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韩统一代价高昂 或将花费6700亿美元

核心提示:南北分治半个多世纪后,巨大的社会落差,使得朝韩统一,在韩国越来越变成仅仅是政治正确,实际上却令人恐惧的问题。而强人金正日去世,金正恩接班,朝韩统一似乎突然有了可能。但朝韩会如何统一,却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与韩国保守派分子利用气球向朝方境内散发反朝传单。

金正日去世,对韩国的震动远甚于当年金日成去世。一方面,强人金正日去世,无法预测素来行为奇异的朝鲜会有何举动,另一方面,危机四伏的朝鲜随时可能崩溃,朝鲜半岛的统一随时会成为可能。

从期待到恐惧

金正日的突然去世,让很多韩国百姓陷入惊喜与恐惧的纠结之中。恐惧不是因为朝鲜行为不可测,而是因为朝韩统一很可能会突然因为朝鲜崩溃而变成现实。

自1945年朝鲜南北分治以来,实现朝鲜半岛的南北统一,曾一直是朝鲜民族共同的热切的梦想。但随着1990年代末,朝鲜困境日益严峻,朝鲜半岛可能会因朝鲜崩溃而实现统一时,朝韩统一问题已由热切的民族感情变成一个现实的国家问题。韩国人的心态出现复杂而明显的分化。

南北分治时遭遇家庭离乱之苦的那一代人,是朝鲜半岛统一的热切支持者。但这个老家在北方的群体,从朝鲜战争结束时的1000万人,已下降到今天100万人。他们的凋零,也改变了韩国社会对南北统一的观念。

年轻一代的韩国人,对南北统一的实际态度,实际上可以解读为何越来越多的人反对或恐惧朝韩统一。有韩国市民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表示,韩国半数富人反对朝韩统一,理由是它会彻底拖垮韩国经济。他甚至说:“韩国人虽然总是说要实现我们的统一梦想,但韩国人想的并不是这样。其实,韩国人谁都不希望统一。”

即使是支持朝韩统一的受访者也承认,多数韩国人内心里其实是恐惧朝韩统一的。有在华韩国学者对本刊记者表示:“我们长久以来南北统一不能实现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金正日执政,而是我们没有做好统一的准备。”

形成今日韩国社会恐惧和反对朝韩统一心理的最重要原因,是高昂的统一代价。

韩国民主和平统一咨询会议在2009年3月的舆论调查显示,韩国有49.4%的人本能地认为统一是“我们的愿望”,但又认为,统一费用是个不应承担的负担。同时,约7成的人认为,假如朝韩统一,会让每个韩国国民每年负担费用达到20万韩元。而据专家分析,这个数字很可能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朝韩统一可能产生的惊人代价,极大程度地抵销了素来以民族情绪炽热著称的韩国人的民族统一热望。它造成人人口头说统一、实际内心惧怕统一的奇怪心理。朝韩统一,实际上在韩国社会多少已变成“政治正确”:所有政治力量都不敢公开宣称反对统一,但也没有任何政治力量愿意做一点实质性的准备。

韩国一度积极推行的对北“阳光政策”,在被批评为最终效果是养虎遗患之时,亦有分析认为,它实质上是以维持朝鲜体制的继续存在的方式,来逃避朝韩统一的责任。而“朝鲜半岛逐渐统一”这个提法,其实也可认为是反对和恐惧朝韩统一的折中而含蓄的表达。

对比柏林墙倒塌前的岁月,西德从政府到民间对东德同胞的态度和行为,或可认为,朝鲜长期分治,已在南北造就了截然不同的心理共同体意识,朝鲜南北的心理隔膜要远甚于当年的东、西德。

史上最昂贵的统一

柏林墙倒后,西德不得不花费约1.9万亿美元以融合东德。如果韩国统一北方,其代价将远远超过德国统一。二十年前两德统一时,东德虽远落后于西德,但东德好歹是社会主义阵营经济最发达的国家,西德人均GDP只是东德的3倍,而今天朝鲜的人均GDP只及韩国的5%,国民贫困程度当世罕见。

最直观的差异,同文同种的两国人民,在身材上基本能一眼判断出。朝鲜人现在平均身高是1.58米,韩国人是1.73米,朝鲜人给世界普遍的印象是瘦削、面有菜色,即便是在作为对外橱窗的平壤。与朝鲜接壤的中国边境地区的公安,验尸时将胖瘦和体格大小作为区分中朝人的主要特征。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学者皮特·贝克估计,要让朝鲜达到韩国标准的80%可能需要在30年时间里花费2-5万亿美元,而韩国的全部经济总量约为1万亿。

统一要花费多少钱,是韩国的热门课题,不同研究机构有不同答案。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的报告认为:统一以后,若想使朝鲜国内人均收入提高至3000美元水平,韩国需在10年间投入1570亿美元;若想提高至7000美元水平,韩国需在15年间投入4710亿美元;若想提高至1万美元,韩国需在18年间投入7065亿美元。

