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周小川:对通货膨胀不能掉以轻心

即将于2012年1月3日出版的《新世纪》周刊以封面文章形式专访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通货膨胀、货币政策调控、利率自由化、汇率浮动空间、资本项目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等焦点话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阐述,现分节摘录于下,以飨读者。

对通胀不能掉以轻心

财新《新世纪》:回顾2011年,宏观政策出现了一些适应经济形势的变化,从年初比较密集的宏观调控手段到微调,再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如何看待2012年的经济形势和相应的政策选择?

周小川: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宏观政策已有明确阐述,兼顾了预防经济下行和抑制通胀两方面的考虑。一是从国际上看,欧债危机的演变、美国经济的不确定性、新兴市场经济增长的减速等问题都存在,如果这些因素都加总在一起,外部环境就不太好。更重要的是,国际经济瞬息万变,发展态势目前看不太准,因此要对这些情况准备一些应对。

另一方面,从国内经济来看,2012年地方政府换届,发展势头仍然强劲,中国自身经济的增长能量还是很大的。与此同时,物价形势也有所好转,对抑制通胀的紧迫性不像2011年年初那么高。当然这里面也有不确定的因素,比如房地产业走势对国民经济的影响,在这方面,我们都还没有积累很多的经验和数据。

总体来说,要做好外部环境比较差的打算;同时对于抑制物价上涨过快也不能放松,还需要合理管理通胀预期;结构调整方面任务也还比较艰巨。宏观政策对这些问题都还需要作出权衡。

财新《新世纪》:11月的CPI同比增长只有4.2%,较之10月的同比数据低了1.3个百分点,也低于市场预期,怎样看待通胀的这种变化?

周小川: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申了“保持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的要求,这说明对于通货膨胀不能掉以轻心。

首先,从2011年设定的全年累计通胀目标为4%左右来看,应该说今年可能较难实现,最终会在5%左右。其次,从技术上来讲,月同比的数字会给人一些错觉,要对数据有统计上的或数学上的进一步解释。此次危机以来,经济数据波动很大,带来同比数据的基数效应比较大,每个月的同比数字都需考虑基数效应的影响。从5.5%到4.2%,一方面说明抑制通胀取得了一些效果,另一方面,2010年11月比10月的CPI环比是1.1%,产生了较大的基数效应。要判断形势以及相应的控制通胀的力度,要在数量上有准确的理解,不要认为下个月还能再跌1.3%。我始终主张多使用经过季节校正的月环比数据,这是对CPI趋势反映比较快的一种数据。总之,通胀控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还不能忽然变得非常乐观。

从中国经济增长的内在动力来看,人民需要奔小康,民生需要进一步改善,城镇化仍大有潜力,全国性的大型基础设施也有空间,这些都有一定的政府主导性。从政府运行机制来看,大家都愿意把事情干好,把地方经济搞上去,把环境也搞好,城市建得漂亮、舒适,这些都是要花钱的。改革开放到现在30多年,尽管也出现过通货紧缩,比如亚洲金融风波期间某年,CPI曾略显负值,但总的趋势是,通胀反复不断地顽强出现。因此,从国情和发展阶段来看,我国经济较容易出现偏热的倾向。从国际上来看,新兴市场的CPI一般也比发达国家高。这不是说当前有过热风险,而是说对于通胀不能掉以轻心。

财新《新世纪》:时隔两年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提出了防止经济下行的风险,这意味着宏观政策有哪些方面的调整?

周小川: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政策要有逆周期调整的作用,大多数都已纳入到了宏观审慎政策框架。通俗地说就是,不景气了就松一点,通胀高了就紧一点,进行适时的逆周期调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特别提到宏观调控要有前瞻性,即在合理预测的基础上,有提前量地进行微调、预调。

货币政策如何权衡

财新《新世纪》:那么如何评估今年综合使用数量型工具和价格型工具实现调控目标的效果呢?

周小川:这有几个方面需要注意。一是使用数量工具和价格工具的频率和力度不一样,如果只看调整次数,似乎是数量工具用的频率高了一些,但需要看不同工具所产生的不同力度的调整效果。二是流动性过剩时须收缩,要对现有的流动性存量基数有一个估计,才能判断政策调整的力度是否合适。三是对中性的判断,由于有国际收支顺差,就要有数量型对冲,对冲到一定程度才是中性的,也就是要从量上区分数量紧缩、数量中性,还是数量宽松。

当然,还必须要看到数量政策和价格政策的互作用,事实上它们是连通的。这从银行间市场短期拆借利率考察就会看得比较清楚,数量调整会带来价格反应;反之,利率调整也带来流动性的数量变化。

财新《新世纪》:最近两个月,人民币的外汇占款持续减少,这对于货币政策的选择来说,是不是赢得了一定的空间?

周小川:我们的货币政策调整空间一直都是比较大的。2009年初,我们避免了掉入流动性陷阱。这些年运作下来,从货币政策工具的角度来看都是可松可紧的。政策的权衡主要是在宏观调控目标本身,比如是较多追求高就业还是较多追求低通胀,需要反复琢磨追求一个平衡的目标。另外未来的不确定性也会影响政策目标的变化。事实上,只要政策目标确定,在货币政策的工具使用上,空间一直比较大,流动性放松或收紧,价格调高或调低都有办法。

当然这里面也会有一些牵制因素,每一种政策选择都会带来一些负面效应。东、中、西部经济状况不一致,国际、国内不同步,会产生套戥机会。比如国际上一些发达国家是零利率,中国利率高,就会有套戥的出现。只要套戥不是规模巨大,就是一个政策正负效果的权衡问题,要看政策主效果达到了没有,负作用有多大,负作用是主流还是支流,等等,需要作出判断。在国际国内经济发展不同步的情况下,客观上说,只有优点没有缺点的总量政策是不存在的。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220.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