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无人作战机困境

image

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2013年军民通用科技产业加值应用成果展,2013年12月6日在桃园登场,包括展示无人飞行载具(图)研发,与各式飞弹等科技,军事迷近距离欣赏。

从2013年12月6日起,连续两天的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军民通用科技产业加值应用成果展”在桃园巨蛋体育馆举行。在展会上,台“中科院”展出了“天弓三型”防空导弹和多型无人机,其中两款造型独特、具备隐身能力的无人作战飞机(UCAV)最为引人注目。
 
军力失衡下的台湾选择
 
台湾军队一直将解放军作为主要假想敌,其武备发展颇具针对性,在军备竞赛中无法取得量的优势情况下,台军将质放在武备发展的着力点。大陆与台湾隔海相望的地缘特点使具备快速跨越地理障碍的空军成为台军防御的主力,60多年来,台军始终将空军建设摆在军队建设的首位。
 
综观两岸60多年的空中军备竞赛,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两岸空军所装备的战机在质量上处于此消彼长的状态,任何一方都没有获得较为明显的优势。90年代之后至21世纪的头几年,随着台湾空军自研的“经国”号战机和外购的F-16A/B及“幻影-2000”战机陆续服役,其装备的第三代战斗机数量超过了300架。
 
反观大陆空军,虽然这一时期采购了苏-27和苏-30战机,但第三代战机数量却不及台湾空军的1/3,在第三代战机性能处于同一水平的情况下,大陆即使拥有大量的第一、二代战机也无法改变整体实力弱于台湾空军的窘境。
 
台湾空军曾不断炫耀:一旦海峡上空发生空战,台湾空军“完全能取得制空权”。虽然其中夹杂着某些吹嘘的成分,但这种炫耀并非毫无根据,因为当时大陆空军整体实力弱于台湾空军。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进入新世纪后,随着自研和外购第三代战机数量的增多,迎来了快速发展的时期,大陆空军实力爆发性增长让台空军的优越感迅速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持续的焦虑感。
 
台湾媒体报道,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大陆空军第三代战机从100余架猛增到800多架,而且这个数量仍会持续扩大,更有台湾军方人士感叹:“大陆空军仍在不断加强空中力量,两岸军力已经失衡。”
 
更让台湾空军担心的是,大陆的第四代战机歼-20和“利剑”隐身无人作战飞机已经试飞,两种战机一旦入役,两岸空军的差距将会进一步拉大。为了避免差距过于悬殊,台湾空军一方面推进F-16C/D战机的采购计划和F-16A/B战机升级计划;另一方面努力游说美国向台湾出口F-35第四代战机。
 
由于F-35战机研发过程一波三折,服役时间一推再推,加上台湾没有参与F-35战机项目,生产的F-35战机将首先用于满足11个参与国,其他国家或地区只能排队购买。台湾《中时电子报》曾推算,即使美国愿意提供F-35战机,台湾空军至少要等到2030年才能装备F-35战机。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何缓解两岸空军差距越来越大的困境,成为台湾空军当下面临的紧迫问题。
 
早在2000年台湾就提出了研制第四代战机的“庐山计划”,第四代战机的技术难度远超第三代战机,没有基础扎实的航空工业及电子工业,独立研制第四代战机无异于痴人说梦。由于没有美国的支持,“庐山计划”直到现在只完成了第一阶段(研制隐身涂料),而整机的研制计划至今还未启动。
 
或许受全球研制隐身无人作战飞机热潮的启发,台湾将目光转向了研制隐身无人作战飞机。
 
目前各国研制的隐身无人作战飞机均是机动性较差的隐身无人攻击机,与具备4S能力(隐身、超机动、超音速巡航、超级信息优势)的第四代战机相比,隐身无人作战飞机只需具备隐身和超级信息优势两项能力,其技术门槛相对较低,若有美国的技术支持,台湾航空工业基础还是能支撑项目的发展。
 
2008年美国兰德公司的报告指出,隐身无人作战飞机在未来的台海冲突中将发挥关键作用。
 
不容乐观的前景
 
台湾很早就希望拥有无人机,在2002年出台的“国防白皮书”列出了10项代表“国防”实力的关键技术,其中无人机技术位列第10项,这是台湾首次公布引进、发展无人机计划。
 
