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师“狩猎”大陆官场

按风水师们所言,传统的风水文化在中国官方层面似乎处于一种被普遍信奉却极难被公开承认的局面

“我这两天在房产公司,16号开风水讲座,17号去看阴宅,最早在18号以后有时间,到时我们再约吧。”周小天电话里的声音十分疲惫。每个月的大半时间,这位宁波籍风水师忙得几乎脚不沾地,即使在一些法定长假期间,他仍会接到各种看风水的邀约。

         在周小天自建的宣传网站上,清晰记载着这位风水师忙碌的行程,日程表中已安排事项的那天被扯勾,作了注释。外人想在当日晤面,成了—件不可能的事,以至于他聘请了两位助手专门打理日常事氖

        虽然因为业务繁忙长时间奔波在外,但“大师”显然是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在网站的一张照片中,风水师周小天神情满足地斜倚在他的奔驰爱车上,另一张在一个高尔夫球场,镜头焦点是大师年幼的儿子,这个看来一脸稚气的孩子挥动高尔夫球杆的身姿已然娴熟老练。

这正是大陆东南沿海省份民间风水师们幸福生活的写照。周毫不掩饰自己财大气粗,甚至宣称自己是该省最富庶的风水师。

        不同于一般民众经商兴企的常规致富,“大师”们的原始积累如同他们自身的社会标签,一夜间发生了令人瞠目的变化。近年来大陆社会上玄学风水易经的盛行,令其财富—路暴涨。

       风水重返人间,令大陆民众感觉时光倒流。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陆反封建、“破四旧”不同,就连大陆高校也将风水易学作为一门显学,教授们沉浸其中。而在大陆政商界名流汇聚之处,从来不乏各类头衔的风水大师,追随前后。

    “我就是社会,社会就是我。”大陆的一位风水师如此描述敛财自得的心境。风水师林通更直言,为数众多的商贾大腕和政府官员是他们的掘金富矿。

不过,风水师们深知,在大陆,官场与风水界表面上有一条泾渭分明的划线——中共信奉唯物主义和无神论。因此,他们与官员之间的交易只是在地下热闹而无声地进行着。

 诡秘的“大师诊官”

        林通最近一单业务来自相邻省份江西南昌。做风水这行,靠的是人际间的口口传播,林通的客人照例是熟人或回头客引荐,这次是南昌市一位政要。

       为官员占卜的地点定在南昌当地一家豪华酒店的套房,接触会面被安排在凌晨零点左右,这已成惯例——白天领导忙于倦怠的会务和考察,傍晚时分会陷入无边应酬。在等待官员来到的时间里,有人已为风水师安排了—顿当地的山珍海味,以示诚意。

        从陪客或中间人嘴里,风水师林通已约略摸清了这位官员的底细:当地党政班子换届,必然有人船到码头车到站,需要调换岗位,但该官员内心不能接受自己即将离职的传闻。饭桌上,官员秘书还意外透露,当地官场的政治派系争斗剧烈,领导在这场看不见的政治角逐中已处于落势,心里郁结已久,故而慕名请浙江的风水大师占卜官运。

        林通闻此,已有三分底气。在占卜官场运势时,他没有直接点破,而是跟那名官员婉转劝诫道,此轮人事调整复杂多变,“您身边有小人,千万要注意,不然官场会相当不利的;如果您主管经济的话,适当破点财,可能会改变时运。”

       在林通述说的时候,该官员神情镇定,脸上—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无论林说什么,他一律不作回答,嘴里只发出轻轻的“唔唔”之声,有时只点点头。但最后三五分钟,脸色大变,对林总结称:“你不忽悠,是大师。”临走,步履沉重的官员送给林通一只小花篮,提醒道:“大师,这个花篮不能送人。”林会意地点点头。官员起身送客。林转身回头,揭开花篮,里面静静躺着l万元人民币。这是林通风水师数年生涯中无数次给官员“看官运”中的普通一次。

       在大陆官场这个意识形态森严的领域,风水行业仍属灰色地带,与风水师同商人间落落大方的往来不同,风水师与政府官员之间的交往极其谨慎,业内人士对个中细节大多讳莫如深。

      林通说,民间风水师接触政府官员过程很诡秘,有很多禁忌,如对方的名字、年龄出生地、官衔职务都是避而不问的。“客户无论市长还是书记,都不能以职务头衔相称,大家都很敏感,所以—般情况下,男的都称先生,女的称女士。”风水师给官员占卜、问卦,忌讳让对方写名字,以免对方担忧后怕,一般只问官员要生辰八字即可。官员也不敢跟不熟的风水师直接拒触,更很少拿着名片直接找上门来,而是小心翼翼托中间人打听,最后敲定人选才说明来意。“这期间的铺垫工作至少要做半年以上,直到认为信息确凿无误、为人可靠,才让秘书安排私下见面。”林通说,他见过的高官很多,但不能跟记者透露更多的个人信息,与对方—般都是以首长敬称。

 

官员的焦虑与大师的自如

      至少在浙江沿海一带,林通已是个小、有名气的风水师,这位50多岁的风水师容光焕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

      他早年是大陆基层政府机构乡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做物资采购,走南闯北,拿一份不菲的薪水养家糊口。心眼灵活的他,之后又干上乡财税稽征。没过多久,领导案头放上了16封反映林通受贿、去小店买烟不付钱等行为的举报信。他愤而离职。其后,做生意又血本无归。

    2001年的时候,我身无分文,找兄弟朋友到处借钱,几乎身处绝境,只差去偷去抢了。”不过,头脑灵活的林很快找到了—条人生通达的小径。按林“大师”自己的说法,他华盖星附身,遇到一个活佛,拜其为师。

    在萧山当地的一个湖边,他自封居士,闭关三年,“终于得道”。他的老乡朋友同事,很快都获知:过去籍籍无名的林通摇身一变成为一名风水师。

    这几乎是大陆很多民间风水师通行的成长方式,在人行前,很多人像林通一样,或是街头摆摊的小商人,或是靠天吃饭的农民,或是在街市厮混的闲人。“这行门槛不高,鱼龙混杂。”北京风水师张杰中说。

在大陆风水界,张杰中算是知名人物,富士康跳楼事件后,该公司高层曾慕名请其为深圳富士康测风水,占卜吉凶。他估计,目前大陆做风水这—行的,“至少有六七成人是捣糨糊的”,“声称百分百解决问题的大师肯定是假的,很多人就是骗子”

记者钟坚

文章摘自《凤凰周刊》2011年第30期全年共36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112.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