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献金风波背后的香港传媒大亨【2011年第31期】

一场政治献金风波,突然将香港泛民主派、宗教界和传媒大亨黎智英同时卷入舆论漩涡。

事缘香港多间传媒10月中旬广泛报道,一份疑似是香港壹传媒主席黎智英私人账簿的文件在网络上曝光,里面详细披露了黎智英在过去7年里对香港泛民政党的巨额捐款账目,揭露黎智英原来是香港民主党和公民党幕后的“大金主”。

继而,岛内媒体以头版整版报道死追到底,将这宗政治献金风波炒得火热。尤其是亲北京报章纷纷以“黑金政治”一类新闻标题,对泛民主派和黎智英大加鞭挞。

到底黎智英是何方神圣?为何他可以成为香港泛民主派的“大金主”,甚至在幕后影响整个泛民阵营?其实,黎智英个人作风向来特立独行,在本港是有名的另类人物。其创办的“苹果”系列媒体惯以“狗仔队”的凶狠追跟作风拿到独家猛料,令业内既恨且妒但又不得不跟从其掀起的业内革命;但其一味迎合市场,不惜以不道德手法炮制名人猛料、刊登色情内容的做法也广被诟病。与此同时,其传媒王国的政治立场,又渗透其强烈的个人色彩。

从一个内地去香港的偷渡仔,变身为香港服装界大佬,再到纵横传媒界以致涉及政治,黎智英算得上是香港最具争议的传奇人物。

政治献金风波

日前被曝光的文件显示,自2005年开始,黎智英共捐了接近5000万港元给香港几个主要泛民政党及政坛人物,其中1369万捐给了民主党,1056万捐给了公民党,100万给了社民连,还有2000万是捐给天主教香港教区的枢机主教陈日君。数额之巨,令政圈咋舌。

香港《星岛日报》报道称,文件显示,由 2006年开始,除2007年外的4年,黎智英每年都向公民党捐出超过200万元款项,占该党非会员捐款大约4成;对民主党的捐献更是高于300万,占该党非会员捐款高达9成,这说明黎智英是两党的主要党外捐款人。在两党的主要收入中,则分别占2-3成。因此有学者认为,“今次事件很难令选民不质疑泛民会受捐款人左右。”

香港时政杂志《东周刊》则报道,负责为黎智英处理捐款的中间人叫Mark Simon。他是黎智英的亲信,2008年前曾协助处理“壹传媒”的财务营运,去年被调往台湾《苹果日报》负责动画部的管理工作。他同时处理黎智英的私人财务—有消息指,Mark Simon不但是黎智英的理财顾问,他跟美国政党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对于黎智英捐赠一事,香港民主党和公民党均讳莫如深,纷以香港没有《政党法》为由,拒绝解释与这位传媒老板的关系。不过,社民连主席陶君行承认,黎智英曾因为“五区公投”而捐款。《大公报》报道称,陈日君被指于2005年至去年共收黎智英2000万元,“但教区毫不知情,内幕诡秘,且疑点重重”。记者会上,只肯交代自己禁食期间的身体状况,一律“黑面”回避记者所有提问,教区职员亦处处阻挠记者采访。

该报指出陈日君收黎智英政治献金“黑幕重重”,最少有四大疑点:

疑点一,黎智英每年原本向陈日君捐助300万元,2006年突然“加码”捐助500万元。而2006年3月陈日君正好获擢升为枢机,黎智英到梵蒂冈观礼,陈特别带黎与教皇本笃十六世见面。“不难令人联想到,当时只有陈日君有能力‘搭桥’见教皇,黎智英得偿所愿”,所以才重金赠陈。

疑点二,黎智英旗下壹传媒集团免费报《爽报》出版首日,被教育团体谴责其内容淫亵及不雅,但管理全港270多间天主教学校的天主教香港教区,直至《爽报》出版后多天,见声势不对,才发信提醒学校拒收《爽报》。陈日君作为神职人员,为何没有大义凛然地公开谴责《爽报》?这是否有受人钱财、替人挡灾,所以手下留情?

