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阿克赛钦对帐篷对峙背后

随着中印两国军队在边境对峙升级,印度陆军参谋长辛格23日紧急赶赴印控克什米尔地区视察,辛格此举与中国所谓“入侵”拉达克有关。此前印度国防部长安东尼就中印对峙事件声称将采劝一切必要措施”维护自己的利益。就在中印边境对峙局势恶化之际,上周,印度外交秘书兰詹-马塔伊曾召见了中国驻印度大使魏苇,对解放军的前沿部署提出正式抗议。

4月29日,自印度陆军和“印藏边境” 警察部队(ITBP)在中国位于东拉达克的 营地对面支起帐篷,两国部队在这里的对峙已经进入第14天。据来自印度当地的 最新报道,中国部队部署了獒犬值守,还将帐篷的数量增加到5个。虽然中国外交部已经否认中国军队越过双方实际控制 线(LOC),但印度当局仍然要求中国撤回 “越线”的军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则在此前的新闻吹风会上说,相关指控不会影响边境稳定的大局,也不会影响中国与亚 洲邻邦的关系发展。

对此,印度“Sifa新闻网”评论称,由于中印武装力量发生对峙的是颇为敏感的拉 达克一阿克赛钦地区,因此事态有可能延续 相当长的时间。

“在海拔1.5万英尺的荒山上同中国军人对峙,是非常冒险的事。”印度IBN电视 台援引一名“印藏边境”警察部队官员的话 说,自从4月15日“发现”排级规模的中国军人“越过”印度方面认定的中印边境西段实控 线代布桑盆地一段后,双方便在渺无人烟的 山坳里发生对峙。为了表示决心,中印官兵 都扎下了帐篷。

值得注意的是,对峙地点处在中国实际控制的奇普恰普河谷(Chi Chap Valley)西段,距离印度正在修建的富克彻 (Fukche)和楚马尔(Chumar)着陆场很 近 中方认为印方在这些地区兴建工程 侵犯了己方领土,但印方坚称没有越境,他 们只是在恢复1962年(中印战争)之前用过 的前线着陆场,目的是方便为拉达克边民提供援助。印度“雷迪夫”网站强调,这是继 1967年乃堆拉山口事件与1987年桑多洛谷 (Sumdurong Chu)事件后,中印两军发生 的最严重的实控线对抗事件。

考虑到2013年正值《中印边境实控线地 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签署20周年,两国军事外交史有望出现新突破的情况下出现如此事态,令外界诧愕。但据印度Zee TV 报道,两国在事态升级后都采取了紧急磋商的措施,至5月1日,双方边防部门已举行了三场“国旗会晤”,而印度外交部也表示不希望“局部事件”影响到两国关系大局。

印度外长库尔希德日前对记者说,如果 脸上有一颗小粉刺,不能就此断定这张脸不 漂亮;至于粉刺,简单擦一点药膏就好了。 与中国军队对峙的也是半个世纪前酿成中印边境战争的“元凶”之J--ITBP。 据知情人透露,ITBP自今年年初以来就加 大了对楚舒勒山口周围区域的巡逻力度, 尤其是为印度陆军下属的边境道路组织 (BRO)提供筑路掩护。随着工程日益逼近,中印存在。认识差异”的实控线,双方的 摩擦也渐趋升级。

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军事专家称,主要是因为印度政府仍未放弃“蚕食政 策”。ITBP经常派遣特遣队到实控线模糊 地点进行渗透,若未遭到阻止,则旋即设 置征税站(RCP)或留下文字(物品),宣告对其进行“主权控制”,“从公开报道看不排除这次冲突系由ITBP过分的蚕食举动导致,进而使中方作出强烈回应”。

自2010年以来,有关“中国军队越过中印边境西段实控线”的传闻就不断见报。 据《印度时报》报道,数名印度工人在2010 年10月于拉达克地区进行政府项目施工时 “遭到中国军人喝止”。目击者透露,有中 国军队进入班公湖南岸,并有至少一架中国直升机在附近盘旋。不久前,《印度斯坦时 报》网站又抛出题为《拉达克公路因中国军 队反对而停工》的文章,指称“由于中国军 队的反对,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已停止修建 拉达克公路”。

为了给国内“做交代”,2011年1月20日, 拥有印度陆军最精锐部队的北方军区司令 帕奈克中将特意访问印控克什米尔拉达克 地区首府列城,视察当地第15军的驻防情 况,还罕见地听取了驻防班公湖西岸及楚舒 勒山谷的印军前沿部队的情况。帕奈克承 诺,印军将加强在拉达克的防务力量,为前 线部队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帕奈克还称 赞长期与中国边防军打交道的ITBP,“你们 在最具挑战性的高海拔地区守卫每一寸印 度领土,是当之无愧的勇士”。

就在中印双方对峙之际,争议边界的 印方营地由谁实际指挥方面似乎出现混 乱。据印度《电讯报》网站4月29日报道,印 度陆军重申了其对于获得拉达克“印藏边 境”警察部队5个营作战指挥权的要求。事 实上,印军希望获得中印边界所有“印藏边 境”警察部队的作战指挥权。但印度内政 部一如既往地拒绝了这一要求。

在印度,像ITBP等中央警察部队隶属于 内政部,而陆军、海军、空军和海岸警卫队 则隶属于国防部。比如,第15军是印度部署 中印边境西段的—支带有“防巴”和“防华” 双重任务的精锐部队,该部队直接威胁巴基 斯坦和中国的唯一陆路咽喉——喀喇昆仑 公路,该部队某些前沿哨所距中巴公路不过 几十公里。据披露,印度每年从尼泊尔招募 的廓尔喀雇佣兵(较熟悉高原山地作战)中, 有一半都配属给第15军,在中印哨所遥相对 峙的班公湖地区,沿湖南岸巡逻的印度士兵 也都是廓尔喀人。

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分析员布拉 马·切兰尼认为,包括拉达克在内的印控克 什米尔地区处于中巴两国“夹击”之中,尤 其巴军在印巴克什米尔实控线西侧的斯卡 都地区部署有坚固的重炮阵地,直接威胁 着印度1号国家公路的安全,而这条公路又 维系着拉达克印度驻军的生存。有印度右翼 人士鼓噪,如果中印为拉达克一阿克赛钦发 生冲突,巴军很可能切断l号公路,使中国轻 易获胜,而中国一旦取胜,巴军也将兵不血 刃收复被印度占领的锡亚琴冰川。

切兰尼坚称,目前中国控制的阿克赛钦地区就像一支长矛,直指印度首都新德里。 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期间,从阿克赛钦出发 的中国军队打到离新德里仅300公里的楚舒勒山口,由此可见印度人对这片地区异常敏 感。有分析指出,印度利用新近发生的“帐 篷对峙”事件向中国释放强硬信号,目的是 强化对阿克赛钦的领土要求。

布鲁塞尔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乔纳森,霍尔斯拉赫表示:“印度正在加大边防基地的建设,这自然会令中国感到不满。印度急于向中国新任领导层彰显决心是极有可能的。”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203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