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孟加拉国的“血汗工厂”

常言道,灾难是不可浪费的“机会”。遗憾的是,一些西方团体利用了最近孟加拉国服装制造业的悲剧事件,诱使他们的政府和一些全球零售品牌采取了一些只对这些西方团体有利的举措,并试图将这些举措伪装为对孟加拉国及该国工人有利的东西。这些西方团体还转移了人们对一项更有利于孟加拉国的回应的注意力。

因此,消费者将孟加拉工厂不安全的工作条件归咎于那些购买“廉价的”且往往非常时尚的服装的公司,因为低价被指会导致安全措施缩水。欧盟(EU)提议,欧洲未来的贸易协议要赋予健康和安全考量“更加突出的地位”。迫于工会的压力,美国已暂停对孟加拉国商品的世贸组织(WTO)普惠制(Generalized System of Preferences )待遇,待孟加拉国改善工厂安全标准、提升工人工资之后恢复。

为应对要求消除“廉价商品高昂的外部成本”的呼声,以及惧于社交媒体成千上万人的签名抗议,欧洲很多品牌已经同意签署《孟加拉国消防和建筑安全协议》(Accord on Fire and Building Safety in Bangladesh),从而对孟加拉人拥有和管理的服装工厂中的安全漏洞负起责任。

但对安全专家来说,这类协议悍然不顾事实,即保持安全标准完全是工厂管理者和老板的责任。要知道,发生火灾的大楼是有消防出口的,只是被管理人员封上了。这些管理者也都是孟加拉人。大多数美国品牌之所以正确地拒绝签署这些协议(这些协议要求签署者在工厂出问题时承担法律责任),原因就在这里。

通过从这些由孟加拉国本地人拥有的工厂购买服装,西方品牌实际上促使孟加拉国工人的生活状况出现了一项最明显的改善。正如在中国,几十年来的出口活动最终导致劳动力短缺,进而带来工资和工作条件的迅速改善。孟加拉国服装行业提供了400万个就业岗位——大部分给了女性,并为一个仍未实现全面“自由化”改革的国家提供了增长的动力。同样的改革在1991年之后曾促使印度实现转型。

通过向孟加拉国供应商施压、要求其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增加工人工资,劳工组织将剥夺孟加拉国的低成本优势,从而导致孟加拉国的商品在全球市场上丧失竞争力。一直试图影响孟加拉悲剧善后处理的“工人权利共同体”(Workers’ Rights Consortium)辩称,一部分利润可以简单地转化为更高的工资。这当然是一种谬论,因为全球服装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不存在可转化为更高工资的额外收益。

此外,工会化和安全之间没有关联。过去的四十年里,美国的工会覆盖率降到了极低的水平,但工业生产中的火灾却变得极少发生。尽管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工会,但越南和中国的服装行业也很少发生火灾。此外,工会官员会成为安全专家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同样地,这些出于愧疚而承担起(不受它们控制的)孟加拉国工厂安全责任的西方品牌,也难保不会将生产悄悄地转移至公司治理体系更加完善的地方。因为未来发生火灾的可能性无法排除,受到连累的可能性依然是切实存在的,所以何必冒险?事实上,美国迪士尼(Disney)已经表示将搬出孟加拉国。因此,从这些方面来看,孟加拉及其服装工人将会蒙受损失。

改善孟加拉国工厂安全状况的合理方式不是让西方品牌当替罪羊,而是承认事故应归咎于那些麻木不仁、忽视安全问题的工厂老板。

如果西方政府要在工厂安全方面发挥有益作用,它们需要做的是利用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等援助机构,为孟加拉国等国所有工厂提供技术专家。其他所有举措不仅没有意义,还会带来无尽的损害。

历史容易忘却。如今,大多数人的工作场所安全基本有保障,安全演习变成了一种讨厌的例行公事。安全官员抓住消防演习的机会,通过广播反复大声讲话,吵得我们完全无法继续工作。

但在过去,美国和欧洲的纺织厂里却不是这般光景。1860年的马萨诸塞州彭伯顿(Pemberton)工厂大火和1911年的曼哈顿三角纺织厂(Triangle Shirtwaist,该厂生产一种当时的流行服装——荷叶边下摆的女士衬衫——译者注)火灾分别导致约145名工人丧生,其中多数为女工。后一起事件促成了国际妇女服装工人联合会(International Ladies' Garment Workers' Union)的成立,以及相关卫生和安全法律的出台。

内有多家纺织厂的拉纳大厦(Rana Plaza)倒塌,应该成为孟加拉国工厂安全的一道分水岭。但400多名为Primark和Mango等零售商生产成衣的女工之死,将不足以改变局面。去年11月的Tazreen Fashions制衣厂大火,造成至少110名工人死亡,但已经发生的此类灾难,一直未能起到促使孟加拉国改变对工厂安全态度的作用。

