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武装“东南亚普鲁士”?【2011年第34期】

作为曾经的战场对手,美国和越南最近却急速靠拢。据美联社报道,美国政府正倾向于解除维持数十年的对越武器禁售条款,目的是加强华盛顿与河内的军事关系。外界推测,为了在南海问题上牵制中国,美国决心在武装越南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从美国的死敌朝鲜,到俄罗斯再到欧洲,总兵力保持在50万的越南人民军从多达数十个国家购买武器,俨然重塑了“东南亚普鲁士”的角色。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越南问题专家卡尔·塞耶说:“自从重回国际舞台后,越南正在寻求重新武装自己。”以越南现有的能力,它每年有能力进口大约3亿-4亿美元的军火,而出于寻求越南充当遏制中国的“马前卒”的考虑,大国都纷纷在对越军备出口上放开闸门。

美国禁运的松动

据美国“战略之页”网站披露,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小组组长、民主党参议员吉姆·韦伯正努力推动国会颁布法令,取消向越南出售军事技术的限制。此前他曾于8月份访问过河内,向越南国防部官员传达过解禁的积极信号,鼓励美越军方展开“谨慎但积极”的磋商。

1995年越南加入东盟并与美国建交后,美国解除对越南的经济制裁,但仍保留与国防有关的禁运规定。1998年,新加坡自动化工程公司试图向越南出售有美国技术专利的200辆M-113装甲车,结果被美国封杀。2005年,美国又阻止了北约成员国捷克向越南提供“维拉-E”反隐身雷达。不过,近年来美国对禁运采取的态度已经有所软化。2005年,三艘越南军舰安装了美国诺·格公司英国分公司制造的雷达。2006年,越南国防部首次从一家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公司买到一辆新式装甲车。 

随着美越军事关系走近,嗅觉敏感的美国军火商们早已“春江水暖鸭先知”。2009年7月22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到访泰国,在一段电视访问中表示“奥巴马总统和我现在对亚洲给予更多的关注”。稍后举办的2009年亚洲防务展上,美国的洛克希德·马丁、波音、雷锡恩等军火公司公开表示“只要越南需要,美国武器进入越南没有任何法律问题”。俄罗斯“军工复合体”网站分析说,一旦美国向越南出口武器开禁,它将在提高越军的信息化水平、监视能力以及对海攻击能力方面发挥作用,可将越军现有作战能力成倍提高。美国亚太问题专家拉塞尔则认为,在美国实力相对下降、中国实力增强的情况下,美国必须借助一切力量来牵制中国的发展,而不要理会这些力量与美国有着多么不同的意识形态差异,“(美国)要利用越南害怕中国强大会对其造成巨大威胁的心理,将越南拉进西方阵营,完善‘岛链’对华封锁的最后一环。”

 

俄、印加紧助越军升级

从上世纪80年代末至今,越南一直在缩小军队规模,部队员额已从1988年高峰时期的126万人降到50万人。导致越南裁军的因素很多,但来自莫斯科的经济和军事援助终止也是重要原因。因为越南大部分军事设施都是苏联以军援形式提供的,1980年代早期苏联每年援助越南多达15亿美元的武器装备,但从1987年开始苏联援助金额便不断减少,直至1990年彻底断绝。但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俄罗斯又恢复向越南出售先进武器。

据《汉和防务评论》报道,俄罗斯虽然和中国有着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但中国急剧增强的国力却让俄罗斯感到巨大压力,国内“防范中国威胁”的呼声日益高涨。在此情况下,俄罗斯便将越南视为制衡中国的重要帮手。2006年,俄罗斯向越南出售装备有SS-N-25远程反舰导弹的“闪电”级快艇以及射程达300公里的“宝石”岸基超音速反舰导弹。与此同时,俄罗斯还向越南提供12套S-300PMU1远程防空导弹,以对付“来自北方的空中威胁”。2011年,俄罗斯向越南交付武器的速度明显加快,8架最先进的苏-30MK2V战斗机和2艘“猎豹”级轻型护卫舰已进入越军序列,越南订购的6艘“基洛”级常规潜艇已在俄罗斯造船厂加紧建造。另外,俄罗斯还帮助越南升级了早年从苏联获得的S-75地空导弹。

