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高层人事大调整落幕

image

7月31日,中央军委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仪式结束后,习近平等领导同志与晋升上将军衔的军官合影留念。

军方高层人事大调整 “50后”将领接棒

“八一”前夕,解放军高层十年来最大规模的人事调整结束,二十多位大军区级将领相继履新。自此,十八大前就已开始运作的大调整尘埃落定。

“从调整的将领人员看,22位将领的年龄结构、知识结构和阅历更加完备。”军事科学院罗援少将评价说。

22位新晋将领清一色“50后”,不仅有着丰富的基层带兵经验,也不乏对越战争的亲历者,这在和平年代尤为珍贵。

新上任的大军区级以上将领中,大部分都是年少从军,从基层开始,一路晋升至今。空军司令员马晓天、兰州军区司令员刘粤军和济南军区司令员赵宗岐等都是16岁当兵入伍。

一代军人的性格牵引着军队的命途。履新将领之中,鲜有爱好书画者,他们的爱好、志趣与专长,关乎中国军队“寓意深远”的未来十年。

战争考验

2013年7月上旬,成都军区传出副司令员李作成升任司令员的消息。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李作成就已是家喻户晓的“战斗英雄”。

“打仗,对于我们这些1970年代入伍的新一代军人来说,确实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作成回忆说。

1979年,时任连长李作成率部主攻广西防城一线,多处受伤仍不下火线,血战26昼夜后,全连歼敌294人,俘敌4人,缴获大批作战物资。1982年党的十二大上,刚满29岁的李作成入选十二大主席团成员。

综观最新一轮高层将领调整,具有战争经验者往往会获得重用。南方周末记者初步统计,新任大军区正职以上将领中,还有4位参加过对越战争:总装备部部长张又侠、空军政委田修思、济南军区司令员赵宗岐和兰州军区司令员刘粤军,风华正茂之时就奔赴前线。

16岁时,兰州军区司令员刘粤军入伍来到“塔山英雄团”,这支部队先后参加过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法卡山作战和支援边疆作战。刘粤军也在战火中荣立二等功,还一度登上《解放军画报》的封面,成为偶像级人物。

济南军区司令员赵宗岐也是16岁入伍,同样是战争中的“传奇人物”。赵宗岐时任团部的侦察股长,多次化装成越南人,头戴椰壳帽,潜入敌营,抓回“舌头”(俘虏),以获取可靠情报。

当时,中越边境战争惨烈程度直逼朝鲜战争,各大军区轮番派兵参战,中越边境一时成了练兵场。香港浸会大学欧洲文献中心主任杨达说,“(中越)战争给解放军一个很重要的经验,就是军队要正规化,不能像过去打游击战那样,过去的经验一定要放弃。”

中央军委委员、总装备部部长张又侠在对越战争中负过伤,有着更为深刻的战争思考。“今天,我军已经多年没经历实战,而世界上却战火不断,在这方面我军与外军的差距一天天拉大,这个问题是现实存在的。”2009年,时任沈阳军区司令员张又侠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强调。

1979年,中越边境战争爆发,26岁的张又侠担任连长,随部开赴前线,很快火线提拔为第119团团长。5年后,张又侠率团奔赴老山前线,成功阻击越军的大反攻,三天毙敌三千多人。

那场战役中,张又侠的指挥才能得以施展。一阵猛烈的炮击之后,步兵开始攻击,仅40分钟拿下主阵地。战前,张又侠就制定了一份“步炮协同”进攻计划,这也是“文革”后第一份完整的多兵种协同作战方案。

军中流传说,张又侠早年个性鲜明,颇像电视剧《亮剑》中的主角李云龙,有位军首长还半开玩笑地说,“谁给他当政治搭档都成了摆设。”

张又侠的父亲是开国上将张宗逊,参加过秋收起义,担任过总后勤部部长。现役大区正职将领中,也不乏与张又侠一样出身“将门”者。马晓天的父亲是解放军政治学院原教育长马载尧,二炮政委张海阳则与原军委副主席张震,被称为解放军历史上第一对“父子上将”。

