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运动者如何盗窃FBI

雷恩斯夫妇与孙辈一起在费城的家中。

费城——在无人关注的情况下,实施无懈可击的犯罪要容易得多。

因此,在43年前的一天夜里,当全世界的无数观众都在电视上观看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和乔·弗雷泽(Joe Frazier)进行15个回合的冠军争夺战时,几名盗窃者利用一个撬锁工具和一根撬棍进入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简称:FBI)在费城郊区的一个办公室,偷走了那里的几乎所有文件。

这些盗窃者一直没有落网,而他们匿名寄给报社记者的被盗文件,则成为后来针对FBI的潮水般的曝光报道中的第一股细流。这些曝光针对的是FBI对异见组织开展的大规模间谍活动和肮脏伎俩。

如今,随着前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承包商雇员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曝光的大量文件再次为政府间谍行为蒙上阴影,并且触发了全国对政府监控行为设置适当限制的讨论,1971年3月8日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米迪亚的这桩盗窃案仿佛发出了历史的回声。直到现在,这些盗窃者一直遵守着他们的诺言:对自己在行动中扮演的角色保持沉默。对他们来说,知道自己的行动对FBI造成了从未有过的严重打击,这就够了。在J·埃德加·胡佛(J. Edgar Hoover)担任局长的漫长任期中,FBI曾经积聚了巨大的权力和声望。

基思·福赛思(Keith Forsyth)是其中的一名盗窃者,他说,“如果你对这个运动以外的人说FBI干了什么,没有人会相信你说的话。”他最近公开了自己参与这项行动的事实。“要让人们相信这是真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FBI亲手写的东西给他们看。”

现年63岁的福赛思和这个团队的其他成员目前已经无法因为当晚发生的事被起诉,他们还同意在本周由第一批收到这些被盗窃文件的一名记者撰写的一本书出版之前接受采访。这本书的作者贝蒂·梅兹格(Betty Medsger)曾经是《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记者,她花了多年时间研究关于这起事件的大量FBI案件卷宗,并说服这八个人中的五人打破沉默。

与斯诺登不同,只需将数十万份NSA数字文件下载至电脑硬盘中即可,这些“米迪亚”盗窃者采用了20世纪的盗窃方式:他们对FBI办公室进行了几个月的探查,戴着手套将文件放入行李箱,并将行李箱装入逃跑用的汽车中。行动结束后,他们便分道扬镳。一些人仍然致力于反战事业,而约翰与邦尼·雷恩斯夫妇(John and Bonnie Raines)等人则决定,这次冒险的盗窃行动将会是他们针对越战及其他政府举措的最后一次反抗行动,接下来,他们将继续自己的生活。

“我们不需要关注,因为我们做了需要做的事情,”80岁的约翰·雷恩斯说。“60年代已经过去了。我们不需要继续做我们当年做的事情了。”当时,雷恩斯夫妇已经做好安排,如果他们被关进监狱,其他家庭成员将抚养夫妇二人的三个孩子。

一个周密的计划

盗窃行动是哈弗福德学院(Haverford College)物理教授威廉·C·达维顿(William C. Davidon)的主意。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费城已经成为举行和平运动的中心,而达维顿是这里反战抗议活动的常客。多年来的有组织示威活动似乎没有什么影响,这让他很是沮丧。

1970年夏季,也就是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总统宣布美国入侵柬埔寨数月后,达维顿开始在一群活动人士中间组队,他选择的是他觉得有决心且行事谨慎的人。

该组织——起初有九人,后来有一名成员退出——认为设法闯入FBI位于费城市区的办公室太冒险,那里的安保措施非常严密。他们很快选定了FBI位于米迪亚的卫星办公室,在和县法院隔一条街的一栋公寓内。

那次盗窃基本没出什么差错,只是指定撬锁人福赛思发现FBI在大门上装了一把他无法打开的锁,所以不得不改变原计划,从一个不同的入口进入。他用撬棍打开了第二把锁,是安装在门把手上方的一个门栓。

把文件装进箱子里以后,盗窃者纷纷坐上为逃跑准备的汽车,在一个农舍集合,整理偷来的材料。让他们欣慰的是,他们马上发现大部分材料都是FBI对政治团体进行间谍活动的铁证。盗窃者自称是调查FBI公民委员会(Citizens’ Commission to Investigate the F.B.I.)成员,把经过筛选的文件交给了几家报纸的记者。盗窃案发生两周后,梅兹格以这些文件为基础写出了第一篇文章。此前,尼克松政府曾要求《邮报》把相关文件还回来,但并未成功。

但是,将对限制FBI在国内的间谍活动产生最大影响的文件是一个内部传送单,上面标注的日期是1968年,上面有个神秘的词:Cointelpro。

米迪亚盗窃者和得到这些文件的记者都不理解这个词的含义,直到几年之后,当NBC新闻记者卡尔·斯特恩(Carl Stern)根据《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从FBI那里获得更多文件后 ,Cointelpro的梗概才为人所知。Cointelpro是反间谍计划(Counterintelligence Program)的缩写。

自1956年以来,FBI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行动,对民权领袖、政治组织者和可能是共产主义者的人进行监视,而且还试图在抗议组织中挑拨离间。这些残酷的爆料显示,FBI特工曾匿名致信小马丁·路德·金牧师(Rev. Martin Luther King Jr.),威胁说如果他不自杀的话,就要把他的婚外情公之于众。

“这可不光是监控美国民众,”曾为爱达荷州民主党参议员弗兰克·丘奇(Frank Church)担任幕僚的乔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公共与国际事务教授洛赫·K·约翰逊(Loch K. Johnson)说。“Cointelpro的目的是毁掉别人的生活,破坏他们的名誉。”

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丘奇参议员牵头的调查,进一步揭示了FBI数十年中滥用职权的广度,最终导致国会加强了对FBI等美国情报机构的监督。丘奇委员会关于国内监控状况的最终报告直言不讳。“太多人被太多政府机构监控,搜集的信息也太多了,”文中写道。

达维顿去年年底死于帕金森病导致的并发症。他生前计划公开自己在入室案中的角色,不过有三名入室盗窃者选择了保持匿名。

坦白的人中包括福赛思、雷恩斯夫妇和一个名为鲍勃·威廉森(Bob Williamson)的男子。他们有些忧虑,不知外界会如何看待他们的举动。

时间的流逝磨平了约翰和邦尼·雷恩斯一些曾经很激进的政治观点。不过,他们表示感觉与斯诺登有种亲近感。二人认为,他对NSA监控的揭发是对自己多年前的揭露行为的支持。

他们明白,有些人会批评他们参与此事。要知道,如果被抓获并定罪,或许会与孩子们分离多年。然而,他们坚称,假如不是确信能全身而退,他们是不会加入盗窃团的。

“表面看来我们胆大包天,”约翰·雷恩斯说。“其实,华盛顿当时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向J·埃德加·胡佛追究责任,包括参议员、众议员,乃至总统本人。”

“在我们看来很明显的是,”他说,“如果我们不行动,就没别人了。”

翻译:王湛、许欣、陈柳、黄铮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anshijie/262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