疑点三,黎智英向陈日君一人捐助2000万元,比对反对派政党都要多。2000万元是否馈赠属关键,否则就要补交税项。

疑点四,黎智英除了巨额捐助给陈日君,2006年还曾经捐助50万元予教廷前驻香港办事处主任刘裕政,而当年陈日君刚巧晋升枢机,当中刘裕政和黎智英是否有“底下交易”?刘裕政在收取捐款后,有没有在教廷面前替陈日君“讲好话”?相信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为了求证有关文件的真伪,香港媒体记者曾拨通黎智英的手机。但一名女士接听后,得知记者身份立即表示“你打错电话”便挂线。据报道,事发后,黎智英已乘机前往台湾,一走了之。

从内地童工到香港大亨

“解放后,父亲逃往香港,家财散尽,母亲也遭批斗送去劳改,十几岁我就要赚钱养活自己和弟妹。”出生于广州的黎智英,在著作《我是黎智英》一书中自述,他自9岁起,就在广州火车站为乘客搬运行李,这让他领略到外面世界的风采,最终下定移民决心。梦想的起点,只不过是一块巧克力。

“我曾替一名港客搬运行李,但他没有赏钱,只给一块由香港带来的巧克力。由于从未见、食过,放入口后,觉得是天下间最美味的巧克力。我心想,这是港人,巧克力必来自香港,香港必是人间天堂,所以我也应该去香港了!”

12岁时,黎智英只身携带一元港币经澳门偷渡到香港当童工,月薪8美元。那是1960年,中国大陆正陷入三年大饥荒。送行时,“母亲说:你要去香港,就像是要去月球。父母都不愿让子女去自己去不了的地方。但我这一个12岁的孩子是什么都不怕的。”

 

图:2006年10月23日,壹传媒集团在台北发行免费报纸《sharp日报》,
“不孚众望”地再度夺人眼球:雇用年轻模特在地铁站发放报纸。

来到香港后,黎智英得人启发,努力读书。他曾经当过销售经理,因公司的一次记过处分,下定决心自己创业,把握人生主导权。虽然他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靠自学操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后在投资股票上获利丰厚,便以股市得来的“第一桶金”创办了佐丹奴时装连锁店。

1990年,黎智英将持有的佐丹奴股权出售,创办《壹周刊》,很快以其独特的风格占去了周刊市场的大部分江山。

1995年,黎智英又创立《苹果日报》,销量直线上升,日发行量曾超过70万份,在媒体竞争相当激烈的香港市场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当时他的财富已超过5亿美元。

1990年由商场转战传媒界一事,据黎智英忆述,并非偶然。他自称1989年风波对他个人的事业影响深远。原来,当年的政治风波中,黎智英旗下的佐丹奴印制了大量民运T恤,印上各式标语,很多香港人穿上这些T恤上街游行,黎智英开始涉足政冶。

1995年创办《苹果日报》时,大部分人都说黎智英神经病,朋友都质疑说,两年后香港就要回归,“共产党要来了,为什么还要办报?”连他母亲也提出同样的疑问。不过,香港回归至今,黎智英和其传媒集团一如既往,众人的担心并未发生。

《苹果日报》的编辑方针及报道内容,可以说是赤裸裸的市场导向新闻学:“读者爱看什么,我就给读者什么”,“我们不是卖杂志,是卖共鸣、卖感觉!”黎智英反复强调读者的地位,要求编辑、记者要满足读者的要求。

其结果,“狗仔队”成为《苹果日报》最重要的一群记者。

《联合早报》曾报道称:“《苹果日报》狗仔队的工作标准是:比警察更早到达现场、取得同行采访不到的一手消息?在挖掘名人或艺人的绯闻方面,只要他们接到可靠消息便会采取‘埋伏’的方式,无论要守多久?为了寻找线索或证据,他们还会钻入肮脏的垃圾堆里去翻找垃圾箱。”

