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排外、仇富情绪中的大选年【2012年第3期】

2011年,是第三届特区政府的最后一年。回顾全年,贫富悬殊问题日益严重,社会仇富及排外心态加深,民众求变的企盼逐渐由现任曾荫权政府转向下届特首人选,在经济领域方面则继续向内地靠拢。

明年的香港,无论是在政治还是经济方面,均充满着不可预期性。

大选之年

2011年的第二天,人称“华叔”的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因肺癌病逝,终年79岁。华叔纵横香港政坛多年,赢得海内外不少人士敬重。他的离世,除了引来香港社会各界哀悼,也意味一个时代的终结。

2月23日,港府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公布新一年度财政预算案,向每名港人的强积金户口注入6000港元,以纾解民困。但预算案推出之后,随即引起社会强烈反弹,批评当局注资强积金“远水救不了近火”,许多团体甚至发起上街示威活动。该份财政预算案也成为九七回归以来评价最差的一份财政预算案。3月2日,港府终于让步,改向市民直接派发6000港元现金。但曾荫权这个“看守政府”经此一役,民望跌至新低。

至年中,随着海外及内地“热钱”不断流入,香港楼市炒风日益炽热,楼价首次突破九七回归后的历史高位,有超级豪宅更以呎价9.6万港元“天价”沽出,楼价高得令人咋舌。市民不满楼价飙升及立法会议员“替补机制”方案,结果在“七一”当天上街游行的港人人数创出2004年后新高。部分游行人士其后彻夜堵塞马路,与警方发生冲突。

面对社会上要求复建居屋的声音不绝于耳,香港特首曾荫权在2011年10月12日发表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时,终于宣布复建居屋。当局出招,普遍获得市民支持,政府民意略微反弹。

踏入下半年,港人的眼光逐渐转到下届特首选举。这项对香港未来发展有重大影响的选举,虽然选民人数不多,相关新闻却延绵多月,两位疑似候选人唐英年和梁振英从若隐若现到争相宣布参选,事态发展都备受港人关注。

两位热门特首候选人中,开始以唐英年人气走势较盛,几乎全年都力压梁振英,但到2011年10月中,唐英年传出绯闻,人气大跌,民望反而大幅落后于梁振英。至2011年11月26日及27日,唐英年和梁振英先后宣布参选2012年特首选举,意味着香港特首战进入新的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11月6日,香港举行回归以来的第四届区议会选举,412个直选议席顺利产生,投票率高达41.4%,是自香港回归以来第二高。民建联、工联会等建制派大胜,共取得161议席;泛民主派仅得70席,多名立法会议员未能胜出,主张激进路线的社民连更全军覆没,主席陶君行辞职。

有分析指,泛民主派惨败,除了市民不认同部分泛民主派团体的激进手法,也与泛民主派之一的公民党支持港珠澳大桥环评报告及外佣居港权案司法复核有关。而说到外佣居港权案,2011年香港社会的最大转变,或许是越来越多港人开始出现排外的心态。

 

“排外”、“仇富”的香港

香港本是一个移民城市,不少今天的社会领袖、成功人物、工商界大亨回顾当年,都是逃亡来港的难民。战后这么多年,不少内地人相继来港安居,可说相安无事。但自特区政府2011年3月宣布“派钱”6000港元给市民,其中也包括内地新移民后,加上内地孕妇来港产子的人数暴增,香港社会突然间涌起一股猛烈的反外来移民情绪。

至下半年,外佣就申请居港权向香港法庭申请司法复核,进一步触发大部分香港市民的不满,移民问题变得尖锐化。

2011年10月23日,2000名港人为了捍卫自己的权益,纷纷上街游行。先有香港最大工会工联会在当日上午发起1000人的反对外佣争取居港权游行,后有下午1500名网民发起反对内地孕妇来港产子的游行。

香港学者普遍相信,港人的矛头直指非本地人士,与香港社会贫富悬殊问题日益严重、市民怨气愈来愈深有关。资料显示,香港的基尼系数长期处于0.4的警戒线之上,但今年却升至0.533,“荣登”世界第一。

在2001年至2010年间,香港的名义人均本地生产总值增长了21.6%,但就业人口收入的中位数只从每月10000港元微升至10500港元,而每月收入低于7000港元的人数占就业人口的比重(以当年第三季度的统计数字为准)更从22.2%上升至24.4%,反映香港普通打工仔未能充分分享到近年香港经济增长的成果。

有香港非牟利社福团体也反映,自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济起飞之后,“饥饿”二字跟大部分香港人距离很远。但事实上,吃不饱的情况,近年却在香港悄悄蔓延。自2009年特区政府拨款给五间机构设立食物银行,申领人数就不断增加。中文大学的调查也发现,香港有18%受访者处于生活匮乏状态,若以此推算,全港约有110万人划入贫困基层类别。

事实上,随着香港经济步入成熟阶段,百物腾贵。近年来升斗巿民已很难透过克勤克俭致富,或借助有限的“第一桶金”来追求飞黄腾达的创业梦想。再者,大集团垄断香港主要经济活动,中小型企业的生存空间已非常有限。

贫富之间的落差增大,加上中产阶级作为“中间缓冲”的角色减弱,“仇富心理”及“反地产霸权”更成为今年香港的“潮语”,“80后”的民间抗争手段日趋激烈化,本土意识也日益强大。

另一方面,随着全球经济衰退恐慌、市场忧虑中国经济现危机,香港经济今年一片愁云惨雾。数据显示,港股由2011年4月最高的24469点跌至10月最低的16170点,跌幅达到34%。面对经济不明朗,香港逐步加快与内地融合,希望借助内地发展机遇促进香港经济发展。

2011年3月,《“十二五”规划纲要》首次将有关香港和澳门特区的内容单独成章,将深化内地与香港的合作及香港在国家发展中的功能定位,提升到国家战略的层次,是香港参与国家五年规划的一个重大突破。至8月,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抵港访问三天,公布了六个方面36项利港政策“大礼包”,其中“粤港合作”部分单独成节,共7项优惠措施,融合程度前所未有。

此外,香港市场引颈以待的人民币回流机制,包括开通RQFII(即境外人民币透过香港中资机构回流内地市场),以及人民币外商直接投资办法(FDI),在中央领导层一锤定音下,可望在短期内推出。此举意味着中央有意把香港打造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对外平台。

展望2012年,香港经济前景仍然阴霾不定。欧洲债务危机可能升温,触发金融市场进一步动荡,并引致全球经济重陷衰退。有分析指,一旦外围经济形势持续恶化,香港这一外向型经济所受到的冲击将尤其显著,预计2012年香港经济增长会再次低于过去的平均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1年11月开始的未来一年,香港正式踏进历史性的“选举年”,包括刚过去的区议会选举、12月的选举委员会选举、2012年3月25日的行政长官选举,以至9月的立法会选举等,多项选举均与香港的未来发展息息相关。较早前,国际旅游指南《LonelyPlanet》推介明年必游十大城市,香港位居第8位。杂志幽默地指出,香港当选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这是香港的“选举年”,香港将充斥游行示威,成为“动感”之都。

对香港本地民众来说,他们最大的新年期待无疑是:明年上场的新特首,能对香港日益严重的贫富悬殊问题有所作为,能成功带领香港经济转型,走出近年的困境。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261.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