除1979年的对越边境战争,中国军人再也没有机会经历大规模军事冲突。和平时期,真刀实枪拼杀出来的战功更显得弥足珍贵。而政治忠诚度、训练和管理能力、教育背景以及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成为无法回避的考量标准。

image

紧盯军事变革

新晋的“50后”将领大多受过良好高等教育,其中,总装备部政委王洪尧和军科院政委孙思敬都具有研究生学历,总政治部副主任吴昌德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这些高层将领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信息化”。

这与十八大报告提出的要求不谋而合,“力争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

2004年5月,伊拉克战场的硝烟尚未散尽,时任陆军第13集团军军长的张又侠连续在《解放军报》发表文章,探讨世界军事变革,以及伊拉克战争对中国安全环境的影响,提出“一体化训练是我军跨入信息时代,适应信息化战争的全新训练模式。”

这几乎已成为共识:军队转型关键在于跨越“信息化”的门槛,尤以各军种和装备部门为重中之重。同为中央军委委员,总装备部部长张又侠是全军公认的信息化专家;总参谋长房峰辉也是“电子发烧友”,而空军司令员马晓天则对网络安全情有独钟。

“网络无远近,万里尚为邻”、“中国古人天涯若比邻的梦想成为了现实。”飞行之余,马晓天喜欢研究互联网。在《学习时报》和《人民日报》等报章上,马晓天以颇为文学化的笔触,先后发表过5篇文章,内容都是探讨“网络信息安全”。

军委四总部之中,总参谋部的职责是策划指导全军作战和训练,61岁的总参谋长房峰辉最大乐趣就是钻到电脑房。2001年10月起,担任兰州军区第21集团军军长期间,房峰辉就开始关注起《计算机世界》。军内媒体还报道说,房峰辉还亲自参与过军事指挥系统软件的开发。2001年出版的《科技练兵的聚焦点》一书,则凝聚着房峰辉对信息化战争的系统性思考。

如今,房峰辉从北京军区“跃升”至总参谋部,打破了高级将领20年来的升迁惯例——北京军区司令员未在任上荣退。房峰辉的5位前任(周衣冰中将、王成斌中将、李来柱上将、李新良上将、朱启上将)都是在北京军区司令员的任上退休。

“房非常聪明,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他很有主见,希望打造一支更专业化的部队。”美国《外交政策》杂志4月12日文章中,一名美方将领如是评价房峰辉。

对于信息化战争,七大军区的陆军将领们也毫不逊色。南方周末记者统计公开出版物发现,新晋七大军区的司令员中,至少有5位将领著有学术论文,专门讨论信息化战争。广州军区司令员徐粉林、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作成、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兰州军区司令员刘粤军和沈阳军区司令员王教成等人的论文,在多家学术期刊数据库中都可公开查询。

任职第12集团军军长期间,沈阳军区司令员王教成就在《国防》杂志撰文,提出在信息化条件下,必须按照体系作战的要求,将作战部队、预备役部队和民兵防空力量“统起来抓、混起来编、合起来训、联起来用”。

在康洪雷执导的电视剧《士兵突击》中,赵宗岐的名字现身“军事顾问”一栏。2006年,赵宗岐担任第十四集团军长,该剧正是在部队的驻地拍摄。

侦察兵起家的济南军区司令员赵宗岐不仅颇具艺术天分,还是全军为数不多的信息战专家。国防大学读书时,赵宗岐得到时任教育长章沁生(曾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悉心提点。2005年,赵宗岐出版学术专著《信息化作战指挥研究》,由军科院负责在军内发行。初展拳脚,赵宗岐很快被中央军委注意到,成为重点培养对象。

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还曾客串过新闻记者,2000年和2001年,蔡两次随同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出访欧洲和澳大利亚,回国后曾为《解放军画报》提供图文报道。

“交叉任职”升级

这轮将领调整,出现了跨大区、跨军种“交叉任职”的新格局:原广州军区政治委员张阳调任总政治部主任,马晓天由总参“回炉”空军任司令员,田修思则从成都军区调任空军政委,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郑卫平交流至南京军区并升任政委……

“中共中央开始重点提拔有能力的职业军人,他们将继续推进军事现代化。”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教授傅泰林(Taylor Fravel)分析说,解放军更需要复合型的军事人才。

