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的艰难航天大国之梦

image

09年8月25日,韩国首尔市民们通过电视观看韩国首枚运载火箭“罗老”号升空。

 回顾历史

令韩国人激动的航天大国梦是金大中任职总统时期开始的。1998年2月,金大中宣誓就任韩国总统。当时的韩国,在亚洲金融风暴打击下奄奄一息。金大中执政后,迅速推行企业、金融、公共部门和用工制度四大改革,韩国经济很快走出低谷。也就是在这个特别时期,韩国各类航天计划悄悄铺开。

2000年,金大中政府推出了新的《国家航天开发计划》和《中长期宇宙开发计划》,人造卫星、火箭、外太空探测、空间站、登月、军事侦察卫星网,尽在其中。

借鸡生蛋 韩国难堪

早在1992年,韩国就把两颗科学实验卫星送入太空,1995年又把两颗通讯卫星送上太空轨道。这些发射活动,使韩国跻身世界第22个拥有自己卫星的国家。

不过,所有这些卫星都不是靠自己的火箭送上天,也不是在本国境内发射的。卫星的研制大多利用美国或俄罗斯的技术,卫星上天用的是欧洲、美国、日本等国的运载火箭。“借鸡生蛋”,令韩国人难堪。

1994年版的“宇宙开发中长期计划”,内容已经覆盖到2010年,但计划中既没有今天的罗老号火箭,也没有罗老号运载火箭要送上地球低轨道的“科学技术卫星”。

不甘示弱 卧薪尝胆
金大中时代,韩国真正迈入了自主开发运载火箭及自主发射火箭和卫星的时代。1999年,韩国最大的航空航天企业三星航空、现代航空航天与大宇总合机械的航空航天部门,合并成立了大韩航空航天工业公司。

2002年11月,韩国的KSK系列火箭终于升空。这是二级助推火箭,全长14米,重6000千克、载荷为150千克。2006年4月起到2007年3月,2名韩国宇航员人选在俄罗斯加加林宇航员训练中心接受适应训练。2009年3月,韩国首位宇航员乘坐俄罗斯“联盟”飞船顺利进入太空。

在中国、日本、印度宣布登月计划后,韩国也不甘示弱,推出自己的探月计划,2008年11月,韩媒刊登出了韩国研究团队自主开发的无人登月飞船。

2003年1月30日16时整,不知多少韩国国民放下手中工作,围聚在屏幕前,人们的目光投向首尔以南480公里处——韩国全罗南道高兴郡外罗老岛的罗老宇航中心。韩国的运载火箭“罗老”号即将第三次发射,前两次皆以失败告终,这一次又因技术问题两次推迟发射。

火箭在浓烟中腾空而起,54秒后突破音速。215秒时,卫星整流罩在177公里高处分离。229秒时,俄罗斯制造的一级火箭熄火、脱离。395秒时,韩国自制的二级火箭点火成功。540秒时,卫星与火箭分离并进入轨道。

1小时25分时,位于挪威的地面卫星接收站收到了卫星发出确认位置的信号,这正式标志着火箭发射成功。“各位学生和青少年们,韩国正阔步走向世界,走进宇宙,希望你们能尽情书写你们的梦想”,韩国科技部部长李周浩提前25分宣布发射成功,同时动情地作出了告白。守候在屏幕前的韩国民众迸发出欢呼声。

现任总统李明博称:“今天的成功证明过去的努力和失败只是通往成功路上的插曲”。候任总统朴槿惠发出推特:“经过长久的期待,韩国终于走出了宇宙强国梦想的第一步”。

电子、航舶、汽车工业水平和规模上,韩国已名列世界前茅,然而它的航天事业起步较晚,内外限制较多,离独立自主开发还有距离。韩国人的航天之梦,只是拉开了序幕。

起步晚,队伍小  

54岁的赵光来是“罗老”号发射推进团团长,他在1988年开始从事火箭研究事业,被誉为“罗老号之父”。

火箭发射成功之后,赵光来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说:“虽然花费国民的税金是一件极为严重的事情,但为了发展宇宙航天技术,我们应该容忍‘诚实的失败’。”他同时诉苦,国内从事运载火箭研究的人员只有200余人,合作方俄罗斯赫鲁尼契夫公司却有4.5万人,扩充队伍刻不容缓。