出于惯性,起初台湾将获得无人机的希望寄托于外购。根据计划,台湾将采购两种无人机,第一种是美制“捕食者”无人作战飞机;第二种是以色列“哈比”反辐射无人机。
 
从2002年起,台湾每年的对美军火订单中都要求美国向其出售“捕食者”无人机。由于“捕食者”具有极强的攻击性,美国以不符合台军防卫性战略为由多次拒绝出售。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台军就下令其管辖的“中科院”研制无人机,受制于落后的航空工业基础,自研无人机项目发展缓慢,性能亦无法满足台军要求,外购四处碰壁,台军只能将目光转向岛内。
 
起步阶段,台湾采取了循序渐进的发展战略,即先研制技术相对简单的无人侦察机以增强台军的战场侦察能力和电子进攻能力,待技术水平提升之后适时启动技术复杂的无人作战飞机。目前已经研制出了“中翔”和“天隼”两个系列的无人侦察机。
 
随着无人作战飞机的快速发展和无人机技术的进步,台湾无人机发展战略在2008年发生了较大转变。这种转变主要体现在更加依靠自己能力发展无人机和紧跟潮流发展无人作战飞机及长航时无人战略侦察机。
 
从此次展出的隐身无人作战飞机的模型看,台“中科院”在研的两种隐身无人作战飞机都采用了当下流行的飞翼加机背进气道隐身布局,结合隐身涂料,两种隐身无人作战飞机的隐身性能应该能够达到世界主流隐身无人作战飞机的水准。
 
根据台湾媒体报道,隐身无人作战飞机设有内置弹舱,可携带精确制导弹药,利用战机优异的隐身性能和可观的作战半径,对大陆纵深目标进行突袭。岛内军事专家认为,隐身无人作战飞机具有低可探测性、滞空时间长等优点,战时台军可能将其用于攻击大陆机场、二炮等高价值目标,迟滞大陆军事行动的展开。
 
此外台湾还可在隐身无人作战飞机基础上发展隐身无人侦察机,进一步增强台军的侦察监视能力。
 
隐身无人作战飞机作为一个复杂的作战系统,涉及了隐身设计、动力技术和导航系统等多项高精尖航空技术,这对基础薄弱的台湾航空工业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从台湾以往研制无人机的历史看,台湾隐身无人作战飞机的发展前景不容乐观。
 
台“中科院”研制的“中翔”和“天隼”两个系列无人侦察机服役之后事故频发,在2009年演习中,一架“中翔”2型无人侦察机从台东香兰靶场起飞后不到5秒钟便失控坠毁。
 
“天隼”无人侦察机也存在可靠性不高的缺陷,2013年1月,台“陆军航空特战指挥部”装备的一架“天隼”无人侦察机起飞5分钟后就坠落在跑道上,这是台军从“中科院”接收、测试“天隼”无人机以来第三次发生事故。
 
“中翔”和“天隼”属于常规气动布局的非隐身无人机,技术难度远低于隐身无人作战飞机,但其服役后的表现却不尽人意,饱受各方诟病,技术更为复杂的隐身无人作战飞机即使顺利研制出来,其可靠性受到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就算研制出隐身无人作战飞机,台军会不会采购也是个未知数,上文提到的两个系列无人侦察机在台军服役的数量远低于预期,而今年完成首架原型机研制的“长征”长航时战略无人侦察机遇到的情况更要糟糕。
 
《台湾苹果日报》2013年12月23日报道,“中科院”正在研制专案代号为“长征”的长航时战略无人侦察机,已于当年完成首架原型机,但台当局防务主管部门22日证实,空军目前无此侦察机采购规划。
 
“中科院”的“长征计划”,五年耗资近30亿元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21元人民币)预算。由于空军乱改作战需求,要求延伸无人机的作战半径,以期能深入江西、广东沿岸一线机场侦察。因为无法满足空军新增的作战要求,以致原先研发成果无法量产。此举遭外界批评,研发完成却不采购,形同浪费。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263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