这凸显出军方欲打破条块局限,加强各系统协同作战的治军思路。毕竟,中国的大军区制度确立于上世纪50年代,当时没有人预料到,今天会面临多军种一体化协同作战难题。

“必须从制度和组织上改变陆军化和区块化风格,这是解放军新军事变革中最难的一道关,也是最重要的一道关。”詹姆斯敦基金会发表文章称。

“交叉任职”被认为是解决“区块化”难题的一条捷径。

现役军官法规定,军官应当在不同岗位或单位之间交流。“交叉任职”包括“上下交流”和“异地交流”。在部队内部,更为通俗的说法是“上上下下”,“进进出出”。这一人事干部制度被普遍看好,既能让交流的干部吸收其它单位的经验,又间接贯彻“五湖四海”用人原则,防止形成“小圈子”。

2009年春天,“交叉任职”开始实施,大多限制在军区或军种内部,干部经历的是从机关到部队之间“回锅式”交流。2012年初,“交流”大规模升级,涵盖军委机关、总部与各大军区、军兵种各个层面。

新任总参谋长房峰辉走过地方最多,他先后服役于兰州军区、广州军区和北京军区。2003年底,房峰辉首次跨军区交流至广州军区任参谋长,成为副大军区级将领,两年后获晋中将。2007年,房峰辉再度跨军区北上,接替到龄退役的朱启上将,成为北京军区第12位司令员。

具有类似辗转经历的还有张又侠,先后转战成都、北京和沈阳三大军区。北京军区司令员张仕波也是先后在济南军区、广州军区、驻港部队任职。

62岁的田修思升任空军政委,已突破“交叉任职”的范畴,属于名副其实的“空降”,他之前并没有在空军服役的经历。公开资料显示,田修思18岁开始军旅生涯,长期服役于新疆军区直属炮兵部队,属于边疆地区成长起来的干部,“任劳任怨,扎实可靠”,他年轻时还曾奔赴老山前线。

如今,“上上下下”的交流已成为军队培养干部的常态。新晋7位军区司令员均担任过集团军军长,刘粤军、赵宗岐、蔡英挺、徐粉林还曾担任大军区参谋长,具有直接带领集团军野战部队的经验。

几经变革,集团军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步兵体系,而是由不同兵种组成的战斗地域组合团队。今天,集团军的“信息化、合成化、一体化”等现代作战特征日渐清晰。得益于多年集团军层面的历练,新任大区司令员初步具备指挥三军联合作战的能力。

解放军性格趋于“外向”?

“鹰派崛起”?《华尔街日报》以此概括中国军方高级将领的调整,并猜测说,中国的韬光养晦政策可能会改变,“这些50后的将军将比之前的领导更加强硬”。

彭德怀对苏联人拍案而起,许世友“喝酒选将”,中国老一代革命将领素以个性鲜明而闻名。冷战后,中国实施韬光养晦的对外战略,多数将领的个性淹没在群体的沉默之中。

“马晓天上将特别直言不讳。”谈及新任空军司令员马晓天,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查斯·弗里曼如此直言。《纽约时报》报道说,马晓天在2010年曾指责美国试图复活冷战思维。稍早前,马晓天还警告说,“南海问题不关美国的事”。

2009年拍摄的记录片《国庆颂》介绍说,马晓天16岁时已是空军某航校学员,因此得名“塔台上的儿童团长”。他给全世界的惊鸿一瞥,是在1998年珠海航展上,时任广州空军参谋长马晓天驾驶“SU-30”战机参加表演,引起西方媒体注意。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安东尼·科德斯曼认为,马晓天担任空军司令员后,中国空军可能会加快“发展足以抗衡美国的力量,创造出同样的隐形、精确打击和远程打击能力”。

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也被西方媒体冠以“鹰派”头衔。2012年8月,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蔡英挺率团访美时,坚决反对美国将钓鱼岛列为《美日安保条约》适用对象。

蔡英挺长期在驻福建部队工作,此次蔡英挺调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被认为在未来处理台海军务时将会起关键作用。

以往,解放军总是习惯性地减少与外界的接触,以避免泄露作战能力、战略意图和指挥体系。有迹象表明,中国军队保持神秘性的想法正在改变。五角大楼2011年发布中国军力报告说。“随着军力的提升,解放军领袖也越来越倾向于就国际事务公开表达自己的思想和观点。”

当然,解放军高层将领对外言论也要遵守纪律。2012年12月,中央军委印发《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十项规定》,军委成员发表涉及重大敏感问题的讲话及文章,都必须报请军委批准。

