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一把手:理想的仕途中转站【2011年32期】

2011年9-10月,李国华任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总经理、张亚非任党组书记,金壮龙暂时主持中国商飞公司全面工作,茆庆国任中国盐业总公司党委书记。在中共党政官员代际替换时,127家中央企业负责人仍然在按部就班走着自己的人事任免时间表。

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独立于党政任免体制之外,虽然央企负责人的名片上印着 “董事长”或者“总经理”的字样,但更为关键的角色是他们在中共党管干部序列中的副部或者正厅级别。

到任一年有余的国资委主任王勇在今夏组织了最大规模的调研,由200多位各界人士组成的8个调研组在央企密集调研,最主要的成果之一是确立“董事会有权聘任和解聘企业掌门人”改革思路。这意味着原本由中组部和国资委说了算的央企负责人任免,更多加入企业自主意志。当然,没有摆上盘面的一个关键限制是,董事会推荐人选必须提前报备且被同意。

虽然任免程序或有改变,但核心内容依然如故。截止到11月为止的央企负责人任免依然在不紧不慢地走着传统路线。

国资委权重

国资委所辖127家央企大多脱胎于原国务院专业部委下属企业,他们的最高领导甚至直接由原来的专业部委部长或者副部长转任,央企负责人的行政级别也由此而来。

央企依级别分为副部级和正厅局级。中石油、中移动、国家电网等44家企业属副省级,其总经理、董事长、党委书记属中组部管理的副省部级干部,其任免直接受控于中组部,国资委担当参与者的角色。其余83家企业属正厅局级,相应负责人任免受控于国资委,具体由其下属机构中“一局”和“二局”管理,当然形式上仍需中组部批准。

事实上,央企的人事任免权一直不断地从中组部向国资委转移。国资委第一代当家人李荣融曾说:“即使是大型央企的总经理,也只是伙计。伙计必须听老板的,谁是老板,央企的老板就是国家,而国务院国资委就是代表国家来管理这些企业的。换言之,就是在大的问题上,各大央企负责人必须听国资委的。”李荣融有句名言:“不换状态就换人。”

企业从属市场规律,而管理者却依政令配备,正是央企尴尬之处。国资委也曾意图推行董事制度,李荣融曾说:“我的工作就是把董事选好,董事会负责挑选经营管理人员。我可以做我的本业—国有经济布局结构调整。我相信,调整的效果肯定好得很。”实际上,董事制度的推行却难坐实,即使是在更具市场化色彩的上市央企中推行也几近完败,央企负责人任免还是镶嵌在党政官员任免体制上。

原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企业司司长管维立撰文认为:“国资监管系统脱胎于一般政府管理部门,虽然是履行出资人职责的特设机构,行为方式却留有丰富的政府印记。国企、央企亦长期接受多重政府管理,官场氛围浓厚,官场规则盛行。”

同业央企高层轮换

央企负责人也像行政官员一样,到了一定年龄,就要退休。只不过,退休年龄较之稍有推迟,副省级到65岁左右,正厅局级到63岁左右。央企负责人岗位的继任者主要有三种来源:一是本企业或相同企业副职升任,二是由其他企业交流任职,三是由中央部委及地方党政官员转任。

对44家主要央企的主要管理者(董事长、总经理或总裁)资历进行统计发现,属于本企业和本行业出身的占到95%以上。

他们中一部分是直接从本企业或本行业的下级部门中脱颖而出,如国电集团公司总经理朱永、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朱福寿、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谭作钧等;另有一部分,虽然是从机关和部委调来,但是之前曾经从事过该行业,如中石油老总蒋洁敏在担任青海省领导职务前,曾在青海石油管理局工作,是个老石油人;今年6月调任中移动总经理的奚国华最初也是在通信行业工作。

但并非没有特例,现任中国华电集团公司总经理云公民,曾任山西省委副书记、太原市委书记,后调任中国神华副总,2008年调任华电集团;现任国电集团副总经理、党组书记乔保平,是学生干部出身,长期在共青团系统工作。他们此任前都没有任何相关业务的从政履历。

同行轮换是央企负责人任免的重要现象。比如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间,中航、东航、南航之间,中国电信、中移动、中联通之间,五大发电集团之间,这些相同行业不同企业的高层交流,尤其近几年甚为常见。

今年4月,中国石油行业三大巨头掀起有史以来最大一轮的“高层换班”潮。在中石化董事长苏树林调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后,中海油总经理傅成玉接替了苏树林到任中石化,而中石油副总经理王宜林则接替傅成玉,出任中海油党组书记兼董事长。连锁效应非常明显。

对此,国资委内部人士受访表示,三大石油巨头各擅长石油领域不同的业务方向,高管之间相互交叉、腾挪进行企业管理,对石油企业的机制改革会有一定促进。同时重要经济领域的企业高管空降到地方政治领域担任高官,也是目前中国政界人士任命的一种趋势。

“商而优则仕”

国资委所属中智公司的一位熟悉央企干部培训领域人士表示,央企负责人多数希望能转换为实权在握的党政大员,原因皆在即使做到央企一把手,也不过是副部级,在一个党政高干的成长过程中,副部级只是一个中期靠前的阶段。

像张庆伟由国防科工委主任(正部级一把手)转任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的事例并不多,今年又随着他履职河北省长,成功将央企履历变成中转阶段。今年上半年由政界到商界“逆向”流动者有两例:上海市副市长唐登杰调任兵器装备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工信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奚国华调任中移动党组副书记、副董事长。前者为“60后”,未来仕途空间广阔,后者被认为是中国最有钱公司老总,之前多次有讯息报道其将转赴地方任职。

既有事实显示,尽管政企干部跨界交流已甚为普遍,然而基本是从国企到党政的单项流动。近有中石化苏树林转任福建省长,电子科技集团王志刚调任科技部党组副书记,较早的更有郭声琨、卫留成、苗圩等典型实例。

本刊稍早曾作报道,这种从国企到党政机关的流动,改革开放至今经历过三次高潮。第一次在改革开放初期,一大批工业企业干才被选拔、充实至党政部门。如今中央高层不少均在此列。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贾庆林曾任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总公司总经理,周永康曾任中石油总经理。

第二次高潮出现在2000年后,包括中国铝业总经理调任广西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的郭声琨等。

第三次浪潮,掀起于2007年底。央企负责人实现在年龄更轻的时候“跳槽”,转任党政副职。现任山西常务副省长李小鹏(曾任中国华能董事长)、吉林常务副省长竺延风(曾任中国一汽董事长)、湖南省委常委陈肇雄(曾任中国电子总经理)、安徽省委组织部长王炯(曾任武钢党委书记)、国务院副秘书长肖亚庆(曾任中国铝业董事长)、工信部副部长尚冰(曾任中国电信党组书记)等这些人,成为了央企负责人仕途转换的理想样板。

央企中最年轻的总经理当属现任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谭作钧,1968年10月生,毕业于武汉大学,两度留学,现年仅43岁。另一位值得一提的央企负责人为朱福寿,他是去年开始的中组部会同国资委面向全球公开选拔的高级领导人员中级别最高的,1962年生,长期在东风汽车公司工作,今年4月被任命为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舒友渔先生对成文亦有贡献)

《凤凰周刊》2011年32期 《凤凰周刊》 汪东亚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101.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