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洋主权岛链之困

近一年来,随着中国不断在海洋加强其存在感,引来周边关注与警惕。据日本《朝日新闻》7月30日报道,今年1月至5月,中国军舰反复进出冲绳本岛与宫古岛之间海域,并在西太平洋进行演习。这实际上已经突破了从冲绳到中国台湾地区、菲律宾的第一岛链。  

6月初,美军证实中国海军曾在太平洋第二岛链要害——关岛附近出现;7月,中国五艘军舰首次通过宗谷海峡并环绕日本一周,在第二岛链内侧的西太平洋进行了活动;24日,中国一架Y-8海上预警机飞越宫古水道,为中国军机首次飞出第一岛链。《朝日新闻》指出,从日本列岛、关岛至印度尼西亚的第二岛链,应是中国海军的战略目标。

显然,中国不仅大大加强了关键战略方向军事活动密度,更有意在范围上拓展更大的可能性。那么,对第一岛链,中国是即将突破,必将突破,还是已经突破?它又将是一个终极目标吗?

岛链之困溯源

中国近海之所以有岛链,从地理上来说,当然是板块交界地质活动的结果。但周边因此而存在不利现实的大国比比皆是。即便是坐拥两洋屏障的美国也有古巴之忧,俄罗斯更是长期为暖水出海口殚精竭虑。即使无岛可链,中国在印度诸邻的战略投资尽管力显和平,仍留下“珍珠链”口实。

所以,岛链成为战略焦灼,其实与近年来中国寻求海上突破密切相关。冷战年代岛链虽紧,但中国于海上也取守势,岛链只是国际政治教材上的一个名词——“新月型包围圈”。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中国在常规军力、特别是海上方向投入不足。当战略资本更多依靠导弹与航天时,更不觉得岛链是问题,今天小规模效仿以核导弹破局的朝鲜也能体现这一点。

同一时期,中国海军思想也并无条件关注岛链问题。就连对制海权不带意识形态和批判色彩的提及也是1982年的事,且仍以突出防御性为特色。上世纪90年代至今,如何在劣势条件下以海上机动作战实现近海制海权,尚未形成完整理论。

冷战结束,美国收缩一线军力,岛链甚至一度松动,但一旦中国实力猛增,防范链条立刻再度收紧。同时,导弹突围富有赫鲁晓夫式的“决战”特色,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中国明显缺少现代战略强调的分层次、多选项和灵活性。结果,当以常规力量迎接海上领土争端和大国战略布局等挑战时,不断扩充的中国舰队顿感岛链之困。

虽然受远程武器、海洋权益等因素影响,中国海军早已倍感活动范围扩展的需要,但迄今最权威、最公开的说法仍来自已故的刘华清上将对邓小平确立的“近海防御”范围的具体界定——即“黄海、东海、南海、南沙群岛和台湾,冲绳岛链内外海域,以及太平洋北部海域”。

这个范围略为突破第一岛链的范围,但它与政治、外交、军事、经济诸领域要追求的具体国家目标,以及实现的技术战术手段之间,仍然存在大片空白。迄今为止,中共高层似乎仍没有认为适当的成果可以作为明确的国家战略加以表达。

警惕“撕破岛链”之说

事实上,中国最早在1980年5月全程试射洲际导弹时,派往南太平洋的特混编队就已经穿过第一岛链。此后,潜艇多次或公开或隐蔽地穿越。自2009年起,水面舰艇编队也开始不时穿越,方使堪称第一岛链北段“段长”的日本加倍焦虑。

这一过程,恰逢海洋领土争端成为中国国内勃兴却无处安放的爱国情感几乎唯一的承载体,加上电视节目军事题材禁区的暗中放宽,一时间主持人和专家夜夜或扼腕或拍案,第一岛链成为国人爱国必修课,举国焦灼。这种密集的国际形势快餐揭示了一些客观现实,诸如美国在亚太战略格局中的关键角色和第一岛链诸点合纵连横之势。但对中国海军的进展,却因对当前民族主义情绪欲罢不能,而深陷幼稚和夸张泥沼。

