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自主研制潜艇困难重重

image

2004 年 7 月,台 湾的“海虎”、“海龙”两艘潜艇在南部台湾海峡参加海军演习。这两艘潜艇为1980年代初向荷兰购买,原定购买六艘,但因大陆对荷兰施压,后四艘未能买成。

台军潜艇部队,被称为台湾海军“最神秘的部队”。但这“最神秘的部队”居然只有两艘作战潜艇。台湾海军潜艇装备发展起步于70年代,一直企图拥有10艘以上现代化潜艇,计划在条件成熟后成立潜艇舰队司令部,下辖3个潜艇指挥部、1个航空指挥部、1个反潜作战指挥部;每个潜艇指挥部都管辖3艘以上潜艇。 

目前,台湾海军只有4艘现役潜艇,其中两艘是美海军“加皮—H”型潜艇,艇名分别为“海龙793”与“海虎794”。“海狮”号和“海豹”号均为美海军在二战期间建造的淡水鲤级舰队型潜艇,主要用于侦察和反潜训练;“海龙”和“海虎”号装备了远端线导、双平面自导鱼雷,可同时自动跟踪5个目标、控制3枚鱼雷攻击,既可反舰,又可反潜,平时主要配合其他兵力进行反潜训练,战时将作为反潜和反舰兵力。

台湾军方3月12日放出风声,已向国防工业委员会提出一项为期四年的潜艇自制研究计划,计划包括设计工作、装备获得、建造能量、测试验收四方面。

目前在台湾军中服役的潜艇由于过于老旧,常被戏称为“古董级”。2001年,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宣布对台军售潜艇8艘,鉴于大陆方面的压力以及国际形势等因素,美方出售潜艇的意愿日益走低,此军售计划迄今还未落实。台媒体评估,这是美国无意对台出售潜艇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

台湾并没有制造潜艇的经验,台海军初步具备潜艇压力壳的研制技术,但战斗、声纳、鱼雷发射管等关键技术,仍有待国外技术支持。《自由时报》披露,台军方目前已组成项目小组,准备在德、意、俄等国家求关键技术人才,认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台军方亦声明,潜艇是其向美国军购的重要项目,目前美国行政部门仍在跨部会审议中,无论潜艇是自制或向国外采购,均需美方的支持与协助。

台湾为何难买潜艇

即使在出售上毫无问题,美国自身无法为台湾建造潜艇,也是2001年布什政府宣布售台潜艇时就众所周知的现实。此后12年,这项军售的经历极为怪异。

早在2001年,美国骨干舰艇制造商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以荷兰“海鳝”级为基础,为埃及新建两艘柴电潜艇的合作流产,原因之一据说就是因为与售台潜艇有关系。

2003年,美国又试图从正面临财务困境的西班牙IZAR集团为台湾购买S-80潜艇。同一年,意大利4艘退役的“萨乌罗级”潜艇(以及另外4艘即将退役的)被五角大楼推荐给台湾,但这批1980~1992年间入役的潜艇几乎与台军现有的荷兰艇一样高龄。

2004年,岛内又风传获得日本潜艇的可能性,据说美方愿促成以废铁名义购入15艘已转为训练用的“春潮”级潜艇,改装后转售台湾。

直到近年,随着2009年希腊宣布出售4艘德国U214型潜艇的首艇,以填补其他3艘的欠款,以及2012年泰国因政府变动和决心难下放弃购买4艘德国海军退役的U206A小型潜艇,有关台湾接手的可能性都屡见报端。

这些事无果而终并不奇怪,因为这个局面其实已延续超过20年。

从荷兰RDMS公司1992年试图售台6艘“海象”级,1996年出售荷兰海军退役的两艘“旗鱼”级开始,到1993年德国HDW公司的209型和法国DCNI的“鲉鱼”级、1996年澳大利亚潜艇公司的“柯林斯”级,乃至阿根廷船厂无力完成的两艘TR1700级最终在1996年拆解,台湾均未能染指。

