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民营电视台的海外生存

“中国(内地)是没有民营电视台的,我们不在中国播……”

中国有民营电视台吗?答案也许会出乎很多人的预料—有。

虽然依据现行法规,中国国内电视台均须保持国有性质,但从2006年开始,一批立足海外、面向当地主流受众的华人民营电视台陆续出现。

北京市朝阳路莱锦创意园内就有一家名为蓝海的电视台。蓝海平时很低调,一如它那不起眼的五层办公小楼,站在园中,它的存在感远远不如一抬头就能看到的朝阳路另一头极具后现代风格的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直到2013年8月,蓝海一举挤掉了新华社旗下的英文电视台CNC World等竞争对手,占领了原本属于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的频道,在美国华盛顿及周边开播。

其实,像蓝海这样的电视台还有几个。1992年起,以央视为首的国有电视台开始了向海外拓展;如今,民营电视台则用更轻巧的身份和市场化的运作模式加入到这场“走出去”的行动中。

不过,他们始终低调。“中国(内地)是没有民营电视台的,我们不在中国播,千万别给我们惹麻烦。”在2013年8月末的一场记者会上,蓝海电视台(BON TV)的创始人诸葛虹云一开腔就澄清。

 

民营“中国风”

诸葛虹云常常讲起外国人对中国存在的偏见。蓝海成立于2008年,那一年的很多事也时常被她提起,从外国媒体对西藏骚乱的报道,到北京奥运火炬在海外传递时遭遇抵制,再到个别外国政要公开拒绝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在她看来,偏见如今依然存在,比如,有些美国人会认为华为是中国政府的特务机构。

“这种偏见是媒体的、政治的偏见。老百姓是没有偏见的,他们只是不了解。我们要去做老百姓的工作。”诸葛虹云告诉本刊记者。

2010年,致力于向西方受众介绍中国的全英文媒体蓝海电视台正式在美国落地。此时,距离中央电视台面向西方主流受众的英语国际频道开播已有10年。而面向海外华人社群的电视传播则从1990年代初就开始了——1992年10月1日,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CCTV4)开播,迈出了中国电视台走向海外的第一步。

作为蓝海电视台的创始人,诸葛虹云和她的丈夫顾宜凡与这一大背景密不可分。1990年代起,两人共同制作的国际类谈话节目长期在CCTV4播出。同样引人注目的是顾宜凡显赫的家世背景。他的祖父是教育家顾毓琇,前国家领导人江泽民和朱镕基曾在访美时专程探望这位他们大学时代的老师。

不过,专业背景似乎并不构成民营企业家进军电视业的门槛。

印刷业起家的温州商人叶茂西在2009年初随温家宝总理访英时收购当地连年亏损的普罗派乐卫视(Propeller TV)。

更早的,长期在迪拜做小商品生意的温州商人王伟胜在2006年收购了一家当地电视台,成立了阿拉伯·亚洲商务卫视(AABTV),采用英语和阿拉伯语介绍中国的经济和文化,覆盖整个中东北非地区。

叶茂西想为中国在欧洲打开一个发声渠道,他觉得“万一哪天出个什么问题,也许能用得上”。为此,他的西京集团历经漫长的政府审批程序,成为了第一家全资收购海外电视台的中国公司。

同年,河北企业家庞新星旗下的四达时代集团作为非洲第二大数字电视网络运营商在非洲开通了7个自办频道。在庞新星看来,非洲人对中国缺乏了解,同时,“每当国内发生了一些事情,西方媒体都要出来胡说八道”。

四达自办频道的数量到2014年将增加到二十多个,与中央电视台免费频道的数目基本相当,覆盖到非洲18个国家。“我们就是要在非洲形成一股‘中国风’。”四达时代的副总裁郭子琪告诉本刊记者。

 

民营身份=稀缺资源

在叶茂西接管普罗派乐卫视的同一天,新华社将自己的英语新闻视频放在一些中国驻欧洲国家使馆中试播,并在一年后正式推出英文电视频道CNC World。

话语权、软实力、国家形象从奥运年开始成了热门词汇。

2009年,媒体“中央军”大动作频出。中央电视台开通了俄语、阿拉伯语频道,并计划将全球记者站数量从19个增至56个;不过和计划在2010年将驻外站点增至140个的新华社相比,后者更能“把地球管起来”。同年,《中国日报》推出了美国版,《环球时报》和《求是》杂志推出了英文版。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在2010年6月给《纽约时报》的撰文中描绘了过去几个月中国国有媒体在海外的转变:主持人中出现外国面孔,评论内容变得更加严肃,广播节目更多样,网站内容更丰富,报纸上也出现了更多调查报道。但在他看来,这些媒体依然难以避免地存在着“僵硬的、宣传的味道”。

民营媒体和国有媒体在海外的关系并非零和竞争,而更像是优势互补。

事实上,亚洲商务卫视就从央视、CNC以及地方电视台获取节目资源。2009年,叶茂西接管普罗派乐卫视不久也开始播出央视制作的《华夏文明》、《中国功夫》、《交际汉语》等节目。作为民营的数字电视运营商,四达时代在非洲落地后第一时间将央视、CNC等频道引入了自己的播放平台,解决了官媒在非洲长期落地难的问题。“我们是通过公开招标拿到的牌照和频点,只要不违反非洲的宗教、法律,在我们自己的播出平台有充分的话语权。”郭子琪说。

