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调控难敌最“冷”冬季 大陆再现冬季“伪煤荒”

        2011年,中国大陆将迎来有史以来最“寒冷”的冬天,预计冬季电煤日缺口将达到1600万千瓦。有媒体报道称,今冬的用煤紧张将会持续到明年夏季,成为冬季煤荒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距供暖还有一个月,贵州省已经结束了煤炭外运封关行动,成为第三个公开禁止煤炭外运的省份,排在之前的是湖南、云南两省。

        其实早在6月夏季煤荒导致电荒时,大陆各省份即开始禁止煤炭外卖外运。发改委发文要求有关地方政府要坚决废止限制煤炭外运等干扰正常煤炭运销秩序的“错误做法”,不得分割市场。但在自供严重不足的现实面前,这一指令毫无威严可言。加入“严禁煤炭外运俱乐部”的“会员”名单,将不出意外地自动拉长。

不同的是,由于产煤大省山西、内蒙、陕西、新疆、宁夏等地实施一系列调控新政,以达到对煤炭资源更为高效的掌控和利用,它们对于煤炭资源支配话语权的争夺将更为主动。

电荒大省:拉闸之前的努力

中国电监会《全国电力供需及电煤供应检测预警信息》显示,缺煤的华中地区面临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困局,湖南、湖北、广西、贵州、兰州等17个省市,面临新一轮拉闸限电的可能。

对于刚刚告别了夏季电荒的中部省份来说,迎峰度夏和迎峰度冬,两个连接在一起的用煤高峰,令他们紧张到喘不过气来。

煤价已在高峰到来之前暴涨。在西部省份兰州集中供暖的前一天,许多小型供热企业因无法支付高煤价,面临停供或转交政府的困局。据当地媒体报道,为解决这一困局,兰州有意向集中采购供热用煤的银川学习。

饱受缺煤之困的山东,则早在9月初夏季高峰还未完全结束时,就由省经信委领导带领各大发电企业,来到内蒙古衔接落实电煤资源。经信委工作人员对媒体称,依靠政府全年200亿千瓦时发电量的计划奖励,山东电厂储煤量大大高于往年,9月底电煤库存已经达到25天。但保持了有史以来煤炭储量最高的山东人,同样担心即将到来的煤荒。火力发电占90%以上的山东,一旦缺煤必然出现电荒。

买了煤也运不到的困难,同样需要由政府解决。

为了将不确定的公路运输风险最小化,山东近年来一直在加大海运力度,预计今年底通过海运到达山东的煤炭将达到2000万吨。另一个好消息是,开通不久的京沪铁路,有18对列车可以为其保障部分煤炭运输。

对缺煤省份的保障力度,近年来一直在上升。预计“十二五”期末煤炭年消耗量将达1.2亿吨的广西,在4年前即建成自己第一个的煤炭专运码头。2011年9月,新建的另一个10万吨级煤炭专业码头建成并投入使用,吞吐能力每年可达2000万吨,成为广西最大的煤炭专业码头。

资源大省的煤业新政

煤价上涨,对于西部几个产煤大省来说,则是乐见其成。

2011年10月21日,刚刚迎来开发热潮的新疆,借手中的煤炭优势,出台实施《煤炭资源有偿配置与勘查开发转化管理暂行规定》。根据新规定,新疆煤炭资源勘查开发将按“以项目配资源”的原则实施,即申请用于煤电、煤化工等的煤炭开发项目就地转化率须达到60%以上。

此前,在今年3月,类似的捆绑发展规划在内蒙古已开始实行。其时,内蒙古自治区下发《煤炭兼并重组工作方案》,方案中要求新上煤炭生产项目必须同步建设转化项目,以及高新技术、装备制造等配套项目,煤炭转化项目原煤就地转化率必须达到50%以上。

