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日印堵截中国贸易体系

  堵截中国贸易体系     中国东边参与已久的两大区域合作机制:APEC与“东盟10+3”模式,正经受巨大冲击。
      2011年11月11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宣布日本将申请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美国商会官员奥弗比说:“这是日本重新确立和美国联手在亚洲的领导地位。”
       若不是美国,TPP或是至今默默无闻。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打击,让APEC成员们失去了推动亚太区域贸易自由化的热情,从而转向双边自由贸易协定。2005年由文莱、智利、新西兰和新加坡4个小国家签署TPPo这个TPP突破了传统的自由贸易协定(FTA)模式,要求达成包括所有商品和服务在内的综合性自由贸易协议。
       这显然威胁美国的利益。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的研究分析,尽管在过去5年中(2004-2009)美国对亚太地区的出口总额增长了62%,但在该地区所占的份额却下降了约3%。
       鉴于APEC已经无法帮助美国撬开整个亚太区域的市场机会。2009年12月,美国高调宣布加入TPPo美国的加盟使TPP突然受宠。之后,澳大利亚、秘鲁、马来西亚和越南先后加盟TPP,成员国增至9个。接着便是日本的表态。
       而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并未收到加入TPP的邀请。大陆民间智库安邦咨询对此撰写报告称,这个TPP协定将名正言顺地把美国引入亚洲地区贸易结构的中心,并提供一支抗衡中国的经济主导力量。随着TPP的不断壮大,将架空、掏空中国在亚洲参与的多个多边贸易机制甚至APEC,亚太也将会更加分化。
       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者汪江雨还称,如果中国不采取任何“风险控制”,TPP可能会导致中国主导的“东盟+3”区域框架的崩溃,一个孤立的中国在与TPP成员国进行贸易时将面临更高的壁垒。作为世界工厂和最大出口国,中国加入全球经贸合作的过程,是由内而外不断与其他国家或地区确立协议,谋求经济一体化的过程。
       在大中华区,中国已经达成与港、澳更紧密的经贸关系安排,与台湾也已达成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
在亚太区域,中国先后与东盟、巴基斯坦、新西兰、智利、秘鲁签署自贸区协定,并参与中日韩峰会、东亚峰会、亚太经合组织(APEC)等区域经济论坛,形成了以中国为核心的“10+1”(东盟10国+中国)、“10+3”(东盟10国+中日韩)等经贸合作框架。之后,中国推动东亚次区域经济合作的建设,包括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图们江合作开发等。
在西边区域,中国在中亚、西亚、非洲、欧洲不断开发新兴市场。中国积极参与亚欧会议、中非合作会议、上海合作组织等区域经济论坛,并且不断开拓海湾6国、冰岛等国的新兴市场。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员张建平总结称,中国区域经济合作战略总体布局包括四个圈层:第一圈层是促成包括大陆、港澳和台湾在内的两岸四地自贸区,或称为大中华自贸区;第二圈层是依托周边国家,拓展东亚、推动亚洲经济一体化;第三圈层是推动亚太地区的自由贸易;第四圈层是放眼全球,寻求与有利于拓展中国外贸空间的主要国家和地区建立自贸区。
日本亚太政经调研中心理事长蔡成平称,中国的自贸区拓展战略,实现了经济发展的规模效应和确保资源供给,进而通过经济纽带,改善与他国的外交关系。
四面夹击
但2008年至今未歇的欧美危机,令美国开始指责全球失衡是中国造成的。理由是,正是中国依赖出口的策略以及四个圈层搭建的贸易体系通道,令欧美制造业空心化、金融业过度。
为了全球经济再平衡,双边性和区域性贸易安排开始取代自多哈回合之后就止步不前的WTO谈判。如大陆板块漂移.TPP吹响了新一轮世界经济块状化发展号角。
除了TPP在中国东面重新洗牌既有的区域合作板块外,日本还提出了“海洋东盟经济回廊”构想,希望与东南亚国家达成共建共识。2011年11月,日本首相野田出席东南亚联盟会议,宣布出资帮助印尼和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加强港口建设,并提供东南亚国家船舶制造技术。
中非合作论坛和东非自由贸易区,是中国与非洲经济一体化的两大纽带。但印度加紧与非洲结成比中非之间更紧密的区域合作。2011年印非论坛峰会上,印度总理辛格宣布与非洲19国建立共同市场自由贸易协定。此外,印度还利用环印度洋地区合作联盟来推动同印度洋沿岸非洲国家的经济联系。印度《经济时报》称,印度投资非洲是为了“抗衡中国对非洲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在北面,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于2011年11月18日签署了《欧亚经济一体化宣言》、《欧亚经济委员会条约》以及《欧亚经济委员会工作章程》。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既是关税同盟成员国,也是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白俄罗斯则在2009年6月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对话伙伴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李福川分析,如果上海合作组织不扩员,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中的伙伴就是以俄罗斯为首的关税同盟。中国则有可能是受关税同盟排他性影响最大的国家。
而欧、美两大发达体之间自身也开始谋求抱团。美国贸易副代表MiriamSapiro近日表示,美国和欧盟正在严肃考虑启动覆盖所有行业的自由贸易协议谈判,包括双方历来存在贸易摩擦的农业。美国与欧盟领袖于去年11月成立高层工作小组,探讨双方如何加强经济联系以创造就业。
在华尔街金融危机之前,欧、美两地占到中国出口份额的60%。一旦欧、美形成全行业自由贸易区,将削弱中欧论坛、中美战略经济对话(SED)两大既有合作机制,提高中国产品进入欧、美门槛。
攘外先安内
既有的自由贸易圈层正遭受剧烈变动,中国该如何应对?
鉴于全球自由贸易前景加速黯淡,“中国需要实行区域经济合作收缩战略,在过去10年里,中国的全球战略铺的范围太广了o”东京民间智库富士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金坚敏告诉《凤凰周刊》,中国自己内部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虽然目前香港、澳门、台湾已与内地实现了自由贸易,但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自由贸易框架或关税区。所以,首要目标是要在大中华区实现统一的自由贸易安排,进而形成一个经济共同体。
第二个目标是东南亚。金坚敏表示,现在东南亚国家很容易被挑拨。第三重要的是中日韩的三边关系,近期信息显示,日本对TPP的态度发生了微妙改变。目前TPP成员中只有六个小国同意日本加入,其他三个大国还没有最终表态。“其实,目前被TPP谈判‘搁置’在中间的状态正是日本自己想要的结果。”金坚敏表示,这样日本就可以通过中日韩来让美国在谈判时降低要求,同时又可以利用美国在中日韩三边谈判中讨价还价。
“现在如果中国能和韩国谈判成功,日本就很可能会急于加入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只有把这些问题解决了,才会有足够的精力去铺开全球战略。”金坚敏称。
不过,中方以明显的姿态,侧重借助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为代表的“金砖五国”机制,开拓新的出路。
3月底,“金砖”国家领导人在印度新德里发表《德里宣言》,声称将协商建立南南开发
银行,并签署促进“金砖”国家间贸易的协定。
也有专家认为,中国还需要不断建立新的区域同盟来保护自己。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吴永年建议,中俄印三国经济发展的特点和优势非常明显,完全可以在贸易合作上
达到“共赢”。
口编辑罗科口美编虎妹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anshijie/100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