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混战中的中国武器

8月底,在西方国家指责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而欲进行军事干涉之际,叙利亚内战局势却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得益于黎巴嫩真主党等盟友的参战,效忠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政府军陆续在中部和南部战线取得优势,相继荡平了古赛尔、德拉、苏韦达等“叛乱中心”,将反对派自由军(FSA)逐步压缩到几个互不相连的区域,并减轻了首都的压力。反观FSA方面,由于战场上的失利,加上内部因“基地”分子夺权造成的内讧越来越多,导致战场天平方向逆转。

值得注意的是,在叙内战的图像中,眼尖的西方军事观察家还发现了中国武器的身影。据美国“战略之页”报道,近三个月来,叙利亚战场上多次出现中国制造的M99式12.7毫米大口径狙击枪(下称“大狙”)的身影。虽然中国从未向叙内战双方出口武器,但神通广大的军火贩子乃至有关国家的“暗开门道”,令中国武器无奈地一次次“被卷入”中东冲突。

从“中国大狙”到“中国飞弩” 

日本军事记者樱木武史曾在叙利亚第二大城市阿勒颇遇到过使用M99大狙的FSA成员,他所在的巴斯坦诺·帕夏区曾是当地有名的五金贸易市场,各类商铺鳞次栉比,如今只剩下凋敝的建筑和用来遮挡狙击手的废弃大巴。

巴斯坦诺·帕夏区及周边地带呈现出三足鼎立的格局,其南部和东部被政府军控制,北部则是FSA天下,但该区通向外界的道路以及主要的供电站所在地的谢赫·马亚克苏德区却在库尔德人手里。混战中,樱木武史目睹FSA成员用M99大狙锁定1000米外的一处建筑物,然后猛然一扣扳机,巨大的音爆把人吓了一跳。为体验最真实的感觉,樱木没有使用耳塞,结果当扳机一压,巨大的爆炸声将他左侧的耳朵震伤,“除了强烈的蜂鸣声,整个脑袋像是被包着棉絮的大锤子狠狠打了一下”。虽然射击声音偏大,但樱木发现,该枪在800米距离内的精度还是很高的,他打了三发都命中同一位置。

中国首款大狙研制于1999年,目前解放军已有很多国产大狙可以选择,如采用传统设计的AMR-2型、最新的QUB09型等,其中M99、M06以及QUB09型大狙的重量都在12公斤左右。但事实上,中国军队本身配备M99大狙也才不久,M99型的使用者可以选择发射两种长度的子弹(108毫米或99毫米),而AMR-2型只能装填长度为108毫米的子弹。解放军已将上述大狙划归为“反器材步枪”——主要用于打击敌军轻装甲车辆,而非直接射杀敌步兵。目前不少海外客户(包括军队、警察和私人安保公司)都已采购M99大狙,叙利亚叛军通过海湾阿拉伯国家得到相关武器后,专门用它切断政府军的后勤线路,并不时狙击政府军的运兵或运军火的卡车。

除了“中国大狙”,绰号“中国飞弩”的新式单兵肩扛式地空导弹(MANPADS)也进入了叙利亚战场。英国《简氏防务周刊》8月19日报道,与FSA结盟的激进武装势力“伊斯兰自由人组织”公布的最新视频显示,其成员发射由中国制造的飞弩-6导弹,成功击落一架阿萨德政府军的俄制米格-21战斗机,当时该机正飞越拉塔基亚省上空,可能处于水平飞行状态,未料到会遭遇地面攻击,画面显示机体发生爆炸,之后出现一顶降落伞,证明飞行员成功弹射跳伞。

今年2月以来,飞弩-6导弹曾多次出现在叛乱分子手中。5月,叙利亚东部战线的反政府武装“卡塔布·卡萨斯旅”向外展示自己的飞弩-6,他们主要战斗在代尔祖尔省,那里曾因巴沙尔总统在此兴建“可疑核设施”,而于2007年9月6日遭到以色列空军袭击。据路透社消息,“卡塔布·卡萨斯旅”已占领靠近幼发拉底河的代尔祖尔省库巴尔镇,当地的叙政府军因担心FSA使用单兵导弹威胁其“空中交通线”,遂在其动手前用直升机将驻库巴尔的军人和装备齐数转移,还把固定军事设施夷为平地,避免被反对派利用。据称,反阿萨德武装越来越频繁地使用易于转移和使用的单兵导弹来抵消政府军的空中优势,例如在盛产石油的代尔祖尔省,“卡塔布·卡萨斯旅”早已攻克奥瓦德、科诺科、奥马尔等三大油田和相关城镇,政府军只能用空袭和直升机补给等方式,勉强维系困守省会代尔祖尔城及孤立据点的部队的作战。