扩充队伍意味着要增加预算,韩国的火箭研发团队在“挥霍纳税人金钱”的压力下从事研究,若不断失败,则意味着航天工业很难获得大笔经费投入。“事不过三”是东方民族对失败次数的普遍容忍限度,幸好,火箭的第三次终于发射成功了。

韩国航天工业起步很晚。1980年代末,国防科学研究所在忠清南道的安兴修建了火箭发射场,韩国才算是具备了火箭和卫星技术最起码的基础设施。1989年,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KARI)成立,主要从事卫星、运载火箭和航空器的研发,航天科学和应用研究,宇航安全与认证。

1992年,韩国第一颗卫星借助欧洲联合研制的“阿丽亚娜-4火箭”上天成功。1993年,韩国自制的KSR-1固体燃料探空火箭顺利飞天。探空火箭是携带仪器进行近地轨道飞行,它体积和重量都不大、结构简单、成本低廉,与运载火箭相比只是个小玩意。

1999年,三星航空、现代航空航天、大宇航空航天三家单位合并成大韩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翌年,金大中政府颁布《国家航天开发计划》、《中长期宇宙开发计划》,描绘了韩国航天事业蓝图。根据计划,韩国要在2015年前研制和发射20颗各类卫星,跻身太空力量的10强国。这需要政府投资约42.6亿美元,双管齐下发展卫星和火箭项目。

韩国一方面自主研制,一方面跟他国合作甚至直接购买卫星,然后借助美国、欧洲等国的火箭将卫星升天。2000年,韩国靠“阿里郎1”对地观测卫星成立了亚洲空间成像中心,之后上空的一代又一代的“阿里郎”系列卫星的图像分辨率不断提升,其中“阿里郎5”具备全天候合成孔径雷达。2002年,继美、英、德、日之后,世界第五座卫星电波监测中心在韩国仁川落成。

韩国将火箭研究分成三阶段:即分阶段将火箭有效载荷从100千克提高到1吨,继而是1.5吨,同时逐步实现国产化。“罗老”号火箭属于第一阶段的产品,它总长33米,直径2.9米,重140吨。相较卫星技术,韩国在火箭研制的进程上拖了后腿。

“美国大哥”不愿帮忙

有趣的是,朝鲜和中国的航天事业的“启蒙”老师是苏联,而韩国的航天同样有浓厚的俄罗斯烙印。

韩国找俄罗斯帮忙发展航天,是因为别无选择。美国最早向韩国提供卫星技术,但美国以国家战略产业不允许出口为由,拒绝在运载火箭技术上帮助韩国。法国开价太高,日本以运载火箭和洲际导弹原理几乎相同为由拒绝合作,外界则认为日韩两国还有军备竞争倾向,故难以合作。

首先,发射运载火箭需要一个现代化的大型航天发射中心,2003年,在俄罗斯的帮助下,韩国开工建设罗老航天中心。航天中心由俄罗斯负责设计和安装主要设备,韩国负责施工及提供部分国产化零件。基地耗资3亿多美元,并在2009年竣工,这使得韩国成为第13个拥有自主卫星发射基地的国家。

其次,“罗老”号研制费用达5205亿韩元,其中2165亿韩元支付给俄罗斯。“罗老”号的卫星和8吨推力的二级火箭是韩国自主研制的,170吨推力的一级火箭是俄罗斯的产品。此外,俄罗斯负责为韩国培训宇航员。

韩俄两国的合作,一路上磕磕绊绊,其间还经历了两次火箭发射失败。后来俄罗斯根据补充协议将向韩国免费提供第三枚一级火箭,这也是最后一枚。一旦失败,韩国运载火箭计划将暂告一段落。

这次发射成功之后,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声称合作很值当,省钱又省时。“我们在旁边观看了俄罗斯制造、组装和实验一级火箭的整个过程,可以说是学到了相关技术”,相关人员对媒体表示。

正奔向军工大国的韩国,在运载火箭项目上充满坎坷,主要原因是韩国在弹道导弹技术上起步晚、受限多。

冷战期间,美国对盟国实行“核保护伞”政策,即盟国在遭受核打击或面临核攻击危险时,美国将动用自己的核力量对其进行保护。北约国家、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都躲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之下。

鉴于美国屡屡在关键时刻“出卖盟国”的行径,朴正熙为了国防的“安全和自主”,坚持暗地里发展核武器。然而这逃不过美国眼睛,继任者全斗焕在重压下放弃了核武研制。

......未完,详情见《凤凰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1743.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