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公司对澳政治捐赠引争议

从一家华人公司接受了捐款,并用其支付旅费的一名澳大利亚参议员在国内引发了有关外国捐款人购买政治影响力的指控。

整个上周,反对党工党的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一直面临着这笔总额约为1270美元的开支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邓森上周告诉议会,这笔捐款是一家名为“顶级教育学院”(Top Education Institute)的华人私人公司提供的,他说,他后来将其用来支付部分旅行费用。他在一个让政治人士披露捐款的登记表上公开申报了这笔钱,他接受的这笔钱并不非法。

在周二的一个记者会上,他为接受这笔钱表示道歉,并说他从来都是“从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出发的”。

但是,邓森8月31日在议会上作的这个声明只有66个单词,而且只是在受到来自他的政治对手的压力之后,这个模糊的声明为一种担心火上加油, 人们担心他可能已经偏离了澳大利亚两党都支持的、反对中国在南海活动的强硬政策。这引发了有关外国人对澳大利亚政治的影响的激烈辩论。

“拿的比这少的部长都被解雇了,”绿党领袖理查德·迪纳塔莱(Richard Di Natale)周二在ABC电台上说。“让我们承认这个问题吧:大钱政治正在腐蚀着澳大利亚议会作出的决定。”

副总理巴纳比·乔伊斯(Barnaby Joyce)已呼吁工党领袖比尔·肖特(Bill Shorten)摒弃邓森。在中国杭州出席G20峰会的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总理在会议间隙提到此事时说,该参议员在挖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的墙角。

邓森的政治对手指出,邓森在为7月2日举行的全国选举进行竞选活动期间,澳大利亚的中文新闻媒体曾报道说,他支持北京在南中国海的活动,邓森否认这种说法。

特恩布尔说,“比尔·肖特是在维护邓森从一个与外国政府有关的公司拿钱的权利,然后又表达一种有损澳大利亚政府外交政策的外交政策观点。”

中国已在距离菲律宾约140英里的斯卡伯勒浅滩不远的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 archipelago,中国称之为南沙群岛——译注)修建了人工岛屿和军事设施。海牙国际法庭在7月份做出不利于中国的裁决,批评中国违反了有关捕鱼的国际法律,威胁了菲律宾船只的安全,还破坏了这些浅滩的海洋环境。

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敦促中国遵守这一裁决,特恩布尔在二十国集团会议之后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说,澳大利亚希望各方遵守法律,不要采取任何行动加剧该地区的紧张局势。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并在该国拥有重要的基础设施资产,包括对位于澳大利亚北领地首府达尔文的一个港口的99年租约。但两国关系已经越来越多地表现出不和谐的痕迹。上个月,澳大利亚财政部长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拒绝了一家中国公司购买供电企业澳洲电网(Ausgrid)刚过一半的股份的竞标,澳洲电网为人口最多的州新南威尔士州提供电力。莫里森提到国家安全的担忧。

在参议院询问邓森的会上,工党的斯蒂芬·康罗伊(Stephen Conroy)要求知道,为什么毕晓普所在的自由党西澳分支曾经从一家中国公司接受了45.7万美元,而该公司在毕晓普的家乡西澳大利亚州没有业务。他补充说,那笔钱让她陷入了“不可挽救的危险”。

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公布的一个单子显示,在截止于2015年6月30日的一年里(这是能够拿到的最近数据),东九龙的香港金森投资向自由党西澳分支捐款达15.2万美元。

这些捐款不非法,不过,任何政党得到的超过1万美元的捐款必须在选举委员会公开登记申报。但申报可以是在拿到钱的几个月后,有时,这是在全国选举已经结束了好久之后。

邓森对议会说:“经过审慎的思考,我应该自己支付这笔费用。”

他补充说,“我承担全部责任,我已经把同等金额捐献给了慈善机构。”

在周二的记者会上,他说,他支持政府和工党共同采取的有关中国和南中国海的政策。

工党领袖肖特和绿党的迪纳塔莱都已表示,他们希望停止来自外国的政治捐款。周二,一名来自特恩布尔所在政党的立法者也呼吁要进行这种改革。

“允许来自外国实体和非民主政府的大量资金流入澳大利亚的政体是错误的”,来自南澳大利亚的自由党参议员科里·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对ABC电台说。

“给政党的捐款只能来自那些在澳大利亚选民名册上登记的人,捐款应该有具体的上限,而且应该只能由个人作出,”他说。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anshijie/300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