以往反政府武装总是用俄制单兵导弹(如“箭-2”、“针-S”等型号),它们主要缴获自叙政府军的装备,特别是当越来越多的政府军武器库落到反对派手中,这种情形越发常见。至于新出现的飞弩-6是否也来自政府军的战利品还不得而知,因为之前尚无任何有关叙利亚向中国采购该导弹的信息。

目前来说,外界把流入叙利亚的飞弩-6与向中国购买过此类武器的国家联系。已知的飞弩-6使用国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巴基斯坦、秘鲁和苏丹。据《纽约时报》报道,卡塔尔曾向苏丹购买过飞弩-6,然后经由黎巴嫩的黎波利和土耳其哈塔伊两大“供应中心”走私给叙境内的反对派。

在2月举行的第十三届阿布扎布防务展(IDEX-2013)上,负责销售飞弩-6的中国航天长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ALMI)并没有拿出该产品,转而推销更先进的飞弩-16,该导弹具有更强的抗干扰性,命中精度更高。当时曾有半岛电视台记者就叙内战出现飞弩-6导弹一事采访中方人士,但没能成功。

渴望“复制”中国军工系统

由于深度介入叙内战的一些国家出于自身目的,默许甚至主动将自己购买的别国武器转交给内战各派,流向那里的武器也早已变得“身份不清”。《简氏防务周刊》曾透露,叙利亚战场上出现了前南斯拉夫制造的M79“黄蜂”反坦克火箭筒,其来源同样扑朔迷离,由于叙官方根本没有采购过这种武器,外界猜测塞尔维亚、克罗地亚乃至马其顿等前南国家都有走私的嫌疑,而“始作俑者”就是致力于“倒巴”的美国和阿拉伯君主国。

此外,《华盛顿邮报》援引阿拉伯国家官员的话说,FSA的武器装备之所以得到升级,得益于外部援助,最近几周经由约旦边境向叙利亚南部德拉省的反对派武装输送了大批反坦克武器和无后坐力炮,美国希望通过武器援助来操纵叙反对派的力量平衡。有消息称,为防止叙北部持原教旨主义的反政府武装获得优势,美国要求那些出钱出枪谋求推翻巴沙尔政权的阿拉伯国家转而加大对相对温和的南部反对派武装的支持力,并切断对原教旨主义组织的军援。

回顾中东乱局,中国武器“被卷入”地区冲突早已不是第一次。上世纪80年代,中国出口伊拉克的63式牵引火箭炮被萨达姆拿来支援黎巴嫩内战中的巴勒斯坦游击队,而中国首款接受西方武器火控系统改造的战斗机—歼-7M“空中哨兵”销售的头一家客户是约旦皇家空军。但该国国王侯赛因并非歼-7M的最终用户,这些飞机往往只停留约旦安曼、马弗拉克等基地片刻就匆匆移交给伊拉克空军,参与到同伊朗的战争中。

当歼-7M出现在两伊战场上时,也引发了伊朗人的浓厚兴趣。出于作战消耗和训练飞行员的考虑,伊朗在1987年向中国提出采购36架歼-7N的请求。该机实际是歼-7M的变种,突出了平战结合的需求,尤其强调训练功能。值得一提的是,在1998年伊朗拍摄的电影《空袭H-3基地》中,歼-7N还负责扮演其“表兄弟”—伊拉克空军的歼-7M,该片描述了1981年4月4日伊朗空军对伊拉克空军H-3基地的传奇式空袭。

在2006年黎以战争中,中国武器更是被动地成为“新闻明星”——当年7月14日晚,以色列最先进的萨尔-5型隐身护卫舰“标枪”号正在贝鲁特外海执行封锁任务,令以军官兵意想不到的是,十几公里外的岸边突然飞来两枚导弹,令军舰严重受损。经以色列军方确认,该导弹是黎巴嫩真主党所发射的努尔反舰导弹,原型是中国对伊销售的鹰击-82。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全球安全研究所称,鹰击-82是一种可从潜艇、军舰、飞机乃至大型卡车上发射的多用途反舰导弹。其性能与著名的法国“飞鱼”相当,号称“中国飞鱼”,有效射程为120公里。1992年,伊朗向中国提出购买鹰击-82导弹的申请,双方经过正式谈判,并向联合国常规武器转让中心进行备案登记后,于1995年完成交易。