而在2001年4月23日布什政府批准售台潜艇前,仅到2000年,美国国务院已第八次拒绝美国利顿-英格拉斯公司为台湾建造HDW设计的209/1400型潜艇,也不允许美国企业帮助台湾配套、组装或中期改进第三国售台潜艇。

此外,利用“海鳝”级、“柯林斯”级、土耳其许可证生产的209型、台有部分产权的“海龙”级改进型,甚至俄罗斯“基洛”级的设计,由英格拉斯或通用动力公司电船分部制造,在台总装的潜艇方案络绎不绝,但直到克林顿政府任期最后时刻,美国也不敢松口。

实际上,近20年世界常规潜艇迅速扩散,中国周边的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和越南均加入了俱乐部,韩国更从引进走向了出口。台湾在多次制造商或进口国遭遇困难被迫转让时也难以插手,原因只有一个:当事国政府拒绝发给出口许可。

压力之所以如此之大,是因为作为极少数可能根本改变台海局面的武器,潜艇显然是北京最不愿看到台湾获得的。它即使无力与大陆潜艇对抗,只因天然的隐蔽性,其生存力也比战斗机强得多,无论用于攻击登陆船队、封锁大陆港口、保护台湾外海交通线,都具有战略意义。再加上大陆反潜力量的薄弱,分量就更为加重。

因此,大陆无论从施压还是奖赏两方面,都对阻止台湾获得潜艇倾尽全力。1992年,眼看着RDMS濒临倒闭,曾在1981年就因售台潜艇而使对华外交关系被降为代办级的荷兰政府得到中国7架福克-100客机的合同。2011年10月,德国哥廷根大学两位经济学家研究指出:凡是接见达赖的外国领导人都得到了对华出口连续两年下降平均8.1%的惩罚。


即使出口取得突破,出于对华关系的长期性,售台潜艇的国家也很难长期保证部件供应和技术支持。对夜长梦多,台湾海军在军购中早已深有体会,对日本和俄罗斯这样的高危来源就更不用说了。

另一个客观原因在于,西方国家中,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所有领域都有绝对优势与大陆博弈的几乎只有美国,这是只有美国得以连续对台军售的背景,作为极少数美国不能生产的武器之一,售台潜艇也意味着美国要在本国重开已消失40年的常规潜艇生产线。

即使选择不影响核潜艇生产的英格拉斯公司,如果欧洲厂商连设计和部件也不敢提供,法律又禁止利用美国核潜艇的技术,美国不管是改进或全新设计,时间不说,成本恐怕连现在每艘5亿美元的高价也无法封顶。而且,美国难道要因为售台合同而投入已经饱和的柴电潜艇国际市场?

并非技术问题

台湾能否造得出潜艇,美国2049研究所主任兰达尔.施里弗说得有道理:“朝鲜造得出来,哥伦比亚毒贩造得出来,有的大学也能造(科研艇),台湾为什么不能?”

论工业水平,台湾国际造船公司(原中国造船公司)1977年就能建造长378.4米的油轮,现在专以集装箱轮见长,最大能制造8241标准箱的10万吨集装箱轮,以及排水量20.25万吨的散货轮、44.5万吨的超大型油轮、海上石油钻探生产平台,还有排水量4104吨的“成功”级导弹护卫舰和排水量1.7万吨的补给舰。

2005年6月,该公司人士曾指出,引进美国“佩里”级技术建造的“成功”级,除武器系统外全部由台船建造,首舰制造成本比美制高出约20%,但第二艘后就不再需美国技术顾问,到第八艘时制造成本已比美制低32%。

可以说,具有民船整船设计和生产能力的台船公司要涉足潜艇,用其主席谭泰平的话说:“主要问题是技术支持和原材料采购,能力、人员和生产线设备都不是问题”。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吴戈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1926.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