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需补充怎样的中国人才

华盛顿——奥巴马总统将一名经验老到的自由贸易主义参议员任命为自己的新任驻华大使,由此选择了一名能如实贯彻自己对华议题优先选项的使者,这些优先选项倾向于强调就业和其他经济议题。

不过,要让自己在第一任期内招募的中国通人才库得到恢复,奥巴马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人们由此产生了一个范围更大的疑问,那就是在奥巴马政府的高层,除了总统自己之外,还有谁会在对华事务上掌握有分量的话语权?

上周五,奥巴马正式提名蒙大拿州民主党参议员马克斯·鲍卡斯(Max Baucus)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此举将把一名强有力的国会权力掮客送往北京,后者一直在为美国牛肉出口中国而奋战。

总统说,“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马克斯·鲍卡斯一直在为深化美中关系而努力。”

然而,一些前任政府官员、外交官和美中关系专家表示,鲍卡斯无法填补前财长蒂莫西·F·盖特纳(Timothy F. Geithner)留下的空白;无法填补前国务卿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留下的空白;也无法弥补前国家安全顾问汤姆·多尼隆(Tom Donilon)留下的空白,这些人的离任使得美中高层的互动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缺口。

洪博培(Jon M. Huntsman Jr.)是2009年到2011年间的奥巴马政府驻华大使,后离职竞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他说,“美国需要一个天生的排忧能人。我们这边存在一片战略空白,领导层的空缺则让这种局面更加严重。”

考虑到奥巴马大张旗鼓地转向亚洲战略,这种空缺变得愈加明显。这种情况在去年有所加剧,原因是为了处理政府停摆僵局,总统被迫取消了前往该地区的行程,把这片战场留给了中方领导人。从很大程度上说,奥巴马和习近平于今年6月在南加州沙漠庄园里举行的那场异乎寻常的“便装峰会”并未打破坚冰。

有人认为新的内阁阵容意味着中国得到的关注正在变少,奥巴马政府官员驳斥了这种观点。他们举出了一些高度专注对华事务的官员,如商务部长彭妮·普利茨克(Penny Pritzker)、美国贸易代表迈克·B·弗罗曼(Michael B. Froman),以及国防部长哈克·哈格尔(Chuck Hagel),后者于本周谴责了中国,起因是中国军舰几乎在南海和美方的一艘巡洋舰发生碰撞。前述人士还说,表现尤为突出的是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他会同中方在气候变化等议题上取得了进展。

“在政府内部寻找中国事务专家,可说是一次没抓住重点的寻宝搜索,重点在于中美关系是一项团体运动,美方队长是奥巴马。”美国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丹尼尔·R·拉塞尔(Daniel R.Russel)说,此前他曾在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负责亚洲政策。

尽管如此,以对中国投入的精力或关注来衡量,还没有哪位奥巴马政府高官能达到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财政部长小亨利·M·保尔森(Henry M. Paulson Jr.)的水平。分析人士说,鉴于中国文化的敏感性和美中关系的复杂性,这种高层协调专家可谓至关重要。

“美国如果指派某个身居高位的人来管理中美关系,可以体现一定程度的敬重,”亚洲协会(Asia Society)美中关系中心(Center for U.S.-China Relations)的阿瑟·罗斯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说,“这是中国的文化和政治希望得到的东西。”

美国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在一定程度上担当了这一角色。两周前,拜登前往北京,与习近平主席进行了五个半小时的会晤。在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多次互访中,两人已经彼此熟悉。访华期间,副总统直截了当地向习近平说起了中国军方在沿海水域的武力炫耀,以及其他一些问题。

但一些官员表示,因为礼仪,也因为中美关系日益成熟,副总统很难完全替代专职人员的角色。奥巴马政府的一些人还表示,中国人觉得自己可以利用单一的联系人,方法则是把这个人变成己方利益的倡导者。

在奥巴马的第一任期,克林顿夫人和盖特纳都以处理对华问题为己任。身为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一名亚洲问题专家的儿子,学过普通话的盖特纳在前一次供职财政部(Treasury Department)期间就曾专注于中国问题。克林顿夫人则用访华次数弥补了训练方面的欠缺,担任国务卿后她首次出访的目的地便是亚洲,后来又多次访问北京。

克里最明显的努力是在中东。在那里,他正在努力促成巴以和平。而在亚洲,他仅仅完成了对越南和菲律宾的访问。克里在菲律宾宣布为海上安全提供援助,旨在缓解对中国在南海的强势角色的担忧。

尽管盖特纳继任者雅各布·J·卢(Jacob J. Lew)的中国经验远逊于盖特纳,但官员们指出,他是在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后访华的首位美国高官。

作为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也在中国问题上颇有建树。他多次前往北京,其中一次是和时任奥巴马首席经济顾问的劳伦斯·H·萨默斯(Lawrence H.Summers)同行。官员们指出,他的继任者苏珊·E·赖斯(Susan E. Rice)通过与中国驻联合国使节谈判积累了在中国问题上的经验。赖斯曾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不同于驻华大使这一职位的其他候选人,鲍卡斯不会说中文。但在中国,至少是对中国的经济事务官员而言,鲍卡斯算是个熟人。他参加了多次贸易代表团,同包括习近平、前总理温家宝以及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内的中国领导人见过面。

一些分析人士称,鉴于中美两国正在就一项双边投资协议进行谈判,鲍卡斯的任期可能比前任骆家辉(Gary Locke)更重要,后者最明显的成就是简化中国游客申请签证的程序。

“一旦结束了围绕该协议的谈判,他们就必须让协议得到参议院的批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副主席埃琳·恩尼斯(Erin Ennis)说,“在让中国懂得如何争取参议院批准这一方面,鲍卡斯可以发挥作用。”

翻译:张薇、陈亦亭 《NYTIMES》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anshijie/260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