而韩国统一部的统一成本研究结论是,如果2030年南北统一,第一年韩国最少需投入55兆韩元,最多需投入249兆韩元。要是在往后的将近20年的时间里,每年从国内税金抽取0.8%出来作为资金基础,那么在统一后的第一年韩国至少需要追加投入55兆韩元。

兰德公司在2005年发报告称,根据不同的统一方式,以2003年的购买力计算,朝鲜半岛最终统一需要花费500亿到6700亿美元。三星经济研究院则发表报告称,假设2015年南北统一,韩国在接下来的十几年内需要投入546兆韩元。2010年,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朝鲜半岛问题研究员皮特则预想,韩国需在统一以后的30年内投入2000兆到5000兆韩元。

虽然投入是个天文数字,但这些研究报告基本认定韩国在统一后获得的利益比成本更高。朝鲜半岛的矿产资源主要集中在北方,如石墨和菱镁矿储量居世界前列。新增的两千多万人口和半壁江山,都是无价的财产,人口在成为负担的同时,也是劳动力和消费市场。

但东西统一迄今已有20年的德国,若其今天的情形可作参考,则上述推论或显得过于乐观。德国统一时,原本认为西部资本将大举进入东部的预期并未出现。东德原有的工业体系在基本全部废弃后,并未迎来大规模投资,反而使德国东部的就业机会大幅减少,最终使得两德统一的代价远远超过了预期。

汉拿院现象

如果朝鲜南北统一,比朝鲜南北物质鸿沟更难抹平的,会是心理鸿沟。

两德统一20年后,西部人与东部人心灵中的柏林墙仍未完成拆除。在西部人看来,在已为统一付出高昂代价后,东部人还要跑来抢夺就业机会和住房,完全无视西部人的巨大牺牲;在东部人看来,西部人普遍心理上带有令人无法忍受的优越感。在发展机会上,绝大部分东部人认为他们处于劣势,有三分之二的东部人认为他们在西部人眼中是二等公民。

即使在今天,认为东西部人彼此有亲近感的人,也只达到四分之一。对曾经的东德,虽然几乎没有人认为它是个好制度,但却有20%的人怀念东德,一个重要原因是社会融入的落差。两德统一时,东西分治仅45年,而朝鲜南北分治迄今已有66年。朝鲜南北制度差异远远大于当年德国东西部的制度差异,它远不只是在肉体上将朝鲜民族塑造出一眼可见的南北差别。

事实上,南北统一的最大问题,是朝鲜人如何融入韩国制度的问题。但脱北者在历尽千辛万苦抵达韩国时,最初脱离苦海的百感交集,很快就会被无法融入和无法适应韩国社会的焦虑所代替。而脱北者在试图进入韩国社会时,无处不在的歧视、刁难,更是加剧了这个群体的苦闷。

为防范北方间谍渗透,脱北者进入韩国后需经过为期三个月的“隔离审查”,在通过反复严格的审查后,再进入专为脱北者设置的“汉拿院”接受了三个月熟悉韩国社会的“统一教育”,期间无法与家人亲友见面。而韩国工作人员的歧视、粗暴和怀疑,不少人将之视为难以忘怀的精神屈辱。

尽管有汉拿院的教育培训,几乎少有朝鲜人能顺利融入韩国社会,为躲避无所不在的歧视,脱北者通常会努力掩饰自己的口音,在被问及来自哪里时,他们多半会以来自中国搪塞。因为韩国社会对来自朝鲜的脱北者最为歧视。

韩国社会曾以近乎疯狂的热情和诚恳迎接这些逃到“自由祖国”的同胞,脱北者的悲惨遭遇亦让韩国全民一撒热泪。但迥异的制度将朝鲜人与韩国人塑造成截然不同的两类人,他们难以融入韩国社会,亦将自己视为“朝鲜人”而非“韩国人”。

快速增长的脱北者群体,很快使韩国人“同情疲劳”,而难以融入韩国的脱北者群体开始日渐成为一大社会问题。尤其令韩国社会愤怒的是,由于韩国政府对每位脱北者都给予一笔高昂的安家费,它诱发了一大批脱北者铤而走险,专门从事“走私”脱北者,以收取安家费分成的生意。

近年来,进入韩国的脱北者呈加速增长趋势,而韩国政府花费在每位脱北者的费用高达1亿韩元,截至2011年,进入韩国的脱北者数量已高达2万余人,由此成为韩国政府日渐沉重的财政负担。

对那些后来的脱北者,迎接他们的早已不是传说中血肉同胞的慷慨盛情,而是完全被视为异邦人的排挤和羞辱。今日韩国社会不少人公开指责脱北者是“抛弃自己祖国的人”、是“无视韩国生活习惯的异邦人”。今日,韩国政府虽未取消补贴政策,但已不再鼓励朝鲜人逃亡韩国。

而朝韩对立,无疑也严重影响了普通韩国人对脱北者的态度。“天安舰”事件后,有脱北者被韩国年轻人围攻辱骂:“就因为你这样的朝鲜家伙,我们的国民才牺牲。”

