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需求下的中国外交

 

image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签订了长达30年的天然气供应协议。

无论是通过外交、投资或在极端的情况下使用武力,中国将不遗余力地满足自身对能源日益增长的需求,以便为日益增多的汽车提供燃料,为不断膨胀的城市提供电力。

周三,中国政府与俄罗斯签订了长达30年的天然气供应协议,从而展示了这种渴望。与此同时,中国和越南因为前者在南海争议海域设置石油钻井平台的举措陷入了紧张的对峙状态。

这两个事件涉及不同的政治动因。中俄签订的协议反映了两国紧密的经济关系,而另一事件则突显了两个分分合合的冷战盟友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

但这两个事件说明,中国在能源方面会采取差异巨大的各种方法,这一政治及经济策略可能会对世界其他国家产生重要影响。随着中国经济在过去十年快速扩张,中国的能源举措在全球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迅速增长的消费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全球油价在2005年左右出现飙升。

中国的需求还使煤炭生产商得以生存下去,美国及其他工业国家煤炭用量的下降曾让它们陷入困境。在发展最快的天然气进口国当中,中国加强了与俄罗斯的合作,实现供应多样化,并在美国投资进行勘探,在澳大利亚出资建设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如今,中国在非洲、中东、南美和北美等世界各地都有业务、投资或项目。

BP集团全球能源市场和美国经济部总经理马克·J·芬利(Mark J. Finley)说,“中国经济和能源增长的强劲发展正在改变全球能源市场,经济及策略影响正在形成。”

这种改变非常迅速。2000年,中国的能源用量是美国的一半。九年后,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去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

中国现在的燃煤量相当于世界其他国家燃煤量的总和。十年前,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超过了美国,此后不断增加,大大超过了那时的排放量。科学家认为,温室气体与全球变暖有关。

除了通过其他国家满足自身的能源需求,中国几乎别无选择。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最近发表的报告显示,中国去年每天消耗1010万桶油——占全球总消耗量的九分之一,但每天只出产420万桶油。中国的海上钻井举措带来了喜忧参半的结果。很多能源专家认为陆地页岩气资源丰富,中国却在这方面的发展非常缓慢,但中国的能源专家表达了乐观态度。

钻探设备出口商宏华集团的主席兼总裁张弭表示,“中国市场认为页岩气革命很快就会到来。”他还表示,截至今年年底,会有100个陆上页岩气钻探平台投入使用。

大多数能源专家认为,中国还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才能出产大量天页岩气,而且即使到那时,与中国庞大的需求相比,产量可能还是较小。两大蕴含页岩气资源的地区都位于西部,远离东部的主要能源用户,而且管道非常少。

更重要的是,与美国相比,中国的页岩气分布在地底更深处,位于人们知之甚少、地质构造复杂的地层。中国国内石油工业已经在安全和环境领域陷入困难之中,现在又面临着新的挑战:在部分地点蕴含大量压缩天然气和有毒气体的西部地带钻探超深气井。

为在本土寻找天然气储备,中国已经深入到西部最贫困、最偏远的山村,那里种着大片的芥菜地,玉米沿着小山坡层层而降,山顶是土砖砌成的农舍。像中石化(Sinopec)这样的中国能源巨头在使用现代化的钻井,然而一些小企业也希望能加入这个产业的争夺之中,尽管其中有很多企业基本上没什么经验和技术专长。

对能源进口的依赖给中国带来了外交政策的挑战,这和过去几十年来美国遇到的挑战是相同的。那就是,国家要满足需求,就必须开发那些不稳定地区。

中国的许多石油是从波斯湾地区进口的,需要途径霍尔木兹海峡,而那里的安全是美国海军在维持。中国每年大概要从伊朗进口约50万桶石油。

然而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使该国无法成为一个稳定的石油来源。与此同时,中国从利比亚、苏丹和南苏丹得到的原油在减少。美国能源部(Energy Department)近日发布的报告称,中国已经利用阿曼、阿联酋、安哥拉、委内瑞拉、俄罗斯和伊拉克等来源迅速弥补了这种进口的下降。

中国和各个能源丰富国家的关系有很大差异。越南似乎是一个极端案例,出现了双方船只相撞,中国海军使用水炮攻击越南人的情况。中国对亚洲争议水域的主张已经引起了邻国以及奥巴马政府的抗议。

然而在伊拉克,中国虽然是最大的石油客户,中国石油公司也是那里最大的几个油田的主要投资者,中国人一直很谨慎,注意不被卷入其国内箭弩拔张的教派纷争。看起来他们也无意挑战美国在当地的影响力。

中国还在一个传统上由美国引领的地区形成了自己的势力,那就是拉丁美洲。但是中国主要还是在和一些财政来源依靠石油的政府建立关系,这些政府奉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希望和美国保持距离,比如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

在厄瓜多尔,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为政府的金主,该国借贷需求的约60%都是由中国满足的,以此来换取石油。中国公司把厄瓜多尔的石油销往世界各地,包括美国。过去六年里,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每天产出的60万桶石油中有一大部分给了中国,以偿付该国欠下的400亿美元贷款。

非洲的投资经证明要困难一些,中国在那里的影响力显得有限。由于在首都恩贾梅纳以南发生的石油泄漏事件,乍得去年无限期终止了国有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在该国的活动。乍得官方称中国人强迫本地工人在没有充分保护的情况下去清理油污。

一月,另一家中国公司中石化的分支机构被迫向加蓬政府支付了4亿美元,以就政府所说的某陆地油田违约案件达成和解。李克强总理本月访问了非洲四国,其中包括石油储量丰富的安哥拉和尼日利亚,突显了中国对非洲有着持续的兴趣。

与莫斯科的天然气协议应能强化俄中两国在经济和政治上的关系。它能帮助中国减少对不安全的运输路线和不稳定国家的依赖。同时俄罗斯也得到了一个有把握的能源市场,以防欧洲用其他国家的进口能源来取代俄罗斯的能源。

从2018年开始,俄罗斯每年可能要向中国供应3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即当前需求的15%以上。也许更重要的是,这项协议让中国可以用天然气发电,来取代一部分对煤电的依赖。

“如果在工业化的同时能不用排放出大量的有毒烟雾,中国公众是会感到高兴的,”莱斯大学( Rice University)能源专家吉姆·克雷恩(Jim Krane)说。“如果能用更清洁的天然气来抵消中国电网的一部分煤炭消耗,从而减少碳排放,全世界都会高兴的。”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anshijie/275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