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拓展南海“软权力”

当中菲黄岩岛争端渐趋平息之际,5月9日发生的台湾渔民遭菲律宾船只枪杀一事,又令外界感到震惊。一些东南亚媒体分析,如果马尼拉不肯在道歉赔偿等方面作出“低姿态”的话,北京可能将采取更加进取而强硬的手段加强海洋维权,特别是维护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不论其来自大陆抑或台湾。

打“悲情牌”压缩菲活动空间
事实上,马尼拉此番开枪射杀台湾渔民,无形中给了中国进一步压缩菲律宾在南海等方向上行动的机会。据菲律宾《马尼拉今日标准报》披露,就在枪击事件发生后,又传出菲海军派遣三艘舰艇开赴南沙仁爱礁附近,应对所谓“中国军舰逼近”事态,那里距离菲西南部的巴拉望岛只有150海里。

香港《亚洲时报》称,中国许多民众认为以往北京在南海主权维护上缺少作为,实际上大错特错了。北京在南海战略博弈上犹如“鸭子划水”——在水面上似乎纹丝不动,在水面下却是做足功夫。就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主权争端而言,北京更是占尽上风。

目前,菲律宾只回应台湾当局有关调查渔民死亡事件的要求,但对中国大陆的强烈反应抱以“默然”态度。很显然,马尼拉正在效仿日本人的做法,即在海洋纠纷中刻意制造海峡两岸的中国人之间的差异与隔阂,利用“厚此薄彼”的方式赢得回环的空间。

一位台湾时事观察家表示,尽管台湾过去与菲律宾关系一直不错,甚至1949年蒋介石逃台前后还曾想联络驻马尼拉代表陈质平,咨询万一要流亡菲律宾的相关事宜。在菲律宾选择与中国大陆建交后,台湾还通过赠送二手军火来博得对方的欢心。不过,这并不代表台湾会在“主权”和“海洋权利”方面让步。要知道台湾早在1956年就粉碎了菲律宾狂人克罗马霸占南沙岛屿的企图,如今菲方开枪杀人,承受岛内巨大民意压力的马英九当局丝毫没有退路。况且一旦中国大陆在对菲交涉中占得上风,势必让马当局的颜面也过不去。

上述专家认为,菲律宾总在国际社会大打“悲情牌”,渲染中国大陆“蛮横无理”,但这一回无论北京还是台北也有了“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的机会——无论实力还是道义,主动权都不在菲方,未来事态的发展关键看两岸的中国人如何“因势利导”,求得最佳的解决结果。

有香港军事专家分析,中国有可能以枪击事件为契机,继“黄岩岛模式”后再推出对菲惩戒“新模式”,即占据道义制高点后以更为进取的方式和力度持续压缩菲律宾在南海的活动空间,同时争取其他相关各方同情(或至少是中立),赢得决定性的南海事务主导权。

值得一提的是,菲律宾虽然竭力促成东盟内部同样与中国有南海领土纠纷的越南、马来西亚与自己保持统一战线,但因为不久前发生菲律宾地方武装入侵马领土沙巴州后,菲马关系已经降到冰点。从当前的态势看,菲律宾在对华关系上已然是“失道寡助”。

“渔民战争”拓展“南海软权力”
除了争取外部同情,本港《亚洲时报》记者延斯·卡斯特纳认为,中国大陆自身庞大的渔民队伍,已然成为中国压缩菲律宾乃至其他声索中国海洋领土国家的“重要资源”。

在中国与多个东南亚国家存在主权争端的南海,中国渔船频频与他国舰艇产生摩擦,在卡斯特纳看来,中国渔船正活跃在中国海洋维权的前沿。根据北京方面在渔船纠纷之后的措辞,这些渔民都是生活所逼,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在这些海域捕鱼来维持生计,而这些海域都是中国渔民祖祖辈辈的捕鱼场所。可是在那些陷入涉华纠纷的国家看来,一场以中国渔民为主力的“低烈度战争”正悄然登场。

