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核问题争议背后的政治势力

3月9日,台湾民间团体发起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核游行,全台号称有逾20万人走上街头,要求终结核四(编者注:由台湾电力公司在台北县贡寮乡经营的第四核能发电厂)、核电归零。这次反核运动有别以往,虽有社会团体主导,但政党色彩降低许多。过去如民进党前主席林义雄标举反核大旗,即使是以环保为主诉求,但从不掩饰政党发动或主导的政治味,也具有反国民党的针对性,而这次反核运动,民进党主席苏贞昌等绿营人士虽有参与,但未带党旗,也未上台演说,尽量降低政党色彩,显示和以往有很大不同。

核四政治破坏力不容小觑
核四大约是在1990年代开始成为争议话题,历经20年左右的反复,迄今仍是牵动岛内政治经济的一项重大课题。其中最让台湾人记忆犹新的是,陈水扁执政初期,与连战会面后随即宣布停建核四,让扁、连之间互动全面破局,国民党于是运用国会人数优势,各项政策均与扁政府焦土对抗。换言之,扁、连翻脸不是因为“统独”或其他,就是因为核四。核四巨大的政治破坏力,影响绝不容小觑。

不过,1990年代台湾的用电需求和产业结构,与今日大异其趣。当时台湾工厂林立,经过一轮迁厂外移,今天台湾已经转型为服务业为主的经济形态,用电需求下降。我记得王永庆要到大陆盖电厂时,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盖在台湾?王永庆说,工厂都迁走了盖电厂有什么用?岛内大量用电的时代过去了,这种需求还存在吗?台湾的环保团体认为,台电高估了今日台湾产业界的实际用电需求,同时也高估了核四能贡献的比例,其用电数据没有公信力。

还有一种说法是,盖核四有助减低台湾的碳排放,如果不建,以煤和油为燃料的发电模式势必令排碳量成为台湾的负担。尤其是有些名嘴强调,台湾再生能源、地热、风力、太阳能等发电都不成熟,核能是最好的选项。

实际上此说并不成立。大约2009年,南部屏东县地方政府曾经大力支持太阳能发电产业,但后来由于中央政府不支持而功亏一篑;其背后原因是台电及其下游电厂的共生利益结构,不容加入新的产业成员破坏原本生态,这样的利益体使太阳能发展胎死腹中。对降低碳排放有益的太阳能产业间接遏杀于台电之手,台电对核四有助排碳改善的说辞因此降低了正当性,不值一驳。

有两件事根本扭转了台湾人对核四的感受。其一是日本福岛电厂事故,以日本人对安全的高规格标准尚且发生至今难以挽回的灾祸,台湾遇到将会如何?这个大问号摆在大家心中,一直未能放下来;其二,台电宣称电价不涨破产就指日可待,但油电双涨的政策让各界检视台电管理问题,也对台电工程质量、安全控管心生疑虑。

公投不是解决办法
游行结束后,马英九政府先是重申其“不缺电、电价合理、达成减碳国际承诺”的核能政策,继而抛出“以公民投票解决核四争议”的方案。国民党本身支持续建核四,却不以自己的主张为公投主文,反而取反对党的立场为之,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让人怀疑国民党对公投的诚意。

或许有人会说,过去民进党操作的公投,也同样没有让民众在信息充分、讨论和审议过程完备的情况下表态,何以有资格指责国民党?但不要忘记,当时民进党操作公投,是采取由下而上,由民间发动公投联署,最终达到门坎标准,而此次国民党搞公投,却没有看到任何相伴相随的辩护论述,也没有讨论或说明会,即使是反对核四最烈的贡寮一带,仍然没有针对性的沟通举措,所以,即使举办这场公投,民众对核能争议与知识不会有更进一步的了解,最多只是以既定的印象就当下的感受进行“测试”罢了。

以公投解决重大工程争议,国际间多有先例,例如欧洲就行之有年,这也是美国不便反对台湾搞核四公投的原因。但是公投的前提是信息公开,民众可以完全交换、讨论相关知识,现在这么多人对核四疑虑,台电的态度还是以防卫与反驳为主,难释群疑。

若要停止核四争议,只有国民党立即宣布停建一途,并进一步在能源、工业结构和核安标准与监督台电等四大方向进行总整理,并在“立法院”与在野党就此取得共识,共谋解决之道,才是降低争议减少代价之举。

赖怡忠  王彦晨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1880.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