新鲜血液的注入,解放军的性格趋于“外向”。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注意到,“自2012年10月以来,解放军将领一直用热情和坦率的态度对待美国同行。”在私下,五角大楼的官员把这种情况描述为“情人节”。

履新的七位大军区司令员中,除蔡英挺负责过外事工作之外,张仕波和刘粤军都有驻港、驻澳部队的经历,具有较为开阔的国际视野,能应对特殊环境复杂的民情社情。

2008年初,张仕波就任驻港部队司令员,把有效履行防务职责、树立解放军文明形象作为目标。香港社会对解放军期待和要求很高,驻军16年未发生违反香港法律的事件。

2012年夏天,南方周末记者曾赴驻港部队采访,对于香港防务情况,张仕波如数家珍,对处理与香港社会关系也颇有见地。其间,张仕波主抓国产某新型导弹的合成演练,有分析说,新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张仕波可借鉴香港经验,更好地完成京津空防任务。同时,北京军区也是对各国展现解放军面貌的窗口。

新任大区级以上高层将领还要承担军事交流的任务,展现中国国防的透明度。最近改版的国防部网站中,专门开辟“军事外交”一栏。透过日记式的新闻稿不难发现,多数大军区级将领经常接待国外军事人员的来访,不时也会随总部首长出访。

“思想”的战斗力

新晋22位大区级将领之中,有一半是政治主官,西方军情分析家却很少注意这一群体的分量,毕竟,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在西方军队中不存在。

《华尔街日报》评价说,新任总政治部主任张阳是此轮调整中的“黑马式人选”。在军内,张阳公认的政绩是奉行“人才培养先行”治军理念。

1931年2月,苏区中央通令建立总政治部,其主要任务是: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保证人民军队的性质,巩固军队内部的团结以及军政军民的团结,保证军队战斗力的不断提高和各项任务的顺利完成。

至今,广州军区上上下下仍能叫得响张阳的口号,“宁可让人才等装备,不能让装备等人才”。2006年两会上,张阳把“人才培养先行”的战略推向全军,张阳认为,“军人作为一种特殊职业,不是不允许有个性,个性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必须服从职业需要——能够听从党指挥,打得赢。”

2013年春节过后,军内舆论出现新动向,开始批判“不想打、不敢打、不能打”的“和平积习”。这一背景下,解放军新年度推出广州军区“时刻准备上战场的特战连长刘珪”。外界不难猜想,刘珪的成长得益于“人才培养先行”战略。

军队政治工作并不限于人才培养。2013年4月,《人民日报》发表军方高层文章说,军队政治工作要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抵制个人主义和享乐思想对部分人员的侵蚀。

张阳履新总政治部主任后,政工系统悄然变革,越来越多地利用现代网络技术,进行思想教育和宣传。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还注意到,“中国军方对所属网站不仅进行内容改版,还实施技术升级,尤其是新版网络政治工作平台。”

毕竟,强有力的政治工作历来是解放军的看家本领。新任北京军区政委刘福连就曾在全军性刊物上发表文章32篇。他曾提出对于军队各级筹划安排工作首先要做到“四个想一想”的理念,二是要弄清楚政绩必须从干中来、从实中出。

新任七大军区的政委虽然都起家于政工一线,也多次参与救灾、演习等重大军事行动。

南京军区政委郑卫平16岁参军后,曾在陆军作战部队、海军等单位的军事岗位历练。新任广州军区政委魏亮也有在大军区作战部队、省军区、武警部队任职的经历。

此轮调整中,总后、总装领导层变动最小,却不乏看点。生于1947年的赵克石,从南京军区调任总后勤部部长,与政委刘源上将一起“搭班子”。

2011年1月,刘源出任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后,多次强调“反腐败对军队非常重要”。今年两会上,刘源还直言不讳地批评说,“一段时间确实存在一些部队官兵吃喝成风、铺张浪费的现象,不少同志陷于其中。部队坚决落实中央和军委规定,把精力和省下来的钱用于强军建设。”

按“能打仗、打胜仗”要求建设部队,中央军委连续出台反腐新举措,实施禁酒令,整顿军车,清查房地产资源。外界认为,这一系列动作是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打击腐败、加强对军队领导的最新举措。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231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