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人民军从“商业化”到“政治化”

image

“一手拿枪,一手经商”曾是朝鲜军队的一大特色

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朝鲜人民军就开始介入创汇事业。当时,朝军一些生产部队根据自身所处的地理环境,从事渔业捕捞、采集松子或松香等野生植物,来帮助国家减轻负担,一些处于后方、战备任务稍轻的军团,还负责开采矿石出口。由于特殊的国情,“一手拿枪,一手经商”曾是朝鲜军队的一大特色,而能在创汇事业上有所作为的军官往往更容易得到上级欣赏和嘉奖。

 

自从2012年7月朝鲜人民军次帅李英浩被解职后,外界纷纷猜测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恩决心彻底掌握军队控制权,确保军队完全服从党的领导人。据韩国《时事周刊》报道,金正恩将朝鲜从“先军时代”推向“先经时代”的步伐进一步加速,原先以赚取外汇、自给自足为目的的军队公司开始服从内阁的领导,职能也开始变成为建设“强盛大国”出力。

“准备打仗是核心要务”

此前,有消息人士透露,一直负责金刚山观光事业的朝鲜白虎贸易总会社继与中国企业合作建设罗先经济特区后,竭力向中国朋友推荐因朝韩对峙停摆的金刚山景区,希望促成新一轮朝中商务合作高潮。知情者称,白虎会社其实是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宣传部主办,而中资企业往往不愿与“非商业企业”深度合作,因此白虎会社寻求转变。据称,按照平壤高层的指令,它正在实施“公司主体普通化”改革,同时更多地接受劳动党及内阁的指导。

此前,韩国新国家党议员金鹤松就提到,白虎会社于1998年从韩国现代峨山公司拿到6亿美元的金刚山观光事业贷款,而外界一直以为这笔钱是打进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和民族经济合作联合会(民经联)的账户。“现代峨山代表告诉我,真正主宰金刚山项目的是白虎总社长孙哲民,尽管他的名片上写的是‘朝鲜内阁文化省主办白虎会社社长’,可他就是一个地道的军人。”金鹤松说。

事实上,白虎会社的转型也反映了朝鲜军办公司未来发展路线。自从2012年5月14日金正恩发表“人民军作为党的军队,保卫祖国是最重要的任务,一定要严惩军内腐败”的讲话后,军队普遍进行了“党和国家赋予我们武器,准备打仗是核心要务”的教育,各种“三产”陆续接受劳动党和内阁的改造。据韩国国家情报院称,为求号令统一,金正恩还以身作则地取消掉劳动党“第38号室”。该机构是劳动党通过开办海外饭店、平壤外汇商店创汇的机构,金正恩将其业务移交到内阁管理的牡丹峰指导局,无形中也令那些嚷嚷着“党组织可以搞经营,我们为什么不能搞经营”的军办企业无话可说。

韩联社援引在中国北京和丹东做生意的朝鲜商人的话说,朝鲜不希望军队公司影响到建设“强盛大国”运动大局。除将经济决策大权收归内阁外,金正恩还积极整合各方资源、加大吸引外资力度。

早在2010年初,朝鲜在国防委员会体制下成立专门吸引外资的龙岳山指导总局,下设莲蓬经济联合会,并在北京等地开办办事处专责招商。这里还有一个典故:龙岳山位于平壤万景台风景区,刚好处在龙山洞与龙凤里之间,因为山形酷似一条飞天祥龙得名,以此山命名招商机构,朝鲜显然盼望让它成为建设“强盛大国”的突破口。

据韩国媒体报道,龙岳山总局乃至下属的莲蓬联合会虽然仍有不少人是过去经商的军队干部,但他们均被要求与军队脱钩,一门心思从事商业活动。目前,吸引两家中国企业参与鸭绿江上的朝鲜威化岛和黄金坪经济区开发,就是莲蓬联合会的杰作。

按照龙岳山总局的思路,当前招商重点放在沟通便利的中国朝鲜族企业身上,据说中国朝鲜族企业曾提出希望在威化岛投资开办LED工厂事宜。但韩国国情院最新资料显示,龙岳山总局可能于近期被并入朝鲜内阁主办的合营投资委员会,连对外称呼也变成“委员会第7局”,但这一情况未得到更多材料证实。

有消息人士表示,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实际是内阁和原军队公司业务骨干集成的“招商航母”,里面全是该国搞经营的“人中龙凤”。其委员长系当年朝鲜驻日内瓦大使李澈,他长年管理朝鲜海外资金,而被称为“外语天才”的金光浩副委员长则有军队背景,极富决断力。

韩国商业人士称,自从“李英浩去职”风波后,以张成泽、崔龙海为代表的劳动党高官在金正恩领导的“强盛大国”运动中扮演越来越突出的角色,军队公司的经营大权被剥夺是迟早的事。有消息称,张成泽有望在2013年4月前后被任命为内阁总理,届时朝鲜人民军的经商岁月恐怕要告一段落了。

