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华人毒枭罗兴汉

image

海洛因大王兼商业巨擘罗兴汉于7月6日亡故,终年约80岁。

干他这行的人通常短寿。他们往往饮弹身亡:要么死于警察狙击手、要么死于黑帮倾轧;然后人们会在莽林中匆匆地把他们草草埋葬。罗兴汉可不是这样的怂包;他得了善终,死后也极尽哀荣。葬礼出席者乘坐的车子排成了长龙,有些车上还竖立着他的肖像,肖像周围饰以花环;车队浩浩荡荡地在缅甸首都仰光街头招摇过市,直奔他紧靠仰光市高尔夫俱乐部第16洞的别墅,别墅四周围墙高耸。来自他的家乡地区,缅甸东北地区金三角的村民成群结队地参加了葬礼,与他们荟萃一堂的有退伍将军、两名内阁部长和仰光市的社会名流。
罗兴汉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商业大亨。他也是缅甸经济的中流砥柱。无论你把目光投向何处,你都会看到某个他和他所创建的企业集团——枝蔓横陈的亚洲世界集团——所涉及的项目,这些项目往往与中国合伙人合作。位于皎漂市(Kyaukpyu)的深水港口、从阿拉干邦(Arakan)直通中国国境线的公路(耗资3300万美元)、一条油气输送管道和豪华的商贸酒店是其中几例。他生前掌管着国内的主要公共汽车公司,还在修建密松(Myitsone)大坝。尽管他很少公开露面,即使露面也很少讲话,但举行宴会他却很在行:2006年他操办了当时缅甸军政府首脑的女儿的婚礼,出席者佩戴的钻饰琳琅满目,痛饮的香槟酒如瀑布般倾泻。据传他的财富如同金山,已经到了无人可以猜度其数量的程度。因此,他的主要产品于1998年的出口额等于缅甸所有合法出口的总和,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他的致富之道是能把某种产品做得比其他人都好;其成功产品是4级高纯海洛因1。该种产品以塑料袋包装销售,商标名“双狮地球”,“纯净100%”为中文2。而且该产品确实纯净,与产自阿富汗的棕色肮脏产品大不相同。“双狮地球”不但可卷烟吸食,也可用于注射,其效果作用时间更长。他监督海洛因生产的每一步骤:从付款给金三角坡地上种植罂粟的农民,到使用数以百计的骡子在丛林窄路上跋涉,用大口袋把鸦片生胶运往市场和泰国边境上的加工厂,直到发送国外。正是罗兴汉,他于20世纪60 与70年代运往越南的海洛因蹂躏了那里10%的美军官兵。对此他面不改色。缅甸东部掸邦(Shan  State)的华裔(罗先生的族裔)中间有一句俗语:买卖归买卖。
但他并非以贩卖鸦片出身的。他生于果敢地区(Kokang District),自幼贫寒,混迹于影像沙龙与酒类店铺之间。他也曾在当地家族武装中任分队长一职。当缅甸政府军封杀所有家族时,他又见风使舵,转变了立场。在20世纪60年代掸邦进入无政府状态时,他摇身一变,成为一支由3000人组成的准军事力量的领导人。他这时要做的,是在缅甸政府的完全支持下对鸦片运输征税,以此筹款与掸邦的民族主义游击队和共产党游击队两面作战。(鸦片是山区通用的唯一货币。)没过多久,他手下身穿正规军服,肩扛AK47自动步枪的士兵就对大部分鸦片贸易进行了保护。一旦趟进了这趟浑水,开始在泰国用成口袋的鸦片换取金条和高档家具,他就从此一条路走到黑,再也没有回头。
或许他也曾回过一次头。1973年,当准军事力量开始被整肃解散时,他投奔了反叛的掸邦军(Shan State Army),消失在丛林深处。(弥留之际,他说着带有浓重果敢口音的中文普通话,用喉音声称自己是一个掸邦分离主义者。)他也曾目空一切,提出要把缅甸所有的罂粟收成以1200万美元的价码卖给美国;就在讨论这一交易的过程中,他在泰国被捕、被驱逐出境,旋以叛国罪被缅甸军政府起诉并判处死刑。但正像事情往往发生的那样,他对军队的高级将领贿以重金,而上述一切都在杯盏交错间消弭于无形。他只不过遭到软禁,但于1980年被释,随之又重建了他的毒品帝国。到了1991年,二十多个新的罗氏海洛因加工厂再次于缅甸北部山岭中星罗棋布。
军政府再次认为可以利用他。他掌握了丰富的资源,并且似乎在民族关系混乱的掸邦人脉极广。军政府的将军们答应他,如果他在掸邦、佤族(Wa)和果敢的叛军中担任内线,他就可以不受盘查地携带毒品直达泰国边境。此后不旋踵,和平协议便露出了曙光。情报首脑认为他极为有用。
拯救众将军
困顿中的缅甸经济也需要他。20世纪90年代初,在向缅甸几近空空如也的国库缴纳了一笔“洗白税”后,罗兴汉得到允许,可以让他滞留海外的资金回归缅甸。他于1992年创建了亚洲世界集团,并与在美国受过教育的儿子史蒂芬•劳(Tun Myint Naing、 Steven Law and Lo Ping Zhong)共同管理该公司,后者出任董事总经理。他财源广大,又有与政府的几项合同,因此成了外国投资者来访时都会前来拜会的商界大亨。到了1998年,新加坡在缅甸一半以上的投资(价值高达13亿美元)都是与亚洲世界集团合作达成的。
此前两年,罗兴汉父子因贩毒而跻身美国政府黑名单。2008年,美国人受命不得与他们有商业来往。对他们来说,这就像鸭背上的水珠一样无伤毫发。亚洲世界集团持续走强。罗兴汉管理着一座港口、一条通往中国的公路、甚至还有一家塑料袋公司,这起码可以让他便宜从事了。但人们对怀疑主义者置之不理。在走向民主的新缅甸,众将军的拯救者仍旧是一个有影响并令人尊敬的人。人们在仰光为他设计了一座辉煌的墓碑。
注1:海洛因纯度共分四级,其中第四级为最纯,形式为白色粉末,易溶解,可用于注射;第三级为棕色,可用于吸烟式吸入;一级与二级为未经加工的粗海洛因。
注2:罗兴汉的四级纯海洛因商标

摘自英国《经济学人》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anshijie/242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