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空反导再引猜测

5月13日21时许,重庆、昆明、成都、武汉、长沙、肇庆、海口、香港多地网友目击不明飞行物,其边缘呈淡红色,超长光亮,喷出气体呈云雾状分散,许多网友猜测可能系中国第三次反导试验,西方媒体也迅速跟进猜测是一枚代号为“DN-2”的反导拦截弹正在模拟攻击大气层外飞行的高速物体。 

尽管中国科学院网站迅速回应这只是一枚用于航天研究的探空火箭,外界的揣测仍然没有平息,联想到今年1月27日深夜中国进行第二次陆基中段反导试验,也有网友拍到类似画面,相关的讨论余波仍未平息。

两次“不明飞行物”性质不同

中国科学院网站提供的信息显示,火箭试验是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开始的,试验旨在获取不同高度上的空间环境垂直分布数据,为中国进一步开展自主空间环境监测、保障空间活动安全积累参数。而从各地网友提供的目测及拍照信息来看,升空物体在上升段持续放射出超长的光亮,尾部喷口有云雾状火焰闪烁,整个可视观察过程持续约10秒左右,特别是该物体飞越云南昆明、曲靖、红河等地时,地面人员均可用肉眼观测到。

尽管中国官方已在第一时间予以澄清,但美国“战略之页”、“华盛顿自由灯塔”等新闻网站依然联想起今年1月27日夜晚发生的中国第二轮陆基中段反导拦截试验,认为“新近火箭试验”可能与反导试验存在某种关联,要知道当时中国互联网上也盛传“西部上空出现不明飞行物”。

据台湾《防卫快门》杂志提供的信息,就在中国正式的反导试验前一天,即1月26日,俄罗斯网友Liss找到一条新发布的航行通告,这条航行通告告知飞行人员,UTC(通用协调时间)1月27日12时到13时(北京时间27日20时到21时),以北纬37度50分、东经90度50分为圆心,划定了全高度限制、直径200公里的临时禁飞区。有人猜测,这里可能会进行远程地空导弹的打靶试验,也有人认为这可能预示着一次反导试验。次日20时30分许,库尔勒、乌鲁木齐、敦煌、格尔木等中国西部城市纷纷有人发出微博,表示观测到不明飞行物并配上照片。

从图片和目击者的描述看,不明飞行物开始带着红色尾焰,后来火焰颜色变为蓝色,并开始旋转,留下巨大的螺旋状光圈,这种景象与5月13日发生的探空火箭试验有相似之处。仅就1月27日当天来说,中国西部高纬度地区能用肉眼观测到的高空乃至航天发射活动,只有俄罗斯从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中心发射的航天器,但当天拜科努尔没有发射任务,因此西方观察家认定中国在其境内实施了外太空导弹拦截试验。

但在1月的发射过程中,新疆库尔勒市民声称自己看见不明飞行物“喷射红黄色火焰,很快改为喷射蓝色火焰,不久后旋转喷出大量白烟形成巨大的白色光圈”,红色或黄色是导弹第一级固体发动机的尾烟散射后的颜色,巨大白色光圈可能是上级分离前反推发动机工作,加上分离后姿态失控而固体主发动机喷射出的不完全燃烧的颗粒云融合而成。不过,这些表述没有出现在5月13日的发射活动中,显见两者存在性质不同。

中国反导对象演变

今年以来,中美两国近乎同步实施了陆基中段反导系统(GMD)的拦截试验,外界纷纷担心中美正进入“全方位军备竞赛”之中。按照美国军方的说法,中国在今年1月实施的GMD试验,原本是瞄准2万公里高空的卫星,理论上能够威胁美国导航卫星、军事通信卫星等。但其所担忧的“中国反卫星试验”却因解放军剑锋突变,换成了反导行动。

美国太空安全事务专家特里萨·希金斯在《商业内参》撰文表示,中国发展陆基中段反导能力,“实际是想掩护其发展反卫星能力”。希金斯提出,如今世界各国的军队早已离不开太空卫星,卫星能提供通信、路线导航以及引导导弹等诸多功能。一旦大国之间爆发战争,对方的卫星必定成为优先摧毁的目标。摧毁一个现代化国家的卫星,就等于让该国军队变成“瞎子”。