“为了方便狗仔队快速行动,每一名成员都备有以下工具:150cc电单车,备有可登高的折叠梯;每秒钟可以连拍8张照片的数码相机(加上从广角到望远的3种变焦镜头);值深夜班的突发新闻记者,为了更快赶到现场,还配有2000cc、3000cc的多用途轿车。”

这种作风自然很快受到同行排挤、受访单位的抵制,及社会各界的瞠目不齿。但报章销售量节节上升,胜利化红利,狗仔队的“委屈”立即得到化解—集团利润中的25%被分给“明星狗仔”。

此外,《苹果日报》“同一职位、薪水加倍”的挖角手法震动香港报业,掀起了降价“割喉战”。很快,一些“二线报纸”如《电视日报》、《香港联合报》、《快报》等相继宣布停刊。

目前,发行量15万份的香港《壹周刊》和25万份的香港《苹果日报》分别高居香港杂志和报纸营收第一及第二位,2010年为壹传媒集团赚进逾亿港币。

2000年,台湾的陈水扁当选“总统”,黎智英自称“认为台湾是个真正有民主的地方,决定到台湾办传媒”。选举结束后不足一个月,黎智英到了台湾,开辟另一个战场。

2003年3月20日傍晚,台北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报童,吆喝着“开战了!开战了!”售卖《苹果日报》创刊前的抢滩快报。台湾40年来前所未有的报业战,就此被点燃。

《苹果日报》的采编作风,横扫台湾“文人办报”的保守做法。一反台湾报业“文字至上”,突出图像。要闻聚焦市民生活,鲜少关注严肃的政治议题。报道大量加入生活俚语,不着重文字优美。

台湾《苹果日报》创刊这一天,创纪录的27大张全彩印刷的每份报中夹送一张女明星钟丽缇的彩色全裸海报。首日零售量超越了当天台湾所有报纸零售总和。

一场血淋淋的台湾报业淘汰战后,《苹果日报》目前已成为台湾销量最高的报章。

2009年起,黎智英又在台湾筹办壹电视,在多次申请执照后,终于于2010年12月28日正式开播。

2009年5月,黎智英接受旗下刊物专访时透露,自己已经入籍台湾,成为台湾人。他解释,这是为了开办台湾的电视台,因为当地法例规定电视台老板必须为台湾人。

终其一生的危机感

正当外界以为黎智英的心思都放在台湾业务之际,黎智英于今年9月又突然宣布在香港发行免费报纸《爽报》。再次激起香港媒体的一浪翻腾。

黎智英发行免费报,可以说是一家大众化新闻机构应对智能手机网络时代的创新之举。《爽报》是一份多媒体报纸,每篇文章末尾有一个QR条形码,读者把手机对准条形码,就能打开一段视频或音频资料,比如一家新开张连锁面店的资料。

无疑,这份报纸有可能蚕食《苹果日报》的市场份额。但黎智英解释道,他宁可现在自己瓜分走这份盈利报纸的部分市场份额,也不愿他日让别人捷足先登。他表示,现在的年轻人大部分时间生活在视觉世界甚至虚拟世界之中,《爽报》就是要针对这些从不订阅报纸的人群。

黎智英这种大胆创新求变的创业精神,或许占其成功因素的很大比重。

香港资深传媒工作者萧若元曾经说过,一生中只佩服两名华人生意奇才,一个是李嘉诚,另一个就是黎智英。他解释,黎智英未有办报之前,做报纸的人都是文人,但黎智英办报10年间后,全部报业界被他搞垮,所有同行都要学他。

在黎智英自传中,黎智英大谈他30年的创业生涯。书中大量内容都在说明创业、创新的重要性,“创业的人不一定聪明,也可能不太聪明?创业是从无知开始的。一盘事先便可以计划好的生意,哪还会有发展的空间?”

