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军机飞越“第一岛链”

从10月24日到11月1日,中国大陆海军在西太平洋海域举行代号为“机动-5号”的远海实兵对抗演习。演习期间大陆海军多架轰-6M轰炸机、运-8警戒机连续三天飞越冲绳岛和宫古岛之间公海空域,进入预定的演习区域,日本自卫队都派出了军机跟踪监视。

对于大陆军机飞越第一岛链的举动,日本防相小野寺五典在记者招待会上强调:“这实属不同寻常,我们将进一步加强警戒和监视。”

海外的分析亦有观点认为:大陆军机并未侵犯日本领空,日本军机跟踪监视带有极大风险,容易导致双方误解和误判,酿成空中意外事故。大陆军机出西太平洋训练或演习,这是大陆空军战略转型和海军走向远洋必然出现的现象,日本必须面对现实。

将会常态化的飞越

大陆军机从冲绳岛和宫古岛之间公海空域前出西太平洋,10月份并不是首次。今年8月和9月,大陆海军的一架运-8警戒机和两架轰-6M轰炸机已有类似行为,立即引起了日本关注。

日本媒体认为,“机动-5号”演习期间飞越行为,可以看出大陆军机此前两次飞越举动带有明显的探路性质,目的是为后面举行的演习积累更多飞行经验。

从飞机类型的组合方式来看,这是一个典型的对海攻击飞行编队。轰-6M轰炸机拥有4个外挂架,可携带4枚反舰导弹,运-8警戒机装有远程搜索雷达,主要用于远距离搜索目标,为轰-6M轰炸机提供目标信息并对反舰导弹提供中继制导。

随着现代海战向立体化、多层次发展,作战飞机已经成为立体海战不可或缺的角色。以往出西太平洋进行训练、演习的大陆海军兵力构成主要是水面舰艇和潜艇,虽然水面舰艇可搭载直升机,但直升机的作战能力无法与固定翼战机相提并论,这种兵力构成基本呈平面形态,缺少预警机、轰炸机等固定翼战机的支持,舰艇编队的攻防能力将受到很大影响。

英阿马岛战争中,英国特混舰队由于缺少预警机的支持,屡屡被阿根廷空军从低空偷袭,损失惨重。各国海军通过英国教训,深刻体会到现代海战立体化趋势及航空兵在海战中的重要性。

近年,随着大陆海军远洋作战舰艇和新型战机的不断服役,其远洋作战能力有很大提高,增强了海军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的能力,考虑到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和增加战略纵深,大陆海军这一作战范围将扩展到第一岛链之外。

由于岛链的存在,大陆海军舰艇和战机前出西太平洋的航道(包括公共空域)比较有限,大陆军机飞越第一岛链是必然出现的事情。“机动-5号”演习的执行“导演”、海军副参谋长廖世宁表示,“机动-5号”是海军首次真正意义上的远海对抗训练,海军今后将继续组织类似的远海训练,只会加强,不会削弱。这意味着大陆海军的军机飞越第一岛链将会常态化。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飞越第一岛链的军机隶属于大陆海军航空兵,装备了更多军用飞机的空军航空兵未来是否从前述空域飞越第一岛链,激起网民的关注和探讨。有观点认为这只是时间问题,因为空军的战略转型使其具备在第一岛链外侧执行军事任务的能力。

2000年之前,在国土防空战略影响下,空军只是陆军和海军的辅助力量,从属地位的性质让空军无法发挥其应有的主动性和独立性。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后的多次局部战争,特别是海湾战争给大陆军方带来了巨大冲击。海湾战争之后,大陆空军下定决心进行战略转型,转型的目标把国土防空型空军转变为一支攻防兼备型战略空军。

转型战略指导下,空军通过对外购买和自行研制先进战机“双管齐下”的办法,大幅提升装备现代化水平。提高硬件水平同时,还通过编制改革、改变训练方法等方式提升软件水平。兰德公司的研究报告显示,经过十余年的努力,大陆的空军实力得到“戏剧性”提升,按照目前进度,将在2020年之前跻身世界一流空军之列。

大陆空军装备的轰炸机和一些特种作战飞机的理论作战半径已经超过了第一岛链,之所以很少前出西太平洋执行军事任务,主要是因为用于争夺制空权的战斗机作战半径有限,限制了空军在第一岛链外侧进行体系作战的能力。随着运-20运输机的研制成功,在运-20基础上发展的加油机将有力增强这种作战能力。

因此,未来日本不但要面对频繁飞越第一岛链的大陆海军军机,空军军机的飞越也有可能常态化。

适应大陆军机飞越需要过程

日本目前对大陆军机飞越第一岛链的举动高度监视,是日本划定“防空识别区”造成的后果,或许对中国军事实力崛起需要适应过程。

“防空识别区”是二战后一些国家为了应对超音速战机,扩大预警的空间而在本国领空之外的公共空域划定的拦截区域。划定“防空识别区”的主要目的在于为本国军队及早发现、识别和实施空间拦截行动提供条件。“防空识别区”是一国的单方面行为,其范围通常以一国领海基线为基准,一般要大于专属经济区范围。

对于进入“防空识别区”的航空目标,按照国际的通行处置原则,对进入“防空识别区”的航空目标实施G波段广播并通报军事最高当局,同时雷达加强监控并命令空中待命的战机飞往相关区域进行监视,对目标进行综合分析,判断目标有无敌意。若无敌意,将目标驱赶至“防空识别区”外;若有敌意,将使用防空导弹或战斗机将其击落。

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划定的“防空识别区”,其范围与日本单方面主张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线大致相当,上文提到的冲绳岛和宫古岛之间公海空域也被纳入“防空识别区”,这意味着大陆军机从前述公共空域飞越第一岛链就必须进入日本的“防空识别区”。日本一直把“防空识别区”当作禁脔,而前述公共空域时是大陆军机前出西太平洋的重要通道,矛盾因此而生。

日方的“防空识别区”范围不但包括钓鱼岛,还跨越日本自己主张的东海“中间线”,将东海油气田全部涵盖其中,最近处距浙江省的海岸仅约130公里。众所周知,大陆一直未承认日本所谓的东海大陆架中间线,那么大陆也不会认可日本划定的“防空识别区”,双方对“防空识别区”的不同认识导致双方军机经常出现对峙,仅2013年上半年大陆军机进入“防空识别区”的次数就高达149次。

中日历史的恩怨加上近年来关系冷淡,致使这种飞越行为自然相当敏感,日本对大陆方面军事实力大幅跃升,日益感到不安和担忧亦属正常。

2000年之前,大陆海空军装备落后的事实让海军只能分别奉行近海防御战略和国土防空战略,作战范围基本局限在第一岛链之内。当时装备水平远超大陆的日本自卫队基本不需要考虑如何面对频繁和穿越的问题。这种心理上的优越感随着大陆海空军装备的快速改善必然会演变成忧虑感。

日本适应大陆军机常态化飞越需要一个过程,就如日本逐步适应大陆公务船进入钓鱼岛12海里领海线内巡航,即有一个从极度不适应到慢慢适应的转变。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256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