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利益融合”外交之旅

习近平就任中国国家主席以来的第三次外交出访,范围涵盖大国、周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是中国新一届政府全方位外交布局又一关键环节。在G20峰会的讲话中,习近平指出“利益融合是世界经济平衡增长的需要”。

9月3日,中国国家主席抵达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这是习近平此次欧亚5国访问行程的第一站,随后他到访了圣彼得堡、阿斯塔纳、塔什干、比什凯克等城市。这是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以来第三次外交出访,范围涵盖大国、周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堪称中国新一届政府全方位外交布局又一关键环节。

习近平这次长达11天的外交出访,无论是对中亚四国的访问,还是出席第八次G20峰会和第13次上合组织峰会,都以推动国际合作为主轴,强调国家间的共同发展和利益融合。从习近平访问第一站的成果来看,中土两国除了达成新的能源合作项目外,还着手扩大在基建、电信、农业、卫生等各领域的合作。

在G20峰会期间举行的金砖国家首脑非正式会晤中,习近平强调金砖国家要“凝聚共识、加强团结合作”。在中国大力推动下,总额达1000亿美元的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基金项目获得重大进展。在G20峰会的讲话中,习近平指出“利益融合是世界经济平衡增长的需要”,强调G20各成员应该加强政策协调与合作,处理好所采取的货币政策的外溢效应,维护国际金融市场稳定,对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应该照顾他们的利益,为实现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稳增长奠定基础。

升级中国-中亚合作模式

在习近平访问土库曼斯坦期间,中土双方决定将两国关系提升至战略伙伴关系水平,体现了土库曼斯坦在中国中亚外交中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途经中亚多国、全长1万公里的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的起点就位于土库曼斯坦境内,这条能源大动脉自2009年开通以来已经累计向中国输送天然气600亿立方米。

能源虽然是中土合作的主要领域,但近年来两国的合作已经全面铺开。在中土两国领导人的倡议下,双方启动了机制性的合作平台“中土合作委员会”,并分别在2010年和2012年举行了两次会议,推动两国在经贸、投资、金融、文化、高科技、安全执法等各领域的合作。

“中土是真正意义上的战略伙伴。”习近平在与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会晤时这样评价两国关系。别尔德穆哈梅多夫表示,土方在涉及中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坚定支持中方,两国合作有助于土方发挥资源优势,实现经济多元化。

上海社科院上合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潘光在接受《南风窗》采访时说:“尽管土库曼斯坦不是上合组织成员国,但某种程度上它的重要性比某些上合组织成员国还要大。从安全角度说,土库曼斯坦在中亚国家中相对来说比较稳定。除了能源之外,中土之间将来还会在安全、经济、文化等方面有更大的合作空间。”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今年4月曾到访中国,习近平访哈将是两国元首不到半年内第二次会面,这样的外交安排也体现出中哈两国关系的重要性和成熟度。潘光表示,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跟中国的关系一直很好,纳扎尔巴耶夫总统与江泽民、胡锦涛等前中国国家领导人都有很好的私人关系,习近平访问哈萨克斯坦也是对这种关系的继承和发展。

潘光分析称,哈萨克斯坦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能源和安全两方面。“在中国的能源战略中,哈萨克斯坦的重要性非常关键,2006年开通的哈中石油管道,年输送石油将近2000万吨,如今俄罗斯也通过这条管道向中国输送石油。在进一步加强安全合作、边界管控、打击‘三股势力’方面,哈萨克斯坦会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哈萨克斯坦是中亚五国中面积最大、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也是中亚五国中唯一跟中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此外,哈萨克斯坦还是“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简称“亚信会议”)的发起国,该组织是目前唯一涵盖全亚洲大陆的致力于在亚洲建立有效、可接受的安全保障机制的平台。习近平在出访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中哈肩负着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发展、稳定的重任。

潘光认为,习近平此访挑选哈萨克斯坦作为发表中国中亚外交政策的地方是非常合适的,因为哈萨克斯坦在中亚国家里最有代表性。明年5月“亚信会议”将在上海举行,两国领导人这次会面可能也会商讨如何共同推进“亚信进程”。

乌兹别克斯坦是习近平此行访问的第三个中亚国家。潘光认为,乌兹别克斯坦可能在能源方面不如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与中国又没有共同边界,但是它在战略方面的重要性非常突出。“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第一人口大国,在打击中亚‘三股势力’方面最坚决。上合组织有两个常设机构秘书处和反恐机构,秘书处在北京,反恐的执行机构就设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

吉尔吉斯斯坦与中国有着长达1100公里的边界,吉国内的稳定与否对中国新疆地区有着重要的影响。中国与中亚国家在安全、反恐方面的合作,起始于2002年与吉尔吉斯斯坦之间的双边联合军事演习。习近平在出访前表示:“访问期间,我将同阿坦巴耶夫总统举行正式会谈,共同规划两国关系未来发展,并作出重大决定。”

G20峰会上倡导利益融合

出席9月5至6日的圣彼得堡G20峰会,是习近平此次外交出访的又一重要行程。与去年的G20峰会相比,这次峰会的背景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一方面,全球经济增长动力仍然不足且各主要经济体复苏进程不平衡;另一方面,金融危机后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较大的新兴市场国家经济明显减速。