而内蒙古之前以20亿元投资换1亿吨煤炭开采的交换条件,亦成功吸引到一批制造企业去当地投资。

产煤大省以煤为杠杆的发展思路,最初来自先行者山西的经验。

2009年,山西在全省推动“关小上大”的煤炭资源整合。在山西埋头进行整整一年资源整合之时,大陆煤炭供求发生了根本性逆转。当年煤炭产业的高门槛让山西煤炭开采量大为受限,内蒙古取代山西成为产煤第一大省。同时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回热,让大陆煤炭进口首次超过出口。2009年中国累计进口煤1.26亿吨,比2008年增长211.9%。

虽然山西经历了国进民退等各种质疑不绝、经济增幅一度下滑的困局,但并未动摇,最终通过这次改革对本省煤炭资源的可控性趋近完美。2010年底,山西获批“国家资源型经济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后,庞大的煤炭资源几乎全部成为经济转型的实力杠杆。依托可调度极高的国有煤炭企业,山西提出“要用五年时间打造一个新山西”,让煤炭生产模式将发生根本性转变,不再只做单纯的“卖炭翁”。

之后,山西做大煤炭产业进而带动下游产业的模式,被其他产煤大省迅速模仿。

山西之后,先是河南、陕西提出煤炭资源整合。2010年,陕西省政府将山西模式进一步明确,提出煤炭资源“三个转化”思路,即煤向电力转化、煤电向材料工业品转化、煤油气盐向化工产品转化,并提出“在煤炭转化项目,在规定的时间内转化项目未履约建设的,对煤炭资源的矿业权进行重新配置”。

内蒙古、新疆的政策正是直接复制陕西而来。

三年多的渐进改革与调控后,产煤大省的地位开始转变。煤炭“十一五”规划中,将晋陕蒙宁定位为煤炭净调出区。但在中国能源开发格局完全依赖于西部之时,这些产煤大省发现煤炭更大价值在于保持适度紧缺,为此甚至动用行政手段,减少煤炭外流、增加煤炭附加值。

据大陆媒体报道,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多次发文,要求“产煤省对当地煤炭流通市场进行全面检查,清理自行出台的各类煤炭费用;取缔限制煤炭出省(区)等干扰正常运销秩序的不合理做法”,但中国煤炭市场的卖方格局已经牢不可破,试图改变这种格局的政策并未见效。

2011年,随着陕西、内蒙古以及新疆等地的煤炭新政出台,中国的煤炭进口量再度超过2009年,创下进口新纪录。而另一组数据表明,近期中国煤炭价格高出国际价格100元/吨。

中央政府的选项

中国的煤炭市场,已经令人无法预料。10月下旬初,中国煤炭工业协会预计今冬明春煤炭市场将维持供需基本平衡、结构性过剩和区域阶段性偏紧的态势。但不到两周,中国电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再度进入冬季煤荒。

11月初的环保新政,似乎是中央政府为各地找到的一条出路。媒体报道称,国家拟在地方尝试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其中,有9个省市(地区)已初步提出其区域的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其中北京已确定在2015年前,减少700万吨原煤用量,其他几个城市也在零增长或有控制增长的范围之列。区域城市群将逐步探索推行这一机制。

计划中,到2015年重点区域的城市燃气普及率要达到95%以上。不过,公开信息显示,地方官员并不认为自己对天然气等新能源管网的建设力度会超过北京,而北京通过这一计划,也只是将对煤的依赖减少了四分之一。

相较充满未知的新能源,华中地区更欢迎的是铁道部最新的铁路计划。

10月14日,铁道部召集陕西、山西、河南、湖北、江西等蒙西至华中铁路沿途省份发改委等部门负责人,召开了“蒙西至华中地区铁路煤运通道工程”预可研审查会。媒体称,新上高铁线面临着巨大的投资与回报不成比例的压力,但货运正好相反,因此国家调整了“十二五”铁路建设重点,转而建设货运通道,蒙西至华中北煤南运大通道由此被推进快车道。如果一切顺利,该铁路最快可在2012年上半年启动,2017年建成投入使用。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173.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