虽然运用渔船主张领海主权,乍看起来是奇怪的战术,但调动民用资源是北京可用于加强海洋主权要求的可靠办法。据信,觊觎南海“九段线”内资源的菲律宾已同国际能源公司签署协议,试图展开勘探和开采工作,一旦相关活动成真,北京是不能容忍的。按照中国方面的说法,这无异于赤裸裸地窃取中国财富,中国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放弃主权的主张,要么公开宣战,而一旦宣战必然会危害中国目前势头正猛的经济发展大局。

两相比较,通过借助渔船和海监船来制造和保持某种紧张态势或许更为有效——中国可以借此令垂涎南海资源的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英国石油公司(BP)、雪佛龙能源公司乃至马来西亚石油公司等望而生畏,暂时远离是非之地。

更重要的是,北京运用“渔民战争”能够让华盛顿感到没有义务直接干预南海局势,而另一方面又让海内外媒体持续关注这些区域,进而有效吓阻可能的投资者,这种效果恰恰是直接向冲突海域派遣军舰无法达到的。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策略无疑是成功的。2011年10月,中菲在蕴藏丰富天然气资源的南海礼乐滩发生紧张对峙,令菲律宾菲莱克斯石油公司(Philex Petroleum Corp)属下的福勒姆能源公司(Forum Energy)的勘探工作搁置,而4月发生的黄岩岛对峙又导致福勒姆公司其他南海作业项目停滞。对此,菲军发言人埃戈斯少校表示,中国善于调动平民资源,参与对富含油气资源的争议水域的“争夺战”。他认为,北京支持渔船作为军事力量的补充,从侦察到破坏对方油气开采等行动均非常适用。

据悉,马尼拉在2012年7月对其他15个油气田的开采合同进行招标,其中两处位于同中国有争议的区域,中国渔船在那里活动频繁,结果导致招标无法进行。卡斯特纳称,正是因为有如此多的中菲冲突,才牵扯进更多的中国渔船,“中国似乎让渔船扮演‘稻草人’的角色,如果他们(指菲律宾)不理睬,后面将是北京的铁拳”。

卡斯特纳强调,这些渔船不仅能发挥“稻草人”的作用,在激发中国民众情绪方面也非常奏效,“可以想象,如果中国电视屏幕上充斥着受美国支持的菲律宾军人挥舞步枪,攻击一群手无寸铁的中国渔民的画面,其效果无疑是震撼性的”。 

实际上,从1949年突破长江防线,推翻国民党政权对中国大陆的统治到冷战期间反制台湾地区当局的袭扰活动,成群的渔船均成为解放军的重要支撑。上世纪90年代中期,针对“台独”的军事斗争活动中,中国大陆沿海省份的渔船都配合解放军进行了一系列战备,一旦台湾岛宣布“独立”就可展开作战行动。多年来,北京致力于国防动员系统建设,可确保战争爆发后能迅速调遣多种民用资源来为军事行动服务。有资料显示,中国大陆曾多次召集大量渔船进行跨海运输及登陆演练,中国官方媒体曾在2002年报道,福建和浙江的几千艘小渔船参加过解放军渡海演习。

不过近年来,随着北京战略重心的转移,台湾之外的水域成为中国大陆渔船较量的目标。2012年4月,菲律宾海军发现8艘中国渔船停泊在南海有争议的黄岩岛附近,菲军战舰“德拉皮拉尔”号企图实施抓扣,结果酿成了两国间罕见的高调主权对峙。法新社援引菲律宾官员的话说:“他们带来所有这些渔船,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诉诸外交。”

台湾政治大学政治系研究员丁树范则认为,在南海作业的中国渔民除了赚钱养家,似乎还有其他目的,“为加强主权要求,北京会向有争议的海域派遣渔船以护卫他们的船只……那些渔民可能未受过军事训练,但毫无疑问,中国政府肯定会进行相应补偿”。

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市罗德学院学者约翰·F·科珀也指出,这些渔民可能肩负政府赋予的某些具体任务,至少他们的这些冲突行动得到默许,“崛起的中国希望向世界展示其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影响力,中国对主权领土的权力伸张同国内维权情绪提升有着密切联系”。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208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