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开两岸的死结【2011年第31期】

        两岸分离60余年,各自走向不同的道路,建立不同的制度;随着两岸重启协商和交流,欲重建可长可久之路,需要有创新思维与想象力。《从漂流到寻岸》这本台湾最新出版的《联合报》社论集,集结近20年(1991-2011)见诸报端的社论,主要挑选出两岸议题,提供许多创新思考的建议,可作为两岸政治协商的重要参考。

台湾社会声音众声喧哗,目前主流发行有四大报,发行量排名顺位是《苹果日报》、《自由时报》、《联合报》、《中国时报》。在统独光谱上,前两报归类为独派媒体,后两报被视为统派媒体。

《联合报》总主笔黄年是资深新闻人,在台获过许多新闻评论奖。他主导对两岸局势的社论,常有创新思维,自成一路,影响两岸学界的思维与讨论方向;而其言论中庸温和,与大陆方面较有交集,北京当局也比较听得进去。

比如《联合报》社论提出“筷子理论”,是指两岸有如一双筷子,其中一根是台湾,另一根是大陆。两根筷子一旦分开,或两根筷子绑在一起,都会失去筷子的功能。当一双筷子有些地方“离”,有些地方“合”,在离合互动之间,才能发挥筷子的正常功能。

又如“杯子理论”,是说:台湾是水,中华民国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由此说明台湾与中华民国的主体性为必要条件。

大陆学者章念驰曾指出,北京否定中华民国,欲消灭中华民国,使台湾人民感到要“砍他们的头”,因此应重新思考这种两岸政策。《联合报》社论指出,北京否定中华民国,欲消灭中华民国,此种“砍头论”是造成台独“换头论”的主因,欲将中华民国换成台湾国。而中华民国的难题,在于北京当局及台独势力皆欲将台湾“去中华民国化”。

社论指出,两岸关系20年来的最大改变,是由“目的论”转变成“过程论”。“目的论”是咬定统一或独立之“目的”,遂致为了目的而不惜采取恶劣的手段,甚至诉诸武力;相对而言,“过程论”就是强调以合理化的过程来累积实现“目的”的条件,据以修正或改良“目的”。

社论建议,参考分裂的德国提出“一中屋顶”概念。所谓“屋顶理论”,指东德与西德互视为“不是外国的国家”,在二者之上有一“完整的德国”;如同在两间区隔但独立的房间上面,有一共同的屋顶。

文章指出,“一个中国”应视为第三概念,是指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对等的概念之上,有一超越二者的“中国”,可视为第三概念或上位概念。这也是“筷子理论”、“杯子理论”的前提与基础。

而屋顶又可分为三类。一、硬屋顶:在中华民国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上,以第三概念的中国作连结;例如泛邦联、欧盟模式、一国两府。二、软屋顶:如中华民族、炎黄子孙、两岸皆一家人等,这类人文诉求可作为硬屋顶及巧屋顶的支撑。三、巧屋顶:如ECFA(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两岸经济合作委员会、《和平协议》等。

1990年代,李登辉曾遣密使苏志诚向北京提议签订《和平协议》,但为对方以事涉“国与国的条约行为”而拒绝。然在2005年连胡会将《和平协议》列入了“五大愿景”。社论指出,欲议签《和平协议》,首先需要确立交战主体与议和主体,两岸若互不承认,则无以确立交战及议和主体;由内战论述转向和平论述,是两岸由“互不否认”转向“相互承认”的窍门。

社论指出,“统一”可能是两岸政经整合在想象中存在的终极目标,而应可有一个中程目标,也就是以《和平协议》或“邦联”架构加以“连结”。“连结论”达成中程方案,是两岸难题的下台阶,也是两岸发展的青云路。

两岸关系如同绑了一个又一个的死结,要双方愿意共同把死结解开,解开死结要发挥创意与想象力,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

《从漂流到寻岸—联合报两岸议题社论选集》 黄年主编 联合报出版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196.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