英大传媒投资公司的刘建东认为,国有媒体的改善需要一个长时间的过程。因此,来自中国民间的声音便成了稀缺资源。

蓝海是英大传媒这家国家电网旗下的全资公司投资的第一家民营媒体。尽管蓝海在华盛顿落地的竞争当中打赢了CNC,但新华社的新闻同样被蓝海所使用,并传达给海外受众。

 

“我们又不搞政治”

然而,“民营”两字并不必然代表海外受众的信任和喜爱。

2010年蓝海在美国开播不久,沈大伟就在上述撰文中指责其收受中国政府的资助。

为了澄清身份,蓝海方面致信《纽约时报》编辑部,这封信后来被《纽约时报》原样刊登。根据蓝海电视台对外披露的信息,2010年,蓝海得到了鼎晖创业投资公司1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2013年又获得了英大传媒投资公司的第二轮投资,但两位创始人始终是蓝海的大股东。

不过,此后类似的报道并没有继续出现。诸葛虹云表示,蓝海一直以海外电视台的方式行事,以避免被受众误解为中国政府的喉舌。

与官媒不同,民营电视台并没有把重点放在新闻报道上。

在几家电视台中,蓝海似乎是唯一一家涉足新闻领域的。而更多的节目则侧重在中国的社会现象、经济发展、文化和旅游等方面。顾宜凡曾表示,蓝海不回避政治话题,但没有政治企图;他希望蓝海能反映、折射中国,而不是去塑造中国。

其他的电视台则选择了更彻底的娱乐化节目方案。“我们又不搞政治,就是经济、文化、生活方式。”叶茂西摊摊手说。

2010年,普罗派乐卫视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的电视台合作,每天播出6小时的加勒比地区娱乐、音乐、旅游、美食节目。这些内容占了普罗派乐日播出时间的三分之一强,一些英国观众甚至以为这家电视台被加勒比人收购了。普罗派乐的伦敦负责人刘克瑞曾向媒体透露,这一安排吸引了在英国颇为庞大的加勒比社区观众,也带来了宝马、英航等公司的广告。

同年,四达在自办频道中引入了南美家庭剧。这些一千多集的长剧在中国人看来难以忍受,但在非洲却和当地民众的慢节奏生活刚好合拍。考虑到非洲人热衷中国功夫,四达又开办了功夫频道,播放一些武术教学片、比武赛事和健身节目。此外,四达还开办了中国影视剧频道,播出了《大宅门》、《康熙微服私访记》等电视剧,并正将《我的青春谁做主》、《奋斗》、《北京爱情故事》等电视剧译制、配音,准备呈献给非洲受众。

郭子琪认为,这些娱乐类的节目更符合非洲受众的接受程度。

 

“烧钱的电视台并不是容易攻占的领地。”

对于民营资本来说,烧钱的电视台并不是容易攻占的领地。在本刊记者接触的四家海外华人民营电视台中,没有一家实现了盈利,大多还处在摸索和投入的阶段。

其中,亚洲商务电视台的合伙人刘海涛婉拒了本刊记者的采访。他表示,亚洲商务卫视正在进行一系列重大变动,并透露,由于难以收支平衡,这家电视台已经关闭了位于北京和杭州的办事处。

“中国民营媒体走出去这一块,行业不繁荣,产业链没有形成。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政府也应该来看怎么推动行业的繁荣。”诸葛虹云表示。

在她看来,海外的华人民营电视台的发展问题在国家政策中一直是个空白。直到2008年十七届三中全会精神将“提高国际传播能力”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蓝海的发展环境才显著改善,并获得了各级政府的“精神支持”。当年,蓝海搬进了如今的五层小楼。

在蓝海的宣传片里明确地提及了曾为国新办以及各地旅游局、外宣办等政府客户以及中石化等国企提供服务。诸葛虹云认为,这和蓝海的民营身份并不冲突,蓝海的服务完全是市场行为,合作形式包括广告、内容制作和节目赞助等等。

“政府你只要号召一下,让企业来我们这样的民营电视台做个广告试试,那就不得了。”叶茂西说。在奥运会期间,他让中国企业在普罗派乐电视台免费做广告。未来,他打算给在普罗派乐做广告的中国企业出让股份,以吸引原本在外国媒体做广告的中国公司。

让叶茂西觉得有点委屈的是,中国政府对进军海外的官方媒体和民营媒体支持力度的巨大差别。“他们(国有媒体)赚了钱给国家,我们赚了钱也是临时给我们保管一下,最终还不是国家的。”让他羡慕的是,四达在2012年底获得了国家开发银行旗下的中非投资基金1.5亿美元投资入股——“欧洲就没有这个基金”。

与普罗派乐相比,致力于成为非洲第一大数字电视运营商的四达确实显示出了雄厚的实力。2013年初,四达搬进了位于北京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占地三万平米的总部,内有四座办公楼、一座员工公寓和一座专门接待VIP客户的四合院。2012年,四达接待了上百个来自非洲的访问团体。

不过,郭子琪表示,由于定位普通非洲家庭,四达在非洲的300万用户每月每户只缴纳3至5美元的收视费;但每年的节目采购成本却达4000万美金,这还不包括花在英超、意甲等体育赛事播放权的高昂花费。近一年来,四达又获得了非洲六国的数字电视运营项目,预计将进一步加大在非洲的投资。

诸葛虹云承认,像蓝海这样的民营电视台创业初期的收入主要来自国内,不过,在她的计划中,未来海外应该是蓝海主要的收入来源——当然,这还需要收视率、公信力和知名度进一步提高。

“在受众市场上实现可持续的价值是我们当前奋斗的目标。”诸葛虹云说。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246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