唯一可能起到作用的是,西方零售商和品牌共同努力,要求孟加拉国5000家成衣制衣厂提高安全标准。否则,孟加拉国将难以克服意愿不足、治理不力和腐败的问题,并搞砸这个实现强劲增长的绝佳机会。

西方企业的第一个任务是最简单的,那就是:留在孟加拉国,继续为女性提供就业岗位,不因担心受到牵连而撤出该国。不论如何,服装业提供了相对务农而言收入更高的工作岗位,并一直在推动孟加拉国女性的解放。

乐施会(Oxfam)道德贸易经理雷切尔•威尔肖(Rachel Wilshaw)称:“为女性提供机会,让她们做到过去无法做到的事情——走出家门,获得收入、地位和独立,这种做法在道义上是受欢迎的。我们绝不希望这种做法因为一场抵制而终止。”

西方服装企业在孟加拉国设厂,还使该国整体受益。同中国一样,基础性工厂就业岗位一直对提高民众生活水平具有重要意义。世界银行(World Bank)数据显示,尽管孟加拉国仍然比其他南亚经济体贫困,但该国贫困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已从1992年的60%降至30%左右。

本世纪头十年,随着西方企业将生产从经济过热的中国转移至孟加拉国、越南和柬埔寨等亚洲南部国家,孟加拉国的贫困率迅速下降。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去年写道:“孟加拉国的前景越来越光明。”

相对于工人工资不断上涨的中国,工人最低工资目前为每月37美元的孟加拉国是个划算的选择。世界银行估计,孟加拉国运营良好的工厂生产率与中国不相上下,而工人的工资只有中国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左右。孟加拉国也有充足的产能:该国拥有5000家制衣厂,高于越南的2000家和柬埔寨的250家。

然而,孟加拉国许多工厂远不能用“运营良好”来形容。据孟加拉国估计:该国雇佣了700万名童工;火灾和建筑垮塌是家常便饭;工作环境通常十分恶劣;工会组织者屡遭处罚。麦肯锡从服装企业和供应商处获悉,在5000家工厂中,只有50至100家秉持“很高”的合规标准。

这蕴含着一个机遇。比起其他竞争对手国,孟加拉国低得多的工资和高得多的产能意味着,提高安全标准和改善工作环境,不会威胁该国的竞争优势。道德贸易联盟(Ethical Trading Initiative)执行董事彼得•麦卡利斯特(Peter McAllister)称:“即便孟加拉国不再对工人极尽剥削、让他们在危险的环境中工作,该国仍将是一个低成本国家。”

各西方品牌和零售商的第二大任务是:一致行动。这些企业在孟加拉国出口区直接监督的工厂往往运营更为良好,但它们对主导孟加拉国服装业的承包商和分包商施加不了多少影响。西方零售商通过审查机构审查供应商,但这些零售商缺乏制止恶习所需的信息和能力。

拉纳大厦事故让这些难题展露无遗。孟加拉国在规划和建筑方面监管松懈,也没有简便的办法能检验工厂的建设是否合规。任何一个公司都无法凭借一己之力提高建筑标准——它们需要共同行动。

如果共同行动,西方企业可以敦促政府克服种种障碍:腐败、军队暗中影响、以及工厂老板兼任政界职务。毕竟,这些企业对一个占孟加拉国国内生产总值(GDP)13%的行业拥有购买力。

西方企业的第三项任务最不轻松:向工会敞开大门。孟加拉国在对待工会组织方面的人权记录十分糟糕。去年4月,著名活动人士阿明•伊斯兰(Aminul Islam)被绑架并杀害,他生前曾被骚扰和殴打。

拉纳大厦那些工厂的经理对工人的担忧置若罔闻,是导致灾难发生的原因之一。有人曾注意到这座8层楼的大厦墙体多处开裂,大厦内其他一些企业已经关门停业,但那些纺织厂的经理让工人继续在大厦里工作。

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宣传主管约翰•西夫顿(John Sifton)提到,沃尔玛(Walmart)等零售商往往“将工会视为眼中钉”。但在孟加拉,从劳工活动人士以及工人那里,比从工厂经理那里更容易获取有关潜在问题的信息。

服装业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帮助孟加拉国突破阻碍、跻身中等收入国家之列。在一个女性正在争取解放的穆斯林国家,服装业还是推动性别平等的一支力量。

然而,容忍数百名工人被本不应发生的行业惨剧夺去生命,这让人无法接受。在其他国家,发生这种惨剧的可能性在一百年前已被基本消除。孟加拉国的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译者/刘鑫  王慧玲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anshijie/235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