外界尤其关注的是,中国经济增长也有所放缓。习近平在G20峰会上表示,中国经济基本面良好,问题处在可控范围内。他还指出,为了从根本上解决经济的长远发展问题,必须坚定推动结构改革,宁可将增长速度降下来一些。此外,习近平还就世界经济形势阐述了中国的态度和立场,强调各国要放眼长远,要努力塑造各国发展创新、增长联动、利益融合的世界经济,坚定维护和发展开放型世界经济。

9月5日,习近平在圣彼得堡出席了金砖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晤。习近平指出,面对各种风险和挑战,金砖国家要凝聚在重大问题上的共识,加强团结合作。这次峰会期间,中国作为主要出资国、金额达1000亿美元的金砖国家储备基金安排获得重大进展。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5日也表示,金砖国家设立应急储备安排,增强了金砖国家互信和共同利益,强化了集体防御外部冲击的能力,是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建设的重大进展

在习近平今年3月第一次外交出访中,就有出席金砖国家南非德班峰会的安排。外界普遍注意到,重视金砖国家这个平台,是中国新一届政府外交的一大特色。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周方银就此分析说,西方国家总体来说是不欢迎中国崛起的,中国可以利用金砖国家这个平台营造“群体性崛起”的局面,一定程度上分散中国崛起的压力。“中国需要寻找更多的利益相似或一致的国家,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在全球经济格局中面临的挑战具有共同性。中国重视金砖国家这个平台,可以避免西方把压力集中在中国身上。中国领导人出席金砖国家的活动,表达了中国对这个平台的重视。中国现阶段也有必要投入资源维护相关国家对金砖国家这个机制的热情。”

自2008年第一次G20峰会在美国华盛顿召开以来,这个平台就成为元首外交的重要舞台。在G20峰会期间与哪些国家元首举行会晤,直接体现了该国在世界外交格局中的分量。在这次G20峰会期间,习近平与多国领导人举行了双边会晤。作为东道国,俄罗斯总统安排的G20峰会外第一场双边元首会晤,对象就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9月6日,习近平主席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会晤。习近平表示,希望美方对亚太地区海洋权益、岛屿争议采取客观公平的态度;动武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是唯一出路。这是继今年6月美国加州“庄园会晤”之后,中美两国元首的再次会晤。周方银表示,元首外交在中美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不过他认为,加州“庄园会晤”后,中国对美国的预期某种意义上已经调低了,中美两国对对方的预期都更加务实。

这次G20峰会是习近平主席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首次出现在同一国际会议上,两国元首会不会以及以何种形式“接触”,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9月5日会议开始前,习近平同安倍晋三在各国领导人等候的贵宾室相遇,双方进行了简短交谈。习近平指出,近来中日关系面临严重困难,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中方愿在中日4个政治文件基础上,继续推进中日战略互惠关系。他还强调,日方应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正确处理钓鱼岛、历史等敏感问题,寻求妥善管控分歧和解决问题的办法。安倍表示,很希望再次见到习近平主席,我迫切希望改善日中关系。

推动上合组织向纵深发展

习近平此次外交出访的最后一站是吉尔吉斯斯坦,并于9月13日在吉首都比什凯克出席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13次会议。在2012年上合组织北京峰会上,成员国批准了《上海合作组织中期发展战略规划》,确立了上合组织未来发展目标,部署了今后10 年各领域合作方向。“上合组织目前面临的主要挑战就是如何继续深化各领域的合作,这次在比什凯克举行的上合峰会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如何推动这些合作。”新疆社科院中亚研究所所长潘志平说。他分析称,作为一个国际组织,仅仅只有政治安全合作显然是不够的,只有政治、经济“两个轮子”一起走才能持久,如果再加上文化交流合作,这样就构成了更具稳定性的“三足鼎立”的合作模式。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欧亚问题专家夏义善认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经济发展不均衡,中国、哈萨克斯坦发展较快,俄罗斯也从金融危机中逐渐恢复,但是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经济发展较慢。“上合组织理应在经济合作上有广阔空间,但目前在深度和广度上都做得还不够。”习近平在出访前表示,面对复杂的国际和地区形势,维护地区安全稳定和促进成员国共同发展,过去、现在乃至将来相当长时期内都是上海合作组织的首要任务和目标。同时他也强调,经济上,成员国要大力推动务实合作。“我们维护地区安全稳定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共同发展繁荣。各方有必要加快实施交通、能源、通信、农业等优势领域合作项目,加紧研究建立上海合作组织开发银行,以解决项目融资难题和应对国际金融风险。”

中东局势持续动荡、美国从阿富汗撤军,这些都可能不同程度地影响中亚地区局势。正因为如此,有分析称上合组织未来在中亚稳定方面可能面临更大压力。不过潘志平表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对于中亚局势来说,仅仅只是一个‘拐点’,不可能成为转折点。也就是说,美军撤离可能会对中亚地缘政治产生一定的影响,但不会大到影响地区局势的程度。”

他认为,阿富汗问题主要还是国内问题,美国撤军后阿国内恐怖主义外溢的可能性不是很大,阿富汗塔利班不完全等同于恐怖组织,它只是在意识形态上比较极端。中亚国家虽然面临恐怖主义威胁,但还没有严重到威胁国家稳定的程度,而且中亚国家在应对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等方面已有比较成熟的经验。中亚地区在社会、历史、文化等方面与中东都存在差异,不可能出现中东那样的乱局。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anshijie/238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