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龟”观察【金融时报】

当今,在这个新闻头条里充斥着“经济危机”和“失业”字眼的时代,乐观主义已经过时,而在美国问题上,乐观主义就更显得落伍了。在这种严峻的情形之下,《经济学人》的商业版主编罗伯特·格斯特(Robert Guest)已经走在了前面。他的新书《无国界经济学》(Borderless Economics)是围绕全球化、移民、亲属关系在现代社会中的优势而展开的一场庆典。从这点来看,这本书可能毫无时尚感可言,但在这时出现也使它成为了非常重要的一本书。

读了几页之后,我想起了澜(音译),一位曾在1998年来到我办公室的中国女士。那时她刚刚离开中国,到乔治城大学完成工商管理学士学位。虽然澜的英语无可挑剔,但她毕竟是一片陌生国土上的陌生人。她紧张、沉默而迷茫,尤其是在男人气息浓厚的工商管理学教室里。一周后,澜回到了我的办公室。她已经写了第一份情况报告,参加了第一场酒会,在课上向人提出了质疑。我问她感觉如何,她自信地说:“我想我明白了。”接下来在乔治城大学的两年里,澜搬到了纽约,在美国银行一路升迁。在这个过程里,她掌握了国际金融服务业里的关键——华尔街,以及美国文化。

多年后,澜回到中国,成为了一名“海龟”。在中国,从海外工作或学习回来,或者在工作中经常要在国内外来来回回的人,都被冠以这个绰号。当然,当澜在上海金融业摸爬滚打时,她把美国带在身边,时刻与华盛顿和纽约保持着联系。

《无国界经济学》大多是在研究中国的“海龟”以及其他国家的此类现象。这种世界公民会进入两个或更多国家的关系网络之中,而机票降价和即时通讯意味着这样的关系网络是与金钱、贸易和思想(最重要的一点)息息相关的。格斯特从基础对这些社交网络进行报告,构成了说服力十足的案例。“来来回回”的人越多,社会也就会变得越富有、越精明、越宽容。

《无国界经济学》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阐明了我们全球经济中一种无法轻易丈量的决定性特质。长久以来,经济学家们已经越过国界对商品和美元进行研究计算。格斯特在传统的全球化测量标准之下向我们展示了以“同一部族”居多的人类之间几乎免费的关系。这种关系正在加强商品与金钱的国际流动。

格斯特的故事非常生动,但在经济学语言的重压下,《无国界经济学》主要所讲的还是关于交易成本的故事。乡下人之间的社交不需要翻译,不需要各种各样的解释、介绍,也不需要通过近乎免费的手机短信和电话来讨论工作。此外,这样的网络体系是建立在信任之上的,这也就减少了对公正法的需求以及合同法的运作。因此,这种网络体系让贫穷的国家进入富人的俱乐部,成为了整个商业“体系”阶层的替代品。

他还尽职尽责地报告了全球社会关系网的阴暗面,从基地组织到毒品走私链。他对人类关系价值持乐观主义态度,即使还是有人希望他能多花点时间讲讲那些灰色区域。我们一致认为恐怖分子国际关系网是坏的,科学家国际关系网是好的,但解释这二者之间的区域的时机已经成熟。

格斯特内心是充满希望的,比如他认为,华人的离散会加速政党统治的分解。但就像被安插在这个关系网中的每个人一样,政党也是华人离散的一部分。更直白一点说,就像所有对大家族企业的研究所表明的那样,从关系网到联系,到“关系”,再到腐败,这之间的平衡实际上是非常不稳定的。但是,就算有反例和对热情的刻意弱化,在格斯特所传达的信息中,力量和真理并不会因此而有丝毫减弱。

在书的结尾,格斯特揭示了自己的真面目。事实证明,他是一名英国“海龟”,在美国生活多年后回到家乡。手拿这样一本饱含故事、分析及研究的书,这个含蓄的英国人眼中满含泪水。他热爱美国的理念,热爱这片属于移民、企业家和机会的土地。他认为,人们应该到美国看一看,再回家。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189.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