两个烂摊子:伊拉克的宗教矛盾、部族矛盾、党派矛盾、社会矛盾愈演愈烈;阿富汗面临塔利班卷土重来可能复辟的威胁;中东的埃及、也门、利比亚、叙利亚局势依旧不明朗。

尽管美军舰船可以到金兰湾维修,但美军要想得到金兰湾基地还比较困难。一些越南媒体指出,虽然美越两国关系近年来发展势头良好,已将那段噩梦般的战争一页翻了过去,可是其中尚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双方仍面临着一些分歧和阻力。

与20年前坚决撵走美军相比,菲律宾此次是铁了心站在美国一边。阿基诺三世借美军重返亚太首选苏比克湾作为战略据点,在南海问题上玩起了在两个鸡蛋上跳舞的平衡术:一方面向中国示好,套取大量经济援助;一方面死抱美国大腿,不惜在黄岩岛公开挑事,提高向中国要价的调门。

2012年4月3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约200人乘坐包机,从太平洋岛屿夏威夷悄然飞抵澳大利亚大陆最北部的城市达尔文港,在这里展开军事训练。当晚,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史蒂文·史密斯专程赶到达尔文军用机场迎接美军,并在次日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曾经有国际评论人士戏谑澳大利亚是美国的“治安副官”,随着美军到来,如今这样的质疑再次被提到。尽管史密斯称,“我不这样看待我们自己,也不这样看待澳美两国的关系。”但不少观察人士还是认为,“治安副官”是形容当前澳美关系最为贴切的词语。

“在澳大利亚部署的首支海军陆战队,将在中国‘战略后院’增强美军存在。”一位美国官员露骨地表示,澳北部相比日韩基地而言更接近南海,它将为干预中国南海问题提供捷径。史密斯也称,“我把它(美军入澳)视为这样一种趋势的体现:如今的世界正向我们这边转移,正向着亚太和印度洋地区转移,我们需要对此作出反应。”史密斯直言不讳地提到本地区的主要国家——中国和印度。“如今的世界需要实质性地应对中国的崛起、印度的崛起,应对它们的战略、政治及经济举措给我们带来的影响。”

吊诡的是,四个月之后,有消息称史密斯拒绝了美国航母舰队驻扎斯特灵基地,也不会允许美国在此修建军事基地。“澳大利亚政府正在小心翼翼地表明自己没有建造美国军事基地的意愿,以免惹恼了中国。”上述军事分析家表示。

不过,美澳就美国舰队使用斯特灵基地达成了协议,史密斯的此番表态更多地展示了外交的技巧:既不得罪美国,又警告中国“美国航母驻扎澳大利亚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澳大利亚想尽一切办法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在美中之间寻求安全和利益最大化。”该专家表示。

在整个南太平洋地区,中国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总部设在悉尼的澳大利亚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发表报告说,中国对南太地区建交国的优惠贷款逐年增多,目前已成为该地区第三大贷款提供国,仅次于澳大利亚和美国。中国动辄援助占南太平洋诸岛国国内生产总值1/5~1/4的贷款,令这些国家面对美国的“诱惑”时不得不再三掂量。

战略重心东移绝非易事

“所谓美国重返亚太不过是媒体、政客和官僚等搬弄是非阶层欲罢不能的话题。”上述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专家表示,美国从来就是一个亚太国家,而且从来也没有离开过亚太,此次只是把战略重心东移而已。

美国华盛顿大学中国政策研究项目主任沈大伟指出,美国自19世纪末起就是一支太平洋力量,而且鉴于其地理位置、民族构成和贸易,一直是亚太国家,这也体现在美国在该区域的经济、外交和安全三大要素上。

中国军方则认为,美国新防务战略指南的军事战略重心东移,包括军力调整、驻军澳大利亚和关注“南海航行自由”,无疑加剧了中美间的对抗。不过这种对抗更多的将体现在经济领域,而非军事领域。“美国之所以调整战略重点有中国因素,但绝不是因为中国威胁到美国所致,而更多的是出于重振美国经济、巩固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考虑。”上述专家表示,欧洲债务缠身、经济疲弱,加上美国冷战结束后接连进行了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严重消耗了美国自身的实力。

在中国军方看来,美国所明确的战略重点包括太平洋、中东广大地区,国家之众、矛盾之多、情况之复杂,都是历史上其所明确的战略重点不能比的,美国要想把战略重心彻底调整到太平洋地区绝非易事。

“对于一个国家的战略重心来说,从一点转向另一点绝不像吃豆腐般那么简单。”该专家认为,美国对中国的关注已由以往的遏制、打压、防范变成担忧,“担忧中国超越美国并取而代之,成为世界新领导者”。

在上述军科院专家看来,中美利益攸关颇多,美国把战略重心置于亚太,是为了恢复元气而赚钱,而不是为了“花钱”。况且,美国已无力慷慨地在亚太区域大把“撒钱”。美军在亚太地区总兵力约8.2万人,计划在澳大利亚的2500名驻军属于亚太地区原有兵力的“小范围移动”,并未从其他基地增兵。“美国没有能力和条件在亚太区域构建起20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样的反华包围圈,因此没有必要对美在澳大利亚驻军感到大惊小怪。”该专家表示。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1448.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