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

image

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的武器展示
传统军事大国俄罗斯,自1991年苏联解体后,其军工体系土崩瓦解,而之后经济转型带来的混乱局面也造成国防支出大减,军工体系人才与订单流失严重,使军工科研制造能力大为下降。1999年普京上台后,开始整顿涣散的军工体系,打造单一的军售机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抢占国际市场。
在该机构的主导下,俄武器出口额自1999年起开始上扬,2010年突破百亿美元大关,2013年出口额达134亿美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武器出口国。其中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独占129亿美元,销售对象国达67个,包括印度、阿尔及利亚、中国、委内瑞拉、马来西亚、叙利亚和越南等国家。
俄罗斯得以重新回到武器出口大国地位,与国营武器出口公司的协助密不可分,它对内整合军工企业,对外扩展销售版图,并承担着俄军售事业的成败。截至2014年2月,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握有460亿美元订单,算得上“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
唯一的国营武器中介
俄罗斯武器出口能力大幅提升的原因很多,当中不乏政府政策调整和整体经济向好的因素。重振强盛的俄罗斯一直是总统普京的大政方针,支持军工业一直是其政策重心之一,所以1999年上台伊始他就提出振兴军工业的计划,强化武器出口,进而通过武器交易达成外交战略。
以仍在持续的叙利亚内战为例,若无俄罗斯源源不断的武器援助,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根本抵挡不了反对派的进攻,而通过支持阿萨德政权,俄罗斯也在地中海保住仅有的战略支点。在南亚,俄罗斯向印度出售877EKM型潜艇、苏-30MKI战斗机等武器,又辗转向印度的夙敌巴基斯坦出售用于装配JF-17战斗机的RD-93发动机,直接介入印度洋事务,若交战双方都使用俄制武器,莫斯科在调解地区冲突方面也有了机会。因此,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前总裁切梅佐夫曾表示:“军火是比黄金、石油还赚钱的行业。”
为了有效管理这个敏感而重要的行业,俄当局建立起一系列新制度框架来提高出口效率,并将俄军工业集中管理并置于总统垂直控制之下,降低重复投资与恶性竞争。2000-2004年,俄罗斯形成由总统、国防部、联邦军事科技合作委员会、国营武器出口公司、国防工业局,直到最底层的军工企业的“一条鞭”式管理体制,完成总统对军品出口的垂直领导,而新框架的重心就是国营武器出口公司。
该公司是根据2000年11月4日俄联邦总统第1834号令成立,由国营企业俄罗斯军备公司和工业出口公司合并而成,宗旨是利用俄联邦与外国开展军事产品贸易,贯彻军事技术合作的国家政策,其章程修订、董事长任免均需总统同意,注册资本为2.5亿卢布。
作为俄罗斯唯一的国营武器中介机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主要从事武器、军事科技和服务等产品的进出口业务。成立之初其作为武器装备出口的国家级经纪人,帮助军工企业寻找买家,然后由军工企业对外签订合约。此外,它还承担有关俄国防部与外国政府在武器及技术方面合作事宜的规范。以前由俄联邦工业贸易部管理,目前由国防部下属的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负责。
2006年8月6日,美国政府根据国内法制裁坚持向伊朗和叙利亚提供武器的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为免受影响,俄政府将该公司纳入一家新成立的国营控股公司——俄罗斯科技(2013年更名为Rostec)之下,2007年普京更将国营武器出口公司的组织形态由国营公司转为开放式股份公司,依然由国家完全持有,但将股权转让给俄罗斯科技公司。
“言商不言政”的外销策略
国营武器出口公司对俄军工业的贡献大致分为两个方面,一是运用各式销售策略将俄罗斯重新推向武器出口大国的地位;二是兼并重组俄军工集团,提高俄制武器的国际竞争力。
成立之初,面对国防预算大幅下降、不外销不足以养活军工企业的局面,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采用“商业实用主义”策略——只要不是联合国禁运的地区或者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尽可能扩大销售地区与产品范围,而将意识形态放在一边。
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还把触角伸进美国的“后院”,1999年委内瑞拉政治强人查韦斯上台后与美国交恶,2006年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全面武器禁运,结果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趁虚而入,先是做成售微三万支AK-103突击步枪及2500万发子弹,之后大批地空导弹持续运进委内瑞拉,并帮助委内瑞拉建造一座生产AK-103步枪的工厂。迄今俄罗斯已交付价值44亿美元的军火,使委内瑞拉成为第二大俄制武器进口国。目前在拉美,阿根廷、巴西与秘鲁都是俄制武器的客户。
此外,该公司也利用各种方式与西方企业合作共赢,例如与美欧公司合作为土耳其研发卡-50-2武装直升机、为南非升级法国幻影F1战机提供发动机,2011年甚至将米-17直升机卖给美国,供其军援阿富汗国民军。
除了“言商不言政”和物美价廉的外销策略,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也通过不同组合向客户提供非常灵活的解决方案,满足客户不同的财务需求。其中包括直接的军品和军技服务供应、在客户国建立授权生产合资企业(如向10个国家颁发卡拉什尼科夫步枪特许生产许可证)等。
切梅佐夫强调,贸易冲销为俄罗斯拿下军售合约起到重要作用,2003年5月,俄罗斯与马来西亚签订苏-30MKM战机采购合约,其中总额超过1/3为贸易冲销部分——马来西亚用棕榈油抵偿购机货款。
2013年4月,普京在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上强调,俄罗斯应该提供更多的贷款,以帮助潜在客户购买俄罗斯武器,贷款应根据市场条件
非意识形态发放,目前约旦(39亿美元)、印尼(10亿美元)、委内瑞拉(40亿美元)、斯里兰卡(3亿美元)等国都通过俄罗斯卖方贷款购买武器。俄罗斯甚至在2006年还以取消47.4亿美元苏联时期的债务,换取阿尔及利亚承诺购买价值75亿美元的俄制武器。
兼并重组与重新管理
1992-2000年,即国营武器出口公司成立之前,俄军工业处于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苏联解体让分布于15个加盟共和国的军工体系被肢解,大规模私有化让俄境内的各家军工厂、设计局产权极为混乱。据统计,1990-1997年俄军工综合体的总产量下降约80%,为了抢单而杀价竞争时有耳闻,甚至闹出北方造船厂与波罗的海造船厂争夺中国驱逐舰订单而互相陷害的事件。
. .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267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