每个从朝鲜逃出来的脱北者,都知道韩国与朝鲜之间有如天堂地狱的落差,但韩国这个天堂却不属于朝鲜人。无法融入韩国社会的精神折磨,甚至出现了千辛万苦逃离苦海的脱北者,最后又跑回朝鲜,这或许成为世界上最不可理喻的汉拿院现象。

假如朝韩统一,是朝鲜直接并入韩国式的统一。韩国、朝鲜分治60年造就的国民心灵鸿沟,或许是朝鲜民族悲剧的另外一种形式的延续,它或许至少要用同样长的时间才能抹平。

中国的决定性因素

极为脆弱的朝鲜,一旦发生政治动荡,极易出现当年阿尔巴尼亚式的社会秩序瓦解式崩溃。如果不分官民集体大逃亡的阿尔巴尼亚式崩溃出现在朝鲜,那么直接遭遇饥民冲击的,只有中国一家。密布地雷的三八线,是屏蔽韩国免遭朝鲜崩溃冲击的保护带。

或许正是基于这种自身安危的深切担心,中国政府才在近些年来遭遇巨大道德压力指责,同时又不能真正对朝鲜施加影响时,依然不遗余力地支持朝鲜社会维持正常运转,以避免朝鲜崩溃。

尽管金正恩时代,朝鲜的政治稳定随时会被打破。不论朝鲜内部引发何种洗牌,朝鲜体制的基本性质决定了,无论是体制内何种力量胜出,他们唯一可依赖的外部力量,只有中国。事实上,朝鲜发生政治动荡后,立即出现韩国主导朝韩统一的可能性很小。

如果朝鲜统治力量出现意外变故,而中国又能有效对其施加影响,或许前途越来越逼仄的朝鲜,对各方来说,都有了走出死胡同的全新转机。首先,它可避免南北直接统一对朝韩社会巨大的震荡冲击,其次,过渡性的朝鲜政权,可以导入中国式改革——以经济改革带动社会转型,这可令将来朝鲜半岛的统一过程更为平滑而有弹性。

当然,朝鲜政局平衡被打破,首先意味着社会震荡,这是谁也不愿看到的,尤其对中国更是如此。虽然中朝两国今日意识形态早已相去甚远,但金正日逝世时,中国官方唁电的规格和态度,远比当年金日成去世时要高。这种差异或许真正的意图在于,中方要向世界各方表明维持朝鲜秩序稳定的决心。

在韩国,人们普遍认为,朝鲜半岛能否统一关键取决于中国态度,其次才取决于南北两边的政治意愿。不少韩国人因此认为,如果金正恩政权崩溃,很可能会是中国主动介入,着力帮助朝鲜恢复和建立秩序,以免社会崩盘的悲剧。朝韩统一不会马上出现。

据西方和本港媒体披露,为防止中朝边境出现大批难民的突然冲击,中国官方近年准备了多套紧急方案,不断筹集物资和专项资金以应急需。无论朝鲜局势如何演进,朝韩统一却是历史趋势所在。朝鲜半岛的统一无疑会深刻改变东北亚地区对抗性的紧张格局。

在中央党校学者张琏瑰看来,对中国来说,哪怕统一后的朝鲜半岛,一定会发展同中国的良好关系。韩国经济发展需要中国这个大市场。它最直接的意义,首先是处于停战状态的朝鲜战争正式终结。而朝鲜这个紧张气氛源头的消失,或将使东北亚地区长期的准军事对抗局势不复存在。

但更普遍的大陆学界看法则是,目前南北统一不符合中国的利益,而中国也远远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

北大学者朱锋向本刊指出,中国目前应该做的事情很重要。第一是要帮助朝鲜平稳过渡,这符合中国的利益;第二,朝鲜在实现平稳过渡后,在金正恩的领导下,能真正给这个国家带来希望和美好的未来,能真正把朝鲜的发展摆在首位。

对域外最强大的军事力量美国来说,朝鲜半岛统一意味着其丧失了驻扎朝鲜半岛的正当理由。朝鲜战争爆发前,驻扎朝鲜半岛的美国人,含外交人员在内,总数仅有500人,今天驻韩美军数量维持在2万8千人左右。

朝鲜战争停战以来,驻韩美军的处境同样尴尬。韩国统一研究院崔春钦曾透露,美国军营、使馆周围常年有韩国民众示威。为此军营规定,美军士兵只有周日可以出军营。尽管如此,韩国社会常抓住美国大兵的错误不放,比如倾倒有毒物质,渗透到地下等。朝鲜统一后,不但美军丧失驻扎理由,韩国社会的压力也会迫使其撤离。

朝鲜南北统一后,对中国产生不良影响的因素,可能是朝鲜半岛统一后民间可能会因为朝鲜遗产困境,指责中国应负历史责任。但相比今天中国受朝鲜连带,无端背负巨大的道德包袱,并非无法接受。

无论韩国人如何看待朝韩统一,由于其事实上并无主导权,从政府到国民均未做好迎接朝韩统一的精神准备。而金正日突然撒手西去,朝鲜这个危机四伏的国家落到了金正恩手中。朝鲜半岛的未来,从未像今天这样充满玄机。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黄章晋 陈祥 漆菲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247.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