《汉和防务评论》分析说,俄罗斯向越南出口的武器有两个特点:一是技术性能普遍超过向中国出口的同类武器(如苏-30战斗机、“基洛”级潜艇),甚至一些武器还是禁止向中国出口的(如“宝石”反舰导弹);二是以制海为主。迄今为止,俄向越南出口的武器绝大多数都用于打击海上目标,意图就是“提高越南在南海对抗解放军海军的能力”。

近年来,随着印度的战略触角不断东移,与越南的军事往来也愈加密切。据称,越南海军最想购买的是印度和俄罗斯联合研制的“布拉莫斯”超音速反舰导弹以及印度研制的新型护卫舰。对于越南海军的请求,印度不但满口应允,而且还主动提出愿意向越南海军提供最新研制的ALH轻型多用途直升机以及反潜鱼雷。在空军方面,据马来西亚《吉隆坡安全评论》披露,根据越印之间的国防合作协议,印度斯坦航空公司(HAL)正负责把越南空军现役的米格-21PF战斗机升级到印度空军米格-21-93的水平,使其可以发射主动雷达制导的R-77中距空空导弹。根据2008年签订的一项武器销售合同,印度负责向越南空军提供包括激光制导炸弹在内的航空弹药,价值约2.8亿美元。 

除了不遗余力地向越南推销武器这个“硬手段”外,印度还通过人员培训、转让武器技术等“软手段”来加强与越南的军事关系。目前印度是苏-30战机在亚洲的第一大用户,也拥有俄罗斯特许的唯一一家苏-30战机海外维修中心。作为回报,越军在自己的丛林战学校为前来受训的印度陆军军官传授各种丛林战技巧。

朝越合作各取所需

在越南的军购名单上,欧洲也是个不容忽视的角色。据俄罗斯《航空新闻》披露,由于中东欧国家积极向北约标准靠拢,不符合北约操作标准的俄式武器被大量清仓,这对总希望“一分钱当一块钱用”的越南而言无异于天赐良机。

今年以来,越南国防部代表与波兰、保加利亚、乌克兰、塞尔维亚等国军火商接触频繁,采购装备涉及坦克、装甲车辆、海上巡逻飞机、军舰零部件等,由于多是冷战剩余物资,其价格远低于国际市场价。据报道,波兰Profus军品出口管理公司已与越南签订价值超过1.5亿美元的合同,它陆续为越南提供飞机、防务电子设备、坦克、弹药以及相关零备件。另据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报道,波兰和斯洛伐克不仅有意向越南提供了俄制技术装备的零配件方面的服务,还愿意向其提供先进的武器改装套件,并向越方提交在当地设立兵工厂的可行性报告。

越南军事决策者注意到这一现象,感到欧洲国家所要抛弃的俄式装备至少在东南亚仍算得上先进,考虑到越军主体装备体系也与之配套,在使用和维护上也不存在问题,因此颇为乐意从中“淘宝”。

在武装越南的国家名单里,也出现了朝鲜的名字。据《汉和防务评论》介绍,朝鲜武装了越南唯一的弹道导弹旅,使越南具备了威胁中国华南尤其是海南岛军事设施的能力。1996年,时任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泰蓬访问朝鲜,期间秘密和朝鲜政府签订一项价值1亿美元的采购合同,核心内容是由朝鲜向越南提供50枚“华城-6号”(北约称“飞毛腿-C”)弹道导弹和两艘“鲑鱼”级微型潜艇。1999年,朝鲜向越南交付首批“华城-6号”导弹,几年后,朝鲜又应越南之邀,派出技术人员帮助越军升级那些老化的R-17E导弹,并向越南传授生产弹道导弹的技术。《汉和》认为,如果越南今后能够自行生产“华城-6号”弹道导弹,那么有可能组建新的弹道导弹旅,而其部署地点有可能选在岘港,以便和广宁省的导弹旅形成对中国海南岛解放军海空基地的夹击之势。

需要强调的是,自从1992年12月越南与韩国建交后,朝越关系已不再是以共同意识形态为基础,完全走上正常国家道路,即便是军贸往来也基本按照国际惯例进行。越南之所以对朝鲜武器充满兴趣,主要源于价格因素,同时朝鲜乐意越南用粮食等实物来购买武器,双方正好可以各取所需。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696.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