警惕“黄色之风”吹入朝鲜

据韩国《先驱经济》报道,由于特殊的国情,“一手拿枪,一手经商”曾是朝鲜军队的一大特色,而能在创汇事业上有所作为的军官往往更容易得到上级欣赏和嘉奖。朝军自己创汇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推动了部队装备更新。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人民军总参谋部和各军团靠自己赚取的外汇开始构筑计算机通信网,加速信息化建设,当时计算机联网比较完备的第三军团、平壤反航空司令部、海军司令部、空军司令部等单位均有所属创汇公司的功劳。

但久而久之,军队经商也带来不少负面影响。1987年,人民军总政治局的工作人员以“改善官兵文化生活”为名,为自己私下购买彩电、摄影机和电冰箱而被逮捕。1993年7月,在可容纳6000人的平壤4·25文化会馆举行“全军批判非社会主义思想斗争大会”,军队纠察部门当场逮捕了20余名违纪军官,他们涉嫌在赴俄罗斯购买电子战装备过程中贪污了2万美元。

更有甚者,韩国情报机关多年来就是利用朝鲜军队经商的特点,积极进行渗透与策反工作。据称,韩国国家情报院开设的外围公司曾设计在朝鲜军方背景贸易公司之间制造矛盾,并用钱色等拉拢腐蚀朝鲜军方贸易公司的人员叛逃,同时还试图收买赴第三国考察或出差的朝鲜军队企业职员,然后利用这些人回国的机会将大量含有策反宣传的光碟、画册(往往内含一定数量的金钱)带入朝鲜。据韩国消息人士透露,韩国大国家党议员宋永仙曾向国会国防委员会提交一份报告称,韩国军方和情报部门应注重“寻找一切机会”瓦解朝鲜军心。

正是出于对军队经商产生腐败行动的担忧,近年来朝鲜加大了整顿军方创汇体制以及搭建思想防线工作。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从2010年起,朝鲜掀起了大规模的肃清运动,打击军队、内卫及政府机关滥用韩国产品,进而导致许多机密信息外泄的问题,整顿无形战线上的工作纪律。据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消息人士透露,在2010年9月28日召开的朝鲜劳动党大会上,新修定的党章明确规定“要坚决与帝国主义思想文化的渗透行为及‘非社会主义’现象做斗争”,号召全党保持警惕“黄色之风”(即资本主义之风)吹进朝鲜。作为具体措施之一,朝鲜于2010年就成立了“第109常务组”,以调查和取缔收听收看韩国影视剧等“非社会主义录像制品”的行为,连军队也不例外。

......

【附录】朝鲜的“先军经济”

  说到朝鲜的经济,不妨由金正日的治国方略谈起。金正日的理论标记,是所谓的“先军政治”。事实上,“先军政治”是金日成的创造,正式提出于上世纪60年代,其起源可追溯至传说中金日成继承两柄家传手枪的1926年。2002年,金正日公开宣传要将“先军政治”变成全国纲领,并对其理论基础加以扩充,使得这一名词变成了自己的私有精神财产。

  所谓“先军政治”,简单来说,就是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一切以军事工作为重。“没有糖果可以活下去,没有子弹就不能生存。”

  先军政治这样的政治纲领,一方面自然是做给外国人看的,信息清楚不过,就是无论国家怎样穷、甚至有人饿死,国家也不会减少军费,用以宣示朝鲜人民保家卫国的决心。另一方面,先军政治也是做给朝鲜人看的,根据先军政治,无论怎么苦,也不能苦了军人——这样,才能保存他们的战斗力和革命气质。

  “先军政治”主要包括4方面的内容:一是突出军队地位,朝鲜通过对社会阶层次序的调整,将军人置于工、农、知识分子3大阶层之前。二是执行“先军”领导方式,即由领袖重点抓军队工作,再以治军方式推动全社会工作。三是保障军费投入,“国家财政再困难,也要优先保障国防费用的支出”。四是启迪军魂,增强凝聚力。

  事实上,朝鲜的“先军政治”还伴随着一种自成体系的“军需经济”:不但军队的一切经济活动都在国家编制以外进行,自成一国,它的对外军售,更成了朝鲜军队自力更生的蹊径。

  朝鲜还把负责海外间谍工作的机构,与人民武力部的侦察局合并,扩编为“侦察总局”,将之归入军方监管范围,也就是将有能力得到外汇的人都由军方操控,希望把国家主要资金来源都交予军方。

  朝鲜军方还不时调派卡车,前往各地的国营农场,运走当地的收成,供部队使用,据说有时比率抽取高达1/4。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1770.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