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的最后独白:联邦

金正恩病情危急,甚至不能够出席最高人民会议之际,朝鲜外相15年来首次赴美参加联大并发表演讲。除了抨击美国的制裁、军事威胁、人权指责,朝鲜外相李洙墉还对核问题、朝韩统一等热点问题一一作出回应。除了对美国的批评是老生常谈外,李洙墉在朝韩统一问题上提出了联邦制度,“实现朝鲜半岛南北统一的唯一方式是按照邦联原则两大体制共存,其他方式都是不现实的“。

自1980年10月10日,金日成提出朝鲜南北方通过成立“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来实现朝鲜的统一后,朝鲜官方在2001年重申过这一立场。最近一次朝鲜重申联邦制立场是2010年朝鲜官方宣布金正恩是接班人当天。在金正恩生病的时刻,朝鲜外相罕见15年来首次赴联大是何意?在金正恩病重之际,朝鲜再次提出联邦制度又是为何?

在观察人士看来,首先,这是在为病情危急的金正恩提前准备政治遗产。2010年10月8日朝鲜最高人民会议时任副委员长杨亨燮发表声明称“金正恩同志今后将领导朝鲜”,“朝鲜人民对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三代领导人的英明领导感到非常自豪”,首次正式提到金正日的接班人问题。而同时2010年10月8日,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发表备忘录,称建立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的方案是全民族恳切的希望,也是早日实现国家统一、正确反映南北现实最正当的方案。

在金日成1980年提出联邦制度构想后,虽然2001年朝鲜官方重申过对联邦制的坚持,但随着半岛局势恶化,朝鲜进入苦难行军时期,金正日时代的朝鲜根本无力进行统一。纵然联邦制是金日成的提议,但是在全方位模仿金日成的金正恩被公开成为接班人当天,朝鲜重申联邦制度,显然暗示金正恩有着雄心壮志,要在民族和解上作出一番成绩。

然而,从今年7月8日公开跛脚亮相金日成逝世20周年纪念大会,到8月份跛脚视察工厂,再到9月25日罕见缺席最高人民会议,金正恩的病情并不乐观。韩国相关部门掌握了外国医疗专家赴朝鲜为金正恩治病的情报,但患病部位具体是腿还是脚,还无法确定。中国新浪微博用户卢宇光9月28日发布微博消息称,朝鲜外相李洙墉10月1日将到访莫斯科。俄罗斯巴库列娃心脏病专科医院已经组成专家组,将与李洙墉和金正恩医疗特使会面。虽然该消息并未得到证实,但若俄罗斯心脏病专科医院医生参与金正恩的疾病治疗,那么金正恩的疾病就不单单在腿部,他像金正日一样患有脑中风的几率非常高。金正日2008年患脑中风病倒后时隔三年去世,金正恩会否步金正日后尘引人遐思。

金正恩不再露面的同时,对内朝鲜突然召开了重大的最高人民会议调整人事部署,对外朝鲜外相15年来首次访问联合国。在金正恩健康状况发生异常的背景下,朝鲜突然召开最高人民会议选举黄炳誓担任国防委员副委员长,并解除崔龙海、张正男的职务,这实际上是早对崔龙海有所防备的金正恩为防止突发事件采取的紧急措施。最高会议着重对金正恩主导的12年制义务教育的实施情况进行评价和强调也是十分罕见的情况,这意味着金正恩急需对其教育领域的政绩进行定性。而纵然朝鲜媒体2013年曾经发表过关于联邦制的评论文章,但此次提出联邦制,是金正恩上台以来朝鲜首次正式提出。在金正恩病情恶化的情况下,朝鲜外相再次在联大重申联邦制度,则说明,这是朝鲜官方紧急为金正恩准备的政治遗产。

金正恩2011年12月执掌最高权力后,无论是核试验还是发射导弹,在沿着先军道路前进方面确实作出了成绩。在经济区建设上都进行的按部就班,然而在民族统一问题上金正恩却并没有显著成绩,这和他们的祖辈相差甚远。金日成1972年5月提出自主、和平、统一的祖国统一三项原则,1980年10月提出联邦制统一构想,1993年4月提出为实现全民族大团结的十大纲领,奠定了朝鲜对韩国政策的基础。金正日2000年6月和已故前韩国总统金大中在平壤举行了历史性会晤,并签署了《北南共同宣言》。在《北南共同宣言》中。2007年10月金正日与已故前韩国总统卢武铉在平壤举行了朝韩首脑第二次会晤,双方签署了《北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

朝鲜外相首次在联大演讲重申金正恩从一开始就信誓旦旦的联邦制统一,是为在民族和解的道路上没有任何成绩的金正恩制造业绩——即便在南北问题上没有关键性突破,也要表明为此做过努力。假如金正恩像金正日2008年一样从病重康复,朝鲜外相提议的联邦制度实际上也可为金正恩实现民族统一大业终极目标奠定基础。

其次,朝鲜外相提及联邦制也是在暗示,朝鲜将解除中朝军事同盟性质的友好互助条约。《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条约中第二条“缔约双方保证共同采取一切措施,防止任何国家对缔约双方的任何一方的侵略。一旦缔约一方受到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几个国家联合的武装进攻,因而处于战争状态时,缔约另一方应立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这决定了中朝之间的军事同盟性质。条约1981年、2001年条约两次自动续期,现在有效期至2021年。

而按照朝鲜联邦制的设想,统一后的联邦国家对外采取中立政策,不加入任何政治、军事联盟或集团。需要废除北方和南方在统一以前单独同外国缔结的军事条约以及一切不利于民族团结的条约和协定。这不单是约束韩国解除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也是朝鲜对韩国承诺会解除中朝军事关系。

金正恩上台以来,中朝血盟关系渐行渐远,这本质上是朝鲜为2021年解除中朝军事互助条约作铺垫。朝鲜不断抨击韩国是美国的傀儡,并呼吁朝韩是同一民族的大前提是朝鲜已经在对华问题上表明了疏远姿态。

第三,金正恩7月初首次在公开场合跛脚亮相以来,朝鲜的外交动作十分密集。8月2日开始,朝鲜外相李洙墉率朝鲜代表团对老挝、越南、缅甸、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进行一系列访问,并于10日出席在缅甸首都内比都的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9月初出席不结盟运动外长会议时,除了阿尔及利亚外,李洙墉还陆续访问了科威特、冈比亚、莫桑比克、黎巴嫩和叙利亚,时隔39天才回国。这期间朝美之间的外交互动引人关注,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们在韩美乙支自由卫士(Freedom Guardian,UFG)演习举行前夕秘密访问了平壤。韩美联合军演结束后的8月29日,朝鲜再次邀请众所周知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挚友”——说唱歌手Pras Michel(41岁)访问平壤。此次在联合国出席联大后,李洙墉还将访问俄罗斯。

在金正恩患病之际,朝鲜在外交领域亮点颇多,这一方面显示了金正恩治下的朝鲜平稳有序推进各项政策,另一方面也是一种转移视线的做法,是对金正恩病情的一种掩饰。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anshijie/286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