基于中东武器存在的敏感性,中国按照本国《军品出口管理条例》的规定,落实对导弹出口的“清单管理”,确认伊朗为该导弹系统的最终使用方,以防止这些武器通过第三方流入热点和敏感地区。但伊朗航天工业组织(AIO)依靠“逆向测绘”,于2002年成功仿制出国产努尔反舰导弹,其技术蓝本就是参考鹰击-82导弹,后来陆续交付叙利亚、苏丹和黎巴嫩真主党。

台湾《亚太防务》杂志指出,中国大陆与中东国家的关系不光能源交易那么简单,许多中东国家更希望“复制”中国的复兴之路,其中就包括军工系统。以苏丹为例,尽管在西方撺掇下发生国土分裂,但在中国帮助下,苏丹已组装出主战坦克、飞机模拟器等装备,成为继南非、埃及之后的非洲第三军工强国。

然而,由于苏丹的武器出口制度不够严格,无形中成为周边国家冲突的武器来源地之一。据以色列DEKBAfiles网站透露,埃及西奈贝督因部落武装、哈马斯组织乃至叙利亚反政府武装,黎巴嫩地方家族都向苏丹购买武器,而伊朗、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甚至阿联酋都以苏丹为孔道,向各自支持的势力提供军火。 

2011年9月,一架以色列无人机还在苏丹腹地奇袭了一辆汽车,打死2名伊朗人,据苏丹官方事后调查,死者均系伊朗革命卫队在非洲的军火交易网高级成员,其中一人是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特工努尔·阿卡塞尔,他多年来一直负责把伊朗或苏丹制造的武器运给加沙哈马斯、黎巴嫩真主党组织。

军火进入中东 即掉入“无底洞”

据以色列海法大学教授伊扎克·希霍介绍,中国武器出口中东国家,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当时多数中东国家因谴责苏联入侵阿富汗、抗拒苏联政治影响而抵制购买苏制武器,中国武器因价格低廉、维护保养与苏制武器类似,因此受到中东国家的欢迎。

即便如此,中国在中东武器市场所占的份额远远小于西方国家。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SIPRI)提供的数字,2012年常规武器出口方面,美国为285亿美元,而中国为7.53亿美元。中国也严格遵守联合国的制裁协定,在海湾战争以后断绝了与伊拉克的武器交易。其武器在中东一般只销售给埃及、伊朗、科威特等政局稳定、目前未与周边发生战争的国家。

但武器一旦进入中东,情况就不一样了。这里的游戏规则是“靠实力说话”,进口军火与出口石油成为各国经济生活中的两大重要内容。由于中东国家对武器限制规定毫不在意,因此有人戏称,“军火一旦卖到中东,线索便到此为止,接下来就掉入谁也搞不清楚的‘无底洞’。”

据SIPRI统计,2012年中东地区军费上涨8.4%,达到1000亿美元,占全球军费比例达到8%。除了美式、俄式和西欧武器之外,连南非、韩国等国也能从中东武器市场上分到一杯羹,使得中东堪称“万国军火博览会”。美国思想库防务信息研究中心研究员莱切·斯托尔表示:“(如果有人)认为武器销售可以作为影响他国外交政策的工具,这基本上是个错误的假设。小至一把枪,大到一艘舰艇,一旦武器出了你的手,就别妄想你还能对它拥有控制权。”

1969年卡扎菲主政利比亚后,曾向法国达索公司订购了110架幻影战斗机,这些战机一抵达的黎波里机场就被运往利埃边境,作为“支援阿拉伯前线国家”的礼物送给埃及。卡扎菲曾回忆说:“我们履行了泛阿拉伯国家和历史的责任,我们买来意大利火炮送给埃及兄弟,他们驾驶我们提供的幻影战斗机去完成解放西奈半岛、耶路撒冷的伟大事业。”

不久后发生的黎巴嫩内战则上演了另一幕戏码——尽管联合国禁止各国向冲突地区提供武器,但1990年黎巴嫩政府军在收缴武器装备时,发现这些武器来自近70个国家。情报显示,这些武器大多来自国际军火贩。

不过,虽然中东冲突中的新闻点很多,但西方媒体仍热衷于强调“中国元素”。这就好比冷战时期,“苏联元素”也一样火爆。有媒体曾经报道,身穿埃及军装、驾驶埃及战机与以色列战机进行空中格斗的飞行员,通话时却使用一口流利的俄语。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军费开支国之际,强调“中国元素”也显得格外有价值。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239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