言及第一岛链,最能赚取眼球的标题无非两种,一是“已撕破第一岛链”,前述7月24日中国军机飞越宫古海峡的评价即属此例;但凡遇到对美日有利的消息,则突出其强化岛链封锁,推高岛链焦虑,为下一个“撕破”的胜利酝酿情绪。结果,第一岛链忽而外强中干,忽而阴险毒辣,忽而路漫漫其修远。

一惊一乍之间,被忽略的不过是简单的常识:中国海军突破第一岛链虽常遭追踪和干扰,但美日海军均无权、也没有强行阻挡,即使发生一些摩擦,均属在外交领域利用《国际法》漏洞和分歧打擦边球,远未到军事对抗地步。个别舰只和平时期能够抵达具有战略意义的位置,与常年保持前沿存在不可相提并论,与战时在高强度对抗下夺取制海权,完成破交、封锁、对岸打击等海军任务更有天壤之别。有人注意到,日本航空自卫队为了应对中国军机,紧急升空的数量从2003年的2次猛增至2012年的306次,所占比例也从1.3%增至54%。但事实上,这主要是由于日机升空警戒的启动门槛定得很低。中国的确加强了东海方向军机活动,但仍取守势,突破岛链的意义并不突出。

真正算得上实质突破的,是7月中俄演习后中国舰只的绕日巡航之举。不过,这一举措即便不要求先控制日韩之间的对马海峡,也离不开辽阔的俄罗斯远东幅员和海峡水道,态势之脆弱,不得不忧虑受制于人的可能。同将中日钓鱼岛之争与日俄“北方四岛”之争挂钩,互呈“围魏救赵”之势一样,“借俄破链”的期待也在对中俄深度结盟前景的狐疑中令人难以放心。

应冷静对待岛链之说

此外,思考岛链之源还可以更深入一个层次,即第一岛链的战略实质是中国文明衰落,内聚力和控制力严重削弱,周边自然出现的“文明崩落带”。特别是日本这种同种异质文明产生了新的“次中心”。日本虽败于对美争霸,岛链对中国的游离却在二战后固化下来。即使没有美国在冷战中构建反共同盟的推动,第一岛链诸点对中国也已充满戒心,借外来势力保障安全的动机充足。因此,岛链的军事布局是果,文明崩落是因。

这样,当中国有专家以“第一岛链内已不足以维护中国安全需要”论证突破第一岛链的理论必然,具体理由仍只有任何国家(特别是日本)使用的“保护贸易、沿海经济带”时,就显得空洞乏力了。

中国当然有权维护包括海外利益在内的正当利益,但不可避免地要与各种战略对手的同样权利交织和博弈,因而强大的军力一受国力、必要性、效能的限制,二受对手的制衡和战略环境的阻碍。由于中国在理论上对自身利益和获取手段的重重“雷区”,国人往往因新兴利益豪情万丈,却多沉迷于二战前武力保障能源、原料和市场的争霸模式。如此一来,连冷战经验教训也汲取无多,殊不知当前战略格局下,以军事手段保护海上交通未必是当务之急。

海运和海外利益必须伴随强大的海外军事存在,虽是普遍模式,但毕竟只有美国一家保持至今。和平时期,全球绝大部分国家的海运都在无军事保护下运行。以挑战多样化的新安全观视之,哪怕美国主导的现存秩序令人难以忍受,但中国是否因此而以打造全球战力为目标,说到底还是内在自我认知和利益权衡。因而,中国在第一岛链以内的领土争端尚欠账成堆,对原本就是表面现象的岛链,非破不可的冲动其实恰恰反映出全盘谋划的欠缺。至于刚刚涉足第一岛链,就对第二、第三岛链激情燃烧,也无非是实力虚高的飘飘然。

更值得注意的是,军事上可能对中国“破交”的,恰好正是中国最大的几个贸易伙伴。与其与华破交,不如中止对华贸易,但他们做不到,可见中国的安全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全球化。在如今的新格局下,敌友关系已经不像冷战时代那般明晰,比如倘若中国能源安全对俄依赖过大,是否无异于另一根“无岛之链”?

可见,对“突破第一岛链”这类命题,中国从战术技术、地缘政治观和整体战略上都捉襟见肘。媒体哗众取宠,公众热血沸腾之际,千万要小心志大才疏,眼高手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232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