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军方钓鱼岛测绘难题

“今后将派出测量队员在钓鱼岛上设相应的测量标志,还会派相应的测量队员登岛测绘。”“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副局长李朋德在媒体追问下,抛出了这句话。

“钓鱼岛,迟早我们会上去的,”参与国家海岛礁测绘一期工程的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党亚民研究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是否登岛这跟国家的意志有关系,“如果外部环境具备,国家会保障测绘人员的人身安全,让我们登岛,我们一定会登。”

根据大陆的《测绘法》和《解放军测绘条例》,以及中央军委相关文件规定,中国海域的基础测绘工作由海军负责规划和实施,国家海洋局主司海洋资料信息的调查和组织实施。一向宣称对钓鱼岛拥有主权的中国,官方人员从未涉足,倘若登岛测绘计划得以顺利实施,将是中国政府和军方人员首次登岛。

中国官员的登岛测绘表态,已然引起日本政府和舆论的强烈反弹,依现在的中日钓鱼岛对峙态势来看,中国钓鱼岛测绘小分队一旦登岛测绘,无疑立即会升级两国对抗形势。但在大陆军地多名资深海洋测绘专家看来,从现有技术手段来讲,不登岛也能测图,登岛测绘具有外交意义,可宣示主权。

岛礁测绘全覆盖有难度

“按照过去的传统分工,海岸线以上的归地方测绘,海岸线以下的海岛、海洋航道等基础信息归军队管辖测绘。”中国科学院客座教授刘宝银说,以后随着经济发展的需要,地方部门也各自根据实际需求开展海洋测绘。

2009年启动的国家海岛(礁)测绘一期工程,由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牵头,国家海洋局、总参测绘导航局、海军航海保证部共同参与。由测绘局该项测绘一期工程主要涉及的是距离海岸线100公里以内的海岛测绘。测绘的基本目的是,摸准沿海大陆架海域的海岛、滩涂、养殖场等基本资源,给后期海洋开发引路。

海洋测绘专家蒋昭良参与了国家的海岛礁一期测绘工作,在他印象中,此次海洋测绘相对以前的陆地测绘作业来说,要求比较精细,如国家测绘部门以前的测绘只限于大陆陆地以内,绘制地形图以1∶10000,或者1∶25000为主,只是在用于城市规划的地图才会用以1∶500比例尺绘制。海上基础测绘工作,因为大部隶属海军管辖权限,几乎没有涉足。

从一期已完成的海岛(礁)测绘来看,已完成6400个海岛的识别与精确定位,以及1841幅1∶2000海岛测图、2900幅1∶5000海岛测图、188幅1∶10000海岛测图。还有770个大地控制点组成的国家海岛(礁)大地控制网,190万平方千米覆盖近海海域的航天影像获取,以及6.01万平方千米重点近海海域航空影像获取。

“以前测量岛屿主要看其重要性,现在要进行全覆盖测绘。”蒋昭良强调,只要在我们领海之内的岛屿全部都要进行测绘。计划如此,但实际操作也有难度,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测绘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辉峰说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由于一些国家实际侵占着我国的一些岛屿,现在进行登岛测绘,以及对这些岛屿周边海域进行测绘还有一定的难度。张所指的岛屿主要是南沙群岛中的越南、菲利宾等国实际占领的岛礁。

钓鱼岛虽没有日本军事人员占据,但从海监护航、民间保钓人士登岛经历等种种迹象看来,目前断难完成。日本对此也反应激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3月13日上午的记者会见上表示,中国测绘钓鱼岛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事。一旦发生登岛行为,将会根据《国内法》予以排除。所谓“排除”,不言而喻就是动用武力逮捕中国测绘人员。

海洋测绘的军方背景

与世界上其他海洋大国和海洋强国一样,中国的海洋测绘领域基本由军方统管,最早开展海洋基础测绘的部门是中国军事部门。中国大陆现在国民教育沿用至今的标注海岸线、岛礁、岸线长度的分布地图,是上世纪50年代军方测绘而成的成果。在大陆凡涉海洋领域特别是军事敏感区域的测绘,都需经军方审批。

在海洋测绘领域,军方既是统管者的角色,因此很多测绘活动,都有军方的力量介入。据参与国家岛礁测绘一起工程的蒋昭良透露,一期岛礁测绘差不多已结束,二期仍是由地方、国家、军队三股力量共同测绘。

军地的测绘技术差不多,但方向各不相同,海洋局等相关地方部门的海洋调查测绘,是为发展海洋经济服务。而军方的测绘机构提供的海洋测绘数据库、海洋水文数据库等测绘信息则完全服务于战场建设信息需要,测绘信息提供了岛礁最基本的位置信息及属性信息,其精确度直接决定着武器打击精度和作战效果。

在中国海洋领域,军方测绘管理基本形成了总参测绘导航局主管,海军航保部直辖测绘大队和三大舰队测绘大队的管理体系,在三大舰队的宁波、青岛、胶州、榆林等海军基地,都建有多支测量部队和制图部队,拥有多艘先进的测量船艇。

海军的这些特种兵部队,不仅要为水面舰艇、潜艇、航空兵、陆战队、岸防等海军五大兵种服务,也要为军区及其他军种服务。如近年来的海军开展的海上联合军演、海上反恐、编队护航等多样化非战争行动提供海图保障。

海军活动半径拓展逐渐延伸到包括第二岛链以内及更远的太平洋西部地区和印度洋部分海域乃至全球海域,尽管海军早对黄海、东海大陆架及沿海100公里以内的岛礁进行基本测绘,但对第二岛链以外敏感海域的水文、气象、海底水深等测绘资料非常少,海军远海护航编队出巡海图基本依靠国外资料,再由海军司令部参谋拼制而成。

去年7月11日19时许,中国海军江湖型护卫舰“560”号舰在南沙半月礁附近海域执行例行巡逻任务时,意外搁浅。据海外媒体报道,半月礁位于南沙群岛东南部,临近菲律宾巴拉望岛。事发夜里,“560”号军舰搁浅在半月礁一块礁石上,处于“被卡住”的状态。

“560”号舰敏感海域巡航搁浅曝丑的新闻,足见在中远海海域军方测绘保障水平的局限性。但在海洋测绘专家刘宝银看来,如果在海洋测绘领域,军队、海洋局、测绘局等部门能实现测绘资源信息互通、共享,海军或本可以避免这一尴尬。

后发制人的准备

加上这次国家岛礁测绘工程,算起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军队到地方各个部门进行的海洋测绘工作进行了多次,光国家海洋局,就有1986年、1990年代和本世纪初的几次海洋基础测绘,但基本是“各干各的”,“很多是重复劳动。”刘宝银说,也不排除各部门为争取项目向国家要钱的目的。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1876.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