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依靠朝鲜记者报道“隐士之国”

2012年的朝鲜半岛充满不确定性,金正日的逝世令美日韩军事“铁三角”担心“金正恩时代”的朝鲜会铤而走险。可是国丧甫定的朝鲜却以更自信的方式来拓展国家形象,一改过去相对神秘的“隐士之国”行事风格。1月16日,来自夙敌的新闻机构——美联社在朝鲜首都平壤正式成立分社,这也是西方通讯社在朝鲜设立的首个代理分社。原来,美联社和朝鲜官方的朝中社于2011年6月下旬在纽约签署谅解备忘录,相互在对方城市设立分社。有意思的是,美联社平壤分社高调聘用朝鲜记者作为在当地采访报道的主力,显示出与以往完全不同的行事风格。

让朝鲜人报道朝鲜

早在2006年,美联社就开设名为“美联社平壤电视新闻网”(APTN)的代理事务所,现在出现的分社是将事务所扩大为提供稿件、图片、视频的综合新闻单位。今年1月23日,美联社朝鲜分社发出首条反映平壤境况的新闻,这篇以《充满生气的朝鲜首都迎接新春》为题的新闻报道说:“过去几周曾经‘荒凉’(Barren)和‘沉默’(Somber)的平壤再次迎来勃勃生机,各种恭贺新春的标志物和画像装扮着一条条大街。”新闻稿还称,哀悼已故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的活动结束后,消失的金正日大型肖像画再次悬挂于金日成广场上,市民们不顾寒冷排队站在肖像画前献花,沉浸在悲伤气氛中的平壤民众以坚强的意志迎接新春到来。新闻稿是1月23日上午11时23分发出的,全篇共948个字,这则新闻引人注目的地方不仅因为它是美联社发自平壤的第一则新闻,而且这则新闻是由美联社聘用的朝鲜记者朴元一写作的。根据美朝双方的协定,美联社设在平壤的分社聘用朝鲜记者朴元一和金光贤从事文字采写和摄影工作。韩国《东亚日报》分析称,有着劳动党“思想斗士”之称的朝鲜记者能为美联社工作确实是一件新鲜事,目前还不清楚美联社为朴元一等人提供的福利待遇等细节,但让朝鲜人报道自己的事情是美联社棋高一筹,既能让世界了解真实的朝鲜,同时又能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这也让总是靠道听途说来报道朝鲜情况的韩国媒体艳羡不已。

据了解,记者在朝鲜是一个众人青睐的职业。朝鲜大学毕业生中的成绩优秀者会被选拔为新闻社记者。要想成为一名记者,首先要就读于5年制的正规大学(包括师范学校)才有被选拔的资格。其次,大学里学习的专业是要与新闻学有关的专业,学生毕业时,学校根据学生本人的写作能力和毕业成绩,经由校长推荐给校党中央委员会进行严格审查。

朝鲜对记者十分注重党性和品德,因此对个人审查也十分严格,这种审查一般会上溯到其家族的六代关系。完成审查后,这些大学生将等待工作分配。朝鲜劳动党直辖的媒体记者由劳动党中央委员会行政干部部直接分配,各道(直辖市)、内阁的媒体等由各道党委会负责分配。一般大部分毕业生被直接分配到地方新闻社工作,经过四五年的经验积累,如果党性审查和能力评价都过关的话,就会被调入中央级媒体工作。优秀毕业们最喜欢的新闻单位当然是《劳动新闻》,其次是朝鲜中央电视台、中央广播电台、朝鲜中央通讯社,接下来是《民主朝鲜》、《青年前卫》、《朝鲜人民军》等媒体。目前,在朝鲜中央媒体中工作的几乎都来金日成综合大学和金亨稷师范大学社会科学部毕业的大学生。

朝鲜新闻记者都要从实习记者干起,实习记者一般要到劳动现场进行3至6个月的劳动,只有经过这样的劳动锻炼才会成为真正的“文笔战士”。实习期结束后,在中央级媒体工作的记者会成为六级记者,朝鲜记者的职务等级共分为六级,最高水平的记者为一级。六级记者工作一两年后会升任五级记者,再过四五年根据其工作能力和对生活的态度依次晋升为更高一级的记者,而一级记者的待遇相当于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副议长或联合企业副领导人。但是一级记者并非朝鲜记者的最高荣誉,如果连续工作15年以上,在党的出版报道事业和培养人才的过程中有着卓越的贡献,在出版报道宣传事业中发挥创造性才能的人,就会获得“功勋记者”和“人民记者”称号。朝鲜记者每年要进行1至2次专业培训,并通过研讨会等形式对有培养前途的记者进行两年半或半年的进修教育。

