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力跨境护航“金三角”背后【2012年凤凰周刊】

201214日凌晨,缅甸万崩码头附近发生了非法武装向缅甸巡逻船和中国货船发射火箭弹的事件。据知,非法武装向船只发射了可能为M79的火箭弹,第一枚落入水中,第二枚在巡逻船周围爆炸。被袭船只共5艘,包括1艘缅甸巡逻船和4艘中国货船。中国船只未被击中,但很多船员对刚恢复的湄公河航运安全状况产生担忧。

所幸,一个月前,来自中方的边防武警开始在这条河上为大家保驾护航。

“一切在慢慢变好。”西双版纳澜沧江船东协会负责人成志杰说。这是一个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跑船的船东们自行组织的行业协会。发生在2011年的湄公河“10·5”事件,成为大家的梦魇。澜沧江船东协会下属的“华平”号和“玉兴8号”两艘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遇袭,两船上的13名中国船员遭遇劫杀,死状惨烈,震惊国人。而疑凶迄今没有最后定论。

这不是湄公河上的中国船员首次遇劫。一两个月以来,成志杰耳边全是船东们的哀叹、哭泣。很多人决计卖船改行。那段时间,成志杰觉得自己也快下岗了。

10·5”事件后,在中国公安部倡导下,“中(国)、老(挝)、缅(甸)、泰(国)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决定成立四国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指挥部,在中国设立指挥部,在老挝、缅甸、泰国分设联络点,组织协调各方行动。同时,公安部迅捷协调各方力量,组建起首支边防武警水上支队。

20111210日,在西双版纳关累港,中国公安边防正式开始联合巡逻。这是继中国海军索马里护航和中国空军数次跨境军演之后,边防武装力量首次出国执行任务。

“这是一次典型的非战争军事行动实践。”军事科学院非战争军事行动研究中心主任郑守华大校向本刊表示,不同于中俄等边境联合巡逻中惯常的友谊修好意味,湄公河金三角流域的四国联合护航更有实战检验的性质。

军力空白区

当天,成志杰参加了在云南勐腊县关累港举行的中国边防公安出境联合巡逻仪式,“很隆重,很威武。”

以关累港为界,往上水域国人称为澜沧江,往下20公里是绿三角地区,此处为中老缅三国交汇处,再往下叫上湄公河。中国早年开通了云南思茅港到老挝旧首都琅布拉邦的水上航线,但以货物流向看,从中国关累到泰国清盛港成为货物实际运输量最多的黄金航线。

 

西双版纳当地人士称,近年来,澜沧江上游因为正在修筑景洪大坝,船闸未投入安装使用,使得思茅港大多货物转到关累来上船。关累小镇更是忙碌非凡,成为事实上的东南亚各国进入中国第一港,也是中国进入老缅泰三国直接进行贸易交流的通道。

在成志杰的记忆中,澜沧江-湄公河流域1990年代初已渐显繁华之势,当时湄公河航道滩险礁多,百吨以上船只稀少,多见的是老挝和缅甸的木质柳叶船,这些船只的吨位一般在1030吨之间,小巧灵活,易于避让暗礁、通过险滩。

其后的1996年,中国高层动用2000万总理基金对河道进行了持续7年的整治,炸礁除险,疏浚全线航道。西双版纳海事局安保科雷俊安科长说,从中国景洪港到中缅243号界桩现在是标准的五级航道,但绿三角之后的上湄公河区域基本上是原始航道。

此后,通航的现实危险,更多来自金三角地区的匪帮威胁。

中国商船的大致行进路线为:从关累港行至34个小时抵达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民族民主同盟军控制的索累码头,然后再由索累码头南下约一个小时的航程进入缅甸政府军金三角军区(景栋)控制的河段,依次经过热水塘、景拉、勐八了、大其力万崩码头,进入泰国的清盛码头,完成航程。

熟悉金三角武装势力的雷俊安称,掸邦控制的缅甸地方武装基本为亲共势力,而索累码头以下30多公里景拉(也称江拉)、勐八了等地为情况复杂的区域,景拉和勐八了曾是国民党残军的重要军事据点,也是金三角地区毒品集散地,缅、老、泰三国的贩毒团伙大部分都在这些地区开设有自己的办事机构或派出代表驻守当地从事毒品交易。吗啡、可卡因等从此地辗转销往全世界。

