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朝核废料争端始末

3月9日台湾南部数万人举行了“反核游行”,他们的口号是建设“非核家园”,民进党多位大佬,诸多知名艺人皆参与其中,矛头直指台湾的核电站。

凑巧的是,在此次游行的五天前,朝鲜委托台湾律师跨海对“台湾电力”(台电)提出诉讼,就当年台湾向朝鲜输出核废料违约一事要求赔偿3亿新台币,此事一经曝光引起不小的轰动,顺带揭出台朝之间沉寂多年的一段秘辛。

16年前,台电计划将核电站之废料运往朝鲜处理,后来因故生变,朝鲜派人到台湾通过“行政院工程会”与台电进行调解未果。受朝鲜方面委托的律师蔡慧玲称,提起诉讼后,朝鲜不久将派代表赴台,决定求偿范围与金额。

核电站废料何处安身?

台湾有三座核能发电厂,核一、核二厂位于台北县石门,离台北市直线距离只有28公里,核三厂位在台湾南端的恒春,厂址离恒春镇直线距离只有6公里,三个电厂每年产生13万桶固体核废料。

为了让这些放射性残渣有个安身之地,台湾在距本岛约70公里的一个叫兰屿的小岛兴建核废料储存设施,该岛面积只有45平方公里,当年为了顺利建造核废料储存场,台湾“原子能委员会”居然对兰屿部落长老隐瞒真相,佯称说要建造“罐头厂及军港。

1982年5月,首批288桶废料运到兰屿后,当地居民才发觉上当。到1987年,兰屿储存的核废料已达4700桶,并以每周一个航次、每航次6个集装箱(228桶)的速度递增。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兰屿已堆积了9.7万桶核废料,外界常称之为“辐射岛”。

随着时间推移,媒体和“立委”关于废料桶锈蚀,辐射外泄的质疑不断,还称当地有妇女生下弱智儿和畸形儿与此有关(注:科学部门和官方的说法与民间说法总相抵触)。但大量核废料堆放在自家后院终究不是办法,使居民缺乏安全感。

由于当局推三阻四,愤怒的兰屿居民开始采取更加激烈的抗争方式,并且得到民进党支持。内外交困之下,执政的国民党终于承诺在2002年前将核废料全部运回本岛,可是,有关部门在岛内新选出的5处储存地点均遭当地人强烈抵制。于是台湾转而向海外寻找合适的埋藏地,先后与俄罗斯、马绍尔群岛接触而未果。

台湾多年来始终被能源需求与“反核力量”所困扰。台湾能源奇缺,九成需要进口,随着经济发展,电力需求不断增加。核电的发电成本低,二氧化碳排放少,发电效能高,发达国家纷纷转向发展核电。但对“核”的恐慌不仅体现在西方,台湾亦难幸免,所以第四核电厂的工程拖延了20余年仍未能完成,且把当局搞得焦头烂额,所以目前核电在台湾的比例仍在20%左右。

首先必须要用电,但取消核电势必强化火电,得大量进口煤、天然气,发电成本高,能源安全无保障,但用核电得面对强大的反对声音以及核电废料处理问题,它总要有个地方存放。

无奈之下,台电1996年开始登报公开寻找存放低放射性的核废料地点,结果事情突然出现转机——通过中间人牵线,朝鲜主动向台湾提出,可帮助处理和存放核废料。得知朝鲜愿意承接存放核发废料,一筹莫展的台电看到了解决问题的曙光,计划将核废料运送到朝鲜平山存放。双方因语言上的障碍,对协议文本无法达成一致。

台湾方面紧急动员10余名翻译,花了一天一夜整理出与核处理有关的法规,确保谈判继续推进。经过4个月的密商,1997年初,时任台湾电力公司副董事长蔡茂村和朝鲜核安全监督委员会局长李学淳(音)签署协定。

台朝双方签下《台电公司低放射性废弃物运送及最终处置计划合约书》。根据合约第一阶段规定,承包商将负责运送6万桶废料到平山处置场,合约价款为7566万美元;合约的第二阶段则规定,在合约结束后,承包商可再运送最多14万桶核废料,总价为1.5亿多美元。

韩高官遗孀牵线台朝密会

其实,台湾之所以与朝鲜接触有一段外交密史,上世纪80年代末,韩国政府推进“北方政策”,中国大陆与韩国关系快速升温;同时,由于东欧和苏联阵营瓦解,朝鲜面临着严重的经济衰退。

1988年,台湾“经济部”向李登辉提交报告称,韩国与中国大陆的关系飞速发展,台湾不妨考虑与朝鲜确立贸易关系。1990年北京亚运会结束后,中韩建交已是大势所趋,作为回应,台湾“行政院”宣布开放台商与朝鲜直接贸易。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1886.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