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沙拉夫回归巴基斯坦之困

2013年3月23日,曾经的军事独裁者穆沙拉夫回到了巴基斯坦。4月7日,他的助手对外表示,穆沙拉夫获准在靠近阿富汗边境的山城吉德拉尔参加5月议会选举,并将参加之后的全国大选。

五年前的他,在反对派如潮的弹劾压力下黯然辞职,自我放逐式地漂泊在英国与阿联酋,出没于欧美各大讲坛,为巴基斯坦和他自己的过去辩护。五年后,他再次踏上巴基斯坦的国土,期望拯救这个迎回了民主、却在暴力泛滥与经济凋敝中挣扎的国家。启程前,他在网上发布一张登机照片并留言:“落座,开始我的回国行程。巴基斯坦第一。”谈及感受,身着白色巴基斯坦传统长袍的他难掩喜悦道:“就像去参加一场婚礼。”但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铁腕总统”了。

当年之敌今犹在
2010年,一个名为“全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APML)的组织在英国伯明翰成立。尽管名称上与巴基斯坦老牌政党、穆沙拉夫的老对手纳瓦兹·谢里夫领导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相似,但这个新党派寄托着穆沙拉夫在有生之年再次影响巴基斯坦政局的希望。

穆沙拉夫回到巴基斯坦的当天,APML原本计划在卡拉奇市真纳公园举行集会,却被当局以安全为由取消。而在机场举行的欢迎仪式也因为组织者搞错航站楼而弄得混乱不堪。

巴基斯坦历史上不乏流亡海外回国后重整旗鼓的政治家,但即使是家底雄厚的谢里夫与贝.布托,回国之路也充满着危机与险阻。1999年被穆沙拉夫的政变推翻后便流亡沙特的谢里夫2007年曾尝试回国。当飞机降落在伊斯兰堡国际机场时,早已等候的安全人员径直“护送”谢里夫踏上返回沙特的另一架飞机。更早时候因腐败案流亡海外的贝·布托,2007年与穆沙拉夫达成秘密协议后安全回国。当人们正期望穆-布联盟能为巴基斯坦带来政治稳定之时,在12月27日的一次集会中,贝·布托遭遇自杀式炸弹袭击身亡。

而如今,穆沙拉夫的处境也好不了多少。巴基斯坦塔利班早就宣称,如果穆沙拉夫回国就要将他送入地狱。穆沙拉夫还面临三个案件的指控:参与2007年贝·布托遇刺、杀害一名俾路支部族长老以及2007年实施紧急状态令并限制多名法官行动。回国后,法官们又送给他第四项指控——叛国罪,指控他1999年推翻谢里夫政府的军事政变严重违背宪法。巴基斯坦最高法院要求穆沙拉夫4月9日出庭受审。律师哈米德汗表示:“他应该被判死刑或终身监禁。”在穆沙拉夫前往信德地方法院的途中,20多名律师在法院门口抗议,其中一人脱下鞋扔向他。

2008年穆沙拉夫从总统职位上辞职之时,可谓四面树敌。如今,当年的敌人犹在。“在巴基斯坦,放风筝是人们喜爱的一项运动。和世界其他地方有所不同的是,巴基斯坦人民习惯在风筝线上用胶水粘上一些碎玻璃片……风筝比赛中,人们试图用自己风筝线上的玻璃片去割断别人的风筝线,使别人失去风筝。”这是穆沙拉夫在他2006年出版的自传《在火线上》中的一段话。穆沙拉夫与谢里夫的斗争,也犹如一场相互割断风筝线的比赛。

当年谢里夫将穆沙拉夫任命为陆军参谋长。但在印巴卡吉尔冲突后,谢里夫与穆沙拉夫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谢里夫原想趁着穆沙拉夫飞赴斯里兰卡的机会将其罢免,但伊斯兰堡的军人则发动了政变,将穆沙拉夫送上了国家统治者的位置,谢里夫则成为阶下囚。后来在沙特王室的斡旋下,谢里夫才获得了流亡的机会。2007年,谢里夫两度尝试回国,又与贝·布托遇刺后接管人民党的扎尔达里联盟,最终将穆沙拉夫政权推翻。

但近年来除了在2013年3月26日的一次讲话中,谢里夫指责穆沙拉夫应为今日巴基斯坦能源危机负责以外,几乎找不到更多他抨击其死敌的公开表态。现实主义的谢里夫早已将一切精力投入到了扳倒人民党政府的决战之中。

而对于身在总统高位的扎尔达里来说,穆沙拉夫究竟是不是贝·布托遇刺的幕后黑手已经不再重要。扎尔达里能有今天的成就,也少不了穆沙拉夫当年的帮助。为了促成穆—布联盟,穆沙拉夫曾颁布《民族和解令》赦免了贝·布托、扎尔达里等因贪污获罪的人。因此将心比心,今天的扎尔达里也不必要再落井下石。

此外,穆沙拉夫上台之初曾与宗教派系有过短暂的蜜月期。在人民党与穆盟领袖双双流亡海外时,穆沙拉夫靠着宗教党团在议会中的合作使其军事政变合法化,并为自己戴上总统的桂冠。宗教党团曾幻想穆沙拉夫能像齐亚·哈克那样实行伊斯兰化,但穆沙拉夫却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世俗主义者。

“9·11”事件后,穆沙拉夫与美国结盟进行“反恐战争”,血腥清除红色清真寺,动用武力压制瓦济里斯坦、俾路支等地的部落武装,加强中央政府对部落地区的管辖。很快,穆沙拉夫成为了塔利班等宗教极端组织与部落势力千方百计要除掉的人。

黯淡的选举前景
暗杀威胁、法院的多项指控、强大的政敌,却无法阻挡穆沙拉夫参选的雄心。但对穆沙拉夫的选举前景,绝大多数舆论都抱以悲观的看法,其“军事独裁者”的头衔似乎已使他成为“票房毒药”。在中国社科院南亚问题专家叶海林看来,今天的穆沙拉夫在即将到来的议会选举中丝毫不能动摇现在巴基斯坦的权力分配与政治格局,就连搅局者的地位都没有。他指出,信德省是人民党的大票仓,旁遮普省是穆斯林联盟的大票仓,而剩下的俾路支省和西北边境省,由于当年穆沙拉夫清除部落武装的强硬做法,当地势力恨不得杀掉穆沙拉夫。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李克难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anshijie/1967.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