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欲向越南出售致命武器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不久前向越南频频示好。8月14日,邓普西访问河内,与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长杜伯巳上将举行会晤,成为40多年来,第一位访问越南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越南国防部声明称,两国将合力加强军事合作,聚焦海事安全、训练,并克服越战带来的后遗症,而美国先前表示,将最快在9月部分解除对越销售致命武器的禁令。美国《纽约时报》评论称,越南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与中国接壤的战略位置、将近1亿的人口规模,以及它在南海的漫长海岸线。

《今日美国报》提醒道,邓普西本次访越面临一系列的过往和当前问题。“越南战争以及在越南战争中死亡的5.8万名美国军人,像一个幽灵一样缠绕着所有问题,不断提醒美国想起在战争中的损失。”

越南成为“最重要拉拢对象”

自两国关系1995年正常化以来,美越之间贸易有了很大增长。但由于美国禁止对越南销售军备,两国军事合作非常有限。1998年,新加坡自动化工程公司试图向越南出售有美国技术专利的200辆M113装甲车,结果被美国封杀。2005年,美国又阻止了北约成员国捷克向越南提供“维拉-E”反隐身雷达。

不过,近年来,美国对越禁运的态度已有所软化。2005年,三艘越南军舰安装了美国诺·格公司英国分公司制造的雷达。次年,越南国防次从一家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公司买到一辆新式装甲车。除此之外,北约成员国斯洛文尼亚2004年以1800万美元的价格向越军出售了两座浮桥,越南还请芬兰和以色列帮助升级了122、130毫米口径火炮。与此同时,越军以反恐名义,从以色列和克罗地亚购买了一些机枪和狙击步枪。

美越军事关系的走近,早就被触觉敏感的美国军火商所感知到。2009年7月22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到访泰国,在一段电视访问中表示“美国回来了”,“奥巴马总统和我现在对亚洲给予更多的关注”。这番表态在之后举办的2009年亚洲防务展上有所回应——当时美国洛克希德·马丁、波音、雷锡恩等军火公司公开表示:“只要越南需要,美国武器进入越南没有任何法律问题。”

美国《防务周刊》分析称,在奥巴马提出美国重返东南亚的政策后,越南随即被列为最重要的拉拢对象。“如果能将越南拉进美国的‘防华包围圈’,可在战略层面上限制中国海军的能力,同时在很大程度上牵制中国部署在西南地区的陆军和空军力量。”

为拉拢越南军方,美国军火商盼望向越南出售那些原先禁止向共产党国家出口的致命武器装备,包括无人侦察机、肩扛式地空导弹、M109自行火炮、GPS导航设备、高速巡逻艇等。俄罗斯“军工复合体”网站认为,一旦美国向越南出口武器开禁,它将在提高越军的信息化水平、监视能力以及对海攻击能力方面发挥作用,可将越军现有作战能力成倍提高。美国亚太问题专家拉塞尔也指出,美国应借助一切力量来牵制中国的发展,不要理会这些力量与美国存在着多么不同的意识形态差异。

谈到取消向越南出售致命武器的禁令的可能性,有专家认为,2007年布什政府修改国际武器贸易条例,允许视情况而定向越南出售非致命武器;地面部队可能用来控制人群的武器和装备仍然受到限制,所有致命武器和许多军事服务仍然禁止向越南出售。奥巴马政府早前也向越南政府明确表示,该国糟糕的人权记录仍然是解禁的重大绊脚石。

2012年1月,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和约瑟夫·利伯曼访问河内期间,越南方面递出一张军事装备的“愿望清单”。当时他们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除非越南改善人权记录,否则美方仍会反对取消对越军售限制。同年6月,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访问河内时也传达了同样的信息。一旦取消禁令,越南最有可能谋求购买海岸雷达、地空导弹和海上巡逻机,此外还有为在越战期间缴获的美国军事装备配备零部件。

美欲通过人民军研究解放军?

美国“全球安全”网站指出,美国与越南展开军事合作,既是经济利益推动的结果,也是出于在外交和军事上制衡中国的考虑。美越合作意味着越南将在军事技术上具备相当能力,这无疑是“约束中国不要过于蛮横对待越南的重要措施”。

在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亚太问题专家沃克·菲茨杰拉德看来,美国积极武装越南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想通过越南人民军来研究解放军的战略战术。“要知道,越南人民军是解放军最好的学生。经过上世纪50-70年代的印支半岛战争,越南人民军已将解放军的战略精髓理解得很透彻,作战风格上也与其极为相似。尽管1979年后,中越军方再未有过联系,甚至反目成仇,但双方的战略和战术思想仍有共通之处。因此,对于希望了解解放军作战特点的国家来说,再没有比越南人民军更合适的选择了。”

尽管“对抗中国”这一共同目标促使美越走近,但效果还很难说。加拿大《环球邮报》披露,美越两国确实搞了一些海军联合演习和合作,但从这些演习和合作的内容及规格上可以看出,美越军事同盟的水平仍很“低级”:灭火演习、搜救演习;军事医疗训练合作;一小批越南士兵去美国训练;一小批越南军官去美国得克萨斯州学英语等。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越南问题专家卡尔·塞耶提到,此前有外媒报道,在一次联合演习上,美越两军官兵曾互相交流了“机密信息”。“其实,所谓的‘机密信息’只不过是两国军队的一些菜谱和烹饪知识。可想而知,这种级别的美越军事同盟根本拿中国没办法。”

令中国担心的是,通过与美国结盟,越南能搞到美式先进武器,哪怕获得的只是美式防御性武器。“中国一直警告越南不要玩两面手法。可实际上,美国目前依然拒绝向越军出售任何先进武器。在越方看来,美国是一个吝啬的军事伙伴。”塞耶说。

他还提到,另一个让美越无法完成军售交易的因素是:他们都不想与中国撕破脸皮。毕竟,如今的中国是美国和越南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尽管这两个曾经敌对的国家正在相互示好,但哪一方更有诚意还很难说。美国官员表示,越南坚持要以自己的节奏逐渐改善与美国的军事关系。

不能忽视的是,越南共产党对美国一直怀有戒心。早在1998年,即美越关系恢复正常三年后,越南国防部发布的一份机密报告称:“要严防美国利用‘人权’、‘民主’等扰乱越南社会稳定,搞‘和平演变’。”另据一份于2009年被披露的美国机密档案显示:“越南国防部一名高官曾告诫众多官员,要防美国人挑战越南政府。”

“越南实际在玩一个‘踩鸡蛋’的游戏,”《纽约时报》记者马克·麦克唐纳解释称,“越南就像在两个鸡蛋上跳舞的蜻蜓,而两个鸡蛋就是中国和美国。”在他看来,越南官员在正式宴会上与中国外交官举杯祝酒时,总会用过去的口号称两国“唇齿相依”,可是私下却抱怨中越关系存在着“龋洞和牙龈炎”。“随着加强扩张的中国的崛起,越南有理由更加谨慎。” 

按照五角大楼的提法,2020年美国将把六成的海军力量部署在亚太地区,美国与新加坡、菲律宾达成新的军事协议以及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澳大利亚开设新基地,都是该转向的一部分。华盛顿将这些称为“转向”或“再调整”,而北京视之为“遏制”。

在一系列的美国军力“转向”中,越南有望成为其中重要一环。塞耶指出,美国对越军事关系“肯定要将防务合作扩大到更实际的活动和联合演习”,但越南需要保持谨慎,“过分刺激中国的结果是越南将成为地缘政治斗争中的最大输家”。 

特约撰稿员/黄山伐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284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