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宪法保卫局与极端势力的博弈

 2012年:德国宪法保卫局局长因反恐不力下台

 

 据德国媒体7月2日报道,由于反恐调查不力,负责国内安全情报的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局长海因茨·弗罗姆将于本月底提前退休。

去年11月曝光的“纳粹地下组织”连环杀人案震惊德国,该组织3名成员横行13年,疯狂杀害多名外来移民。德国宪法保卫局因此备受指责。

近日,德媒体又披露,宪法保卫局在“纳粹地下组织”曝光前,曾销毁多份相关文件。按照《南德意志报》的说法,7份相关文件进入碎纸机并非宪法保卫局想掩盖真相,而是由于工作人员轻率大意。此外,《柏林日报》报道,宪法保卫局早在2003年3月就从意大利情报机构获得德国内部极右翼恐怖团体的信息。

在舆论压力下,现年63岁的宪法保卫局局长弗罗姆引咎辞职,提前退休,并获得内政部长弗里德里希批准。

 

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的起源

早在二战结束后的过渡期,英美法占领当局对纳粹的各种清算逐一进行。

除纽伦堡战犯审判和各地占领军建立“去纳粹化法庭”对纳粹成员进行甄别作业外,还有一种清除纳粹的行动至今仍未解密,大多只是零星见诸一些纳粹亲人的回忆录。这些回忆有一个共同场景:半夜,那些前纳粹官员、党卫军(SS)成员的家门被敲开,一队占领军突然闯入。在核对身份无误后,前纳粹党徒被强行押走,随后就在附近的树林里被立即执行枪决。

占领军这一极端行动或许源于民主最深处的焦虑:战后法庭对这些身负屠杀和迫害罪行的纳粹官员的审判,仍然是按照纳粹时期的法律来审判、定罪,大批纳粹的罪行因此可能在形式上并不成立,不利于民主转型,于是秘密处决作为德国战后去纳粹化的转型正义形式之一,便有其必要和效果,民主也是应该长牙齿的。

这段占领军戒严时期秘而不宣的“军事民主”,为宪法保卫局所奉行的民主激进主义作出了示范。1949年,当联邦德国宪法(基本法)通过,新生的联邦德国民主在第一时间内,不仅面临着对失败的魏玛民主和纳粹罪行的反思,同时也面临苏联的威胁。

1950年,宪法保卫局在科隆成立,它的宗旨被宪法法院确定为“保护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意在避免魏玛宪法的“价值中立”缺陷而无力防止极端主义上台,甚者毁灭民主。

所以,从一开始,宪法保卫局就明确地受“价值约束”,而且在基民盟(CDU)和社民党(SPD)的领导下,同时防范极左和极右的政治势力,守护宪法秩序。当然,随着形势发展,特别是左翼极端组织RAF红军派的活跃,在1972年的《宪法保卫法》中,这一宪法保卫职能也被悄悄转化为国家保卫一一尽管德国社会—直存在争论,认为宪法保卫和国家保卫两者并不必然相关。

由于守护宪法秩序的定位,宪法保卫局有别于CIA之类的反间谍机构,或可归类为政治警察。而德国的政治警察,则可追溯到普鲁土时期。1878年,普鲁士内政部建立“内部安全局”,集合了警察和情报工作,到1880年代为了执行禁止社民党的任务,进一步强化了政治警察的功能,尤其针对企图颠覆的政治团体和政治出版物。

不过,这一时期,普鲁士政治警察的权力只限于普鲁土王国地区,而非德意志帝国全境。一战后的魏玛共和国,1922年加强政治警察的法案被巴伐利亚抵制,很大程度上助长了纳粹势力在巴伐利亚形成气候。纳粹上台后,以1936年6月17日希特勒颁布的法令为标志,希姆莱建立起一整套高度集中的警察体制,包括党卫队及其秘密安全机构盖世太保。与盖世太保划清界限当然,宪法保卫局从一开始就与臭名昭著的盖世太保划清界限。

筹建新的联邦政府同时,联邦议会于1949年建议未来的宪法保卫局不应具有逮捕权,而只有收集情报的权力。这一情报性质的规定,界定了宪法保卫局和警察体制在德国民主体制内的不同功能。

宪法保卫局没有警察权,不能采取阻止、讯问、搜查、羁押、逮捕、调查嫌疑人等直接接触手段,不能搜查私人住宅、扣押私人物品,也不能要求警察或其他政府机构协助。这一原则既是宪法保卫局内部纪律,也被写进1972年《宪法保卫法》和统一后的1990年修订案中。换句话说,民主需要牙齿自卫,但是不能咬人。

另一方面,宪法保卫局的组织结构相当分散,这也与盖世太保的集权模式迥然不同。各州的宪法保卫局归各州内政部领导,并不完全与位于科隆的宪法保卫局总部保持一致,相互间也未必一致(比如在对待前东德的统一社会党(SED)的继承者民主社会党(PDS)的问题上,汉堡州和勃兰登堡州的态度就较为暧昧)。

协调宪法保卫局和各州宪法保卫局的职责,则落在内政部长和总理府部长(办公室主任)身上。也就是说,宪法保卫局的组织架构反映了联邦体制的政治安排,其日常事务也进入联邦的政治日程之中,而不是独立于日常政治之外,如美剧中的CIA阴谋家一般藏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

不过,宪法保卫局并非德国唯一的情报机构。除了警察情报机构一一位于波恩的联邦刑事局之外,战后联邦德国共建立了三家情报机构:1950年在英国的帮助下,宪法保卫局最先在科隆建立(科隆属于英军占领区),现有职员近7000人;其次是总部位于慕尼黑的联邦隋报局(BND),1956年在美国CIA的帮助下建立,至今仍与CIA保持着有力的情报交流,主要工作是技侦、反恐和对付有组织犯罪,更接近FBI的角色,雇员6000人,过去几年总部逐渐迁往柏林。

联邦情报局可能是联邦机构中最晚迁址的,不过,正因它长期驻扎慕尼黑,才有了每年一度的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尼黑才成为欧洲的情报中心而不是波恩、科隆或者里昂(国际刑警总部所在地)。这两家都有自己的专门学校,宪法保卫局以社会科学的情报分析为主,联邦情报局的学校则以技侦和反间谍为主,1970年代后期并人联邦行政管理学院。第三家情报机构则是军方的情报局,负责军队的情报和保密事务。与东德斯塔西有本质区别

如果跟东德的政治警察——斯塔西(STASI,国家安全局)相比,宪法保卫局的规模要小很多,效率却一点不低。1988年斯塔西的雇员为9.1万人,另外还有18万秘密线人,相当于每10万人口中有超过500名正式特工,而同期西德每lO万人口中只有6名特工。

最重要的区别是,宪法保卫局的职责在于保护“宪法秩序”,即德国基本法所保障的人权,特别是个人的生命、尊严和自由表达的权利,以及人民主权、权力分立、政府责任、行政合法性、司法独立、多党制和每个政党的均等机会,包括宪法框架内的反对权利等。

 

未完 详情见《凤凰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1805.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