黎智英的人生阅历令他充满危机意识,这也是促其灵敏求变的根本原因。他学厨一事,即是一个经典例子。

有段时间,黎智英开始钻研鲍鱼的做法,并为此专门从日本订来数箱大小干鲍,日日熬。其员工成了他的头号试吃目标。但很少人想得到,黎智英学厨是有目的的。据黎说,他自小好吃,很想当个厨师,如今开始学厨,如果再从豆角炒牛肉之类开始学起,“这些材料便宜,人人都可买来练习。除非我天资过人,否则不易煮得比别人好。但鲍鱼是贵价菜,不是人人有能力买来煮的。我有钱,可以每天买每天煮,进步一定比别人快。所以我一学煮菜即由鲍鱼练起,他日如果生意失败,或可到高级餐厅做个主厨,不必去茶餐厅弄三明治。”

政治投机中的生意收

黎智英除生意经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的政治立场。可以说,黎智英是最不受北京欢迎人士名单里的一位。

1990年7月,黎智英就“六四事件”于旗下《壹周刊》刊登了一封公开信,批评国家领导人。此后,中共逐步封杀内地的佐丹奴,迫黎智英退出佐丹奴时装王国,亦不能返回中国大陆。

他旗下刊物《壹周刊》和《苹果日报》因经常批评中共和香港政府,而被大陆列为违禁品。

不过,黎智英最令北京反感的,是他近年在香港一系列的反政府动作以及与美国关系密切。根据“维基解密”引述美国驻港领事馆的机密文件披露,黎智英、李柱铭、陈日君以及陈方安生,是香港泛民主派的灵魂人物,他们背后都与外国组织千丝万缕,一直在操纵香港泛民与特区政府对抗。

李柱铭与美国的关系不言而喻,他多次出访美国,都获政要接见,与美国的一些极右国会议员也关系密切。陈日君这位政治色彩浓厚的主教,未升任红衣枢机前虽是本地的天主教教区领袖,具外交身份的他却对本地政治指指点点,他升任后在梵蒂冈的角色更政治化。陈方安生是英国撤离香港时刻意栽培的人物,英国传媒和美国传媒吹捧她也不遗余力。

至于黎智英,香港政坛一直有传闻指,他早年将手上的佐丹奴股份,卖予美国的老虎基金,有关交易疑窦甚多,至今仍有市场人士怀疑黎智英只是隐身幕后。另外,一直有传言称,黎智英在香港和台湾能有财力壮大的传媒王国,背后的大资金来自美国,所以无论他本人或旗下传媒,言论都极之亲美。

事实上,对政治愈来愈全情投入的黎智英,近年经常直接在民主派阵营中指手画脚。2005年,曾荫权当选特首后即推出政改方案,积极推动香港的民主运动进程,这个循序渐进的方案本已获不少泛民中人接受,但黎智英却要将其推倒以挫曾荫权的管治威信。

在2005年政改一役期间,一向极少接受本地传媒访问的黎智英,不但在旗下刊物执笔作文,大力反对政改方案,还破天荒接受商业电台访问,号召市民在《苹果日报》刊登政治广告要求普选时间表,放言:“在《苹果日报》卖广告,作出民主的怒吼,我愿意给你半价优惠?”

一名前特区政府高官当时表示,对黎智英忽然怒吼反政改亦颇感错愕,因为在此之前,政府与民主派一直有商有量,但黎智英一声令下,旗下的刊物舆论将所有不反对政改方案的民主派都打成“反骨仔”,以捆绑式做法逼所有民主派议员一律立场强硬,结果政改方案要推倒重来。

2006年后,香港经济日渐复苏,争议议题愈来愈少,一年一度的“七一”游行,人数每况愈下。黎智英发现缺少一个有凝聚力的人站出来,而当时对曾荫权当政愈来愈多批评声音的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遂成他的新猎物。黎智英当时透过《苹果日报》大力推波助澜,再经陈日君、李柱铭出手,力邀陈方安生参加“七一”游行,把陈方安生推至政治舞台的最前线。

未完 ......《凤凰周刊》2011年31期 《凤凰周刊》 戴平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166.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