近些年,湄公河金三角地区武装势力开始盯牢航道上的商船,大多以上船检查为名,收取保护费,后来演变为赤裸裸地抢劫:在江中快艇袭扰,直接设据点拦阻商船,实施暴力抢夺。

“每年不下几十起,以前不杀人,只劫财,只有2008年误伤过一个中国船员。”成志杰说,金三角地区情况复杂,案件基本都查无实处,不知哪方势力干的。而雷俊安所在的西双版纳海事部门虽然主管湄公河航道安全,但“只有几艘玻璃钢的小艇,也没有武装力量”,根本无力负责航道安全。

走出国门换警服

本世纪初,西双版纳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的商船们在远航时为了自卫,纷纷配备了火药枪、鸟铳等武器,后被西双版纳边防武警收缴。毗邻缅甸的西双版纳地区的这个武警边防支队,却只负责边境进出口人口管理巡查,不管河道治安。

隶属云南公安厅的西双版纳州水上公安分局,则警力有限、鞭长莫及,武器多配微冲,火力无法与金三角武装势力的AK47M16等武器相敌。该局一位人士称,有一年,局里的执法艇进入金三角水域,突遭两岸不明武装势力袭击,手持警用微冲和手枪的大陆警方只能且战且退,落荒而逃。

 

湄公河“10·5”事件后,澜沧江-湄公河航段中国籍船舶的船东及船员们联名递交给澜沧江海事局的一份反映材料,陈述了近几年来在此发生的抢劫事件,“几乎所有中方营运船舶均遭受过不明武装的无理盘查拦截”,多数时候都会导致船上财物被掠走。

中国官方报道称,此次是中国公安部第一个承担国际河流联合巡逻执法的警队。云南武警边防总队有关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该水上支队隶属云南边防总队,目前人员规模为200余人,其成员都是从广西、浙江、福建、上海、山东等数个边防海警总队抽调而来,多是边防一线的士官骨干。这些老兵一个多月前还在各自的岗位任职,接到调令后,匆匆赶至西双版纳。

大陆边防部队实行军委和公安部双重管理的体制,即为武警体制的公安现役部队(干部双重身份,既是人民警察又是武警军人,但士兵仍只是军人)。这次的水上支队以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为主。但从电视画面看,这些出征的边防武警却统一身着公安黑色作训服,头戴警用钢盔。

“公安工作属于国家内部治安,国际惯例都是由警察来完成,而武警制服带有明显军事色彩,为了不造成军队介入国际河流安保、中国借湄公河事件驻军等舆论影响,所以给所有官兵穿了公安的警用服装。”云南边防有关人士解释。

未来或将扩至千人警力

据悉,目前登记在西双版纳澜沧江船东协会的中国籍船舶有百余艘,货运量达40余万吨,客运量每年近万人次。不过,此次护航,除了因为湄公河水域中国商船的多年血泪史、民间护航呼声强烈,更重要的是,湄公河金三角流域未来还将开通成品油运输,这条航道可绕开马六甲海峡,成为中国极为重要的战略物资通道。

北京观察家分析,从公安部在短时间里抽调组成西双版纳水上支队的行动来看,对是否派出中国武装力量在金三角地区护航,决策层不止在公安部。因为是临时决策,武器装备、人员力量显得有些准备仓促。即使是警用巡逻艇,也是月前政府收购当地的五艘运砂船匆匆改建。但负责舾装(船舶舾装,是指船体主要结构造完后,舰船下水后的机械、电气、电子设备的安装)的团队规格颇高,由参与中国航母建设的中船重工701所技术人员组成。五艘运砂船在现场改装完成后,其中一艘用以援助老挝,一艘援助缅甸,其余三艘留作自用。

技术专家们在中国护航巡逻艇船四周的甲板位置焊接了防弹厚钢板制的观察垛口和射击孔,据称厚度超过10厘米,从外形看,舷墙开门处即为战斗位。边防武警都配备了95式自动步枪,每艘巡逻艇上还各有一挺12.7毫米的重机枪。

大陆公安边防部门有人士预计,随着联合巡逻规模的逐步扩大,这支水上安全部队规模可能达到1000人以上,主要采取在重点地段驻扎、巡护的方式护航。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719.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