当然,外界普遍认为反卫星与反导实际是“一体两面”的事。在电子信息科技与精密导引技术日新月异的支持下,未来作战的方式与形态必将持续往多样化方向发展。中国导弹防御的问题因而引起各国防务思想库乃至军方的高度关注。

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指出,中国的中段反导试验是防御性的,目的是为了防备敌对国家可能的弹道导弹袭击,其中“印度因素”甚至超过“美国因素”。2013年1月27日,印度成功试射K-15潜射弹道导弹,事后印度媒体大肆炒作。随着印度20多年来重点研制的烈火系列弹道导弹陆续服役,印度已经具备了很强的中程弹道导弹实力,也不再对对华核攻击的问题遮遮掩掩。

据其观察,过去30年里,有三个国家测试过反卫星武器:美苏两国于上世纪80年代测试过,中国于2007年测试过。当年的测试中,中国发射的SC-19陆基导弹将本国一颗气象卫星撞得粉碎。因此,希金斯对中国拥有这样的能力“毫不意外”,并认为世人更应关注中国反卫星武器的运作技术特征,比如这类武器进入太空后,用什么方式展开攻击。

台湾《亚太防务》的分析则称,解放军现阶段乃至未来反导弹的对象以美国为主,兼顾印度与朝鲜,俄罗斯因与中国达成某种战略互信,因此不再属于中国反导工程刻意防范的对象。但针对台湾的导弹防御建设将以“攻势作战”为主要手段,并为配合其沿海部署的高性能战斗机、二炮战术导弹,对台形成“中央拘束,南北夹击”的战略态势。

文章指出,在战略方面,中国未来将不与任何国家进行有关限制核武器的谈判,不签署各种国际战略核武器管制协议(含查证机制),拒绝透明化,使美国无法预判究竟要用多少导弹对中国实施第一击,而不致遭受中国大规模报复,以维持其核武器最低威慑的可信度。

在弹道导弹防御的课题上,中国明示一旦遭受到核武器攻击时,必然尽一切手段以敌人为目标,实施核武器反击的决心。中国于1996年台海危机以后仅用五年就完成二炮第二阶段建设任务,其目的就在避免敌人产生误解,以达到威慑敌人,使其放弃动用核武器选项的念头。如果美国要控制毁损的程度,还是得使用传统弹头的武器,才能避免遭致中国后果难料的报复。

战术上,中国的导弹防御体系优先突出陆基中段反导(GMD)能力建设,旨在对远程和洲际导弹实施弹道中程拦截,确保“御敌于国门之外”。实际上,GMD是个极其复杂的作战体系,其冗长的名称里也饱含丰富的信息。

具体而言,GMD所涉及的“陆基”一词是指杀伤拦截系统的拦截弹部署在地表上的发射箱(筒)或地表下的发射井发射;“中段”是指其拦截器在来袭弹道导弹的飞行中段进行拦截,空间范围通常在200-1500公里之间;“反导”一般是指反弹道导弹,也可扩展到低轨道航天器。陆基中段反导系统是指在200公里以上空间、以拦截较远射程的弹道导弹为主,兼顾拦截低轨卫星等航天器的后发防御型硬杀伤武器系统,主要由预警探测系统、指挥控制系统、杀伤拦截系统等构成。

面对各种射程的弹道导弹威胁,各国都不可能发展一种远、中、近与高、中、低相结合的“通杀型”反导系统,单一型号的拦截导弹和传感器系统即使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在实际使用中也会造成极大浪费。因此,需要使用不同的传感器和拦截弹完成针对不同类型目标的探测与拦截任务,从而降低反导系统研制部署的难度和费用。

为了减少星球战争爆发的几率,希金斯建议,各国之间应加强沟通和协商,确定一条“太空技术竞争”的红线,各国都不要越过这条界限。但在美国大力发展反卫星以及反“卫星杀手”武器的背景下,未来太空武器的军备竞赛似乎在所难免。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211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