韩国担心朝鲜记者“奇袭战术”

曾就读于金日成综合大学、后“脱北”到韩国的韩国《东亚日报》国际部记者周锡河表示,朝鲜记者的敬业精神和专业性是出了名的。以朝鲜《劳动新闻》为例,报纸的版面上从未出现过错别字现象,这不仅是朝鲜出版报道部门有一套严格的审查制度,更重要的是训练有素的朝鲜的记者工作非常认真,自我要求十分严格,从不会在工作中犯错。周锡河还表示,正如在朝鲜中央电视台看到的著名播音员李春姬让人记忆深刻的播音风格一样,朝鲜记者文笔犀利,他们都受过专业的“文字训练”,写出的文章赞扬伟大领袖时满含深情,句句珠玑,批判敌人时又如“秋风扫落叶”,字字铿锵。

尽管这些“文笔战士”地位较高,但他们从不会利用手中的特权谋私利。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正日曾多次强调要体恤民情,记者们经常会下基层采访,十分关注“民生”。周锡河表示,2000年朝鲜咸镜北道的一处小学因缺少建操场用的水泥,学校师长为此发愁之时,一位到此采访的《劳动新闻》记者了解情况后,马上与自己采访过的水泥厂联系协调,水泥厂不仅派人送来水泥,还出资帮这所小学修好操场。2010年南非世界杯时,朝鲜向世界杯现场派出记者团随队采访,朝鲜还原本计划在韩国的协助下直播比赛,并将记者们现场采访的情况随直播播出,但由于韩国政府以“南北关系陷入僵局”为由拒绝朝鲜方面的请求,也让朝鲜的记者失去一次展现自己风采的机会。

朝鲜记者始终以劳动党“思想斗士”为荣,他们也成了朝鲜对外关系的见证人。1973年5月10日,应日本新闻记者协会的邀请,由8名朝鲜记者组成的新闻代表团访问日本,代表团由时任《劳动新闻》责任主编率领,与日本新闻界人士进行座谈交流,并就互换特派员一事交换意见。2002年5月15日至16日,韩朝在汉城(今首尔)举行离散家属见面会,朝鲜《劳动新闻》、中央电视台、《民主朝鲜》、《平壤新闻》等20多家的媒体100余名记者前去韩国采访。周锡河表示,和以往不同,朝鲜记者向国内发送的新闻报道非常迅速全面,且对离散家属见面的场面报道感人至深,与1985年朝韩离散家属会面时只有少数朝鲜记者参与,且发回的报道较为单调形成鲜明对比。

周锡河表示,韩国最害怕的是朝鲜记者的“奇袭战术”,朝鲜记者通常会借来韩采访之机进行一些事先安排之外的采访,有时让韩国政府“颜面尽失”。1990年9月5日,为采访在汉城召开的朝韩总理会议,30余名朝鲜记者访问汉城。当天下午,在朝鲜代表团下榻的汉城江南区三成洞一处宾馆附近,有三名韩国延世大学在校生正跪在地上,面朝墙壁低着头,穿着便装的10余名韩国警察围成一个半圆,阻拦普通市民靠近,并不断殴打要接近现场的群众。这些大学生本来是为寻求将“祈愿统一长生柱”建到朝鲜境内的白头山(长白山)山麓而向来韩会晤的朝鲜总理延亨默递交申请函的,韩国警察不管三七二十一扣住他们,但这一幕恰好被朝鲜记者看到,于是就地进行拍照报道,让韩国政府甚是下不来台。

2010年9月30日,在板门店“和平之家”举行的朝韩军事工作会谈上,韩国记者故意要打听关于朝鲜政治新星金正恩的消息,并准备利用私下交流探听所谓“朝鲜内部权力斗争”的信息,但朝鲜记者表示:“金正恩是精通所有领域的领导人。不仅是计算机,他还精通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所有东西,是我们最可信赖的将军。”朝鲜记者还当仁不让,向韩国记者提出“李明博政府的对朝政策是否有可能转变为友好氛围”、“朴槿惠成为下届总统的可能性有多大”等问题。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anshijie/602.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