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步调一致的治党理政学

年这一年里,社会压力、人事交接、经济转型、国际纠纷四面扑来,植根各领域的中共面临前所未有的矛盾,社会之期待也升至历史新高。作为国家主席、总书记、军委主席三位一体的胡锦涛,身处各种矛盾中心,承受着常人难以体察的压力。

2011年的胡锦涛,以69岁的年龄,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其以团结、宽厚、隐忍的标准党员形象打进了每个人的心里。

筹谋十八大人事

创造一条党既长久执政又促进经济持续发展的中国特色新路,这副压在胡锦涛肩上的重担,在2011年显得更凝重。

这一年胡锦涛的国内国外公开活动频率比以往少了很多,显示其精力更多花在处理内部协调和拍板上。

2011年大陆社会性事件继续攀升,一些地方政府明显回应乏力。诸多权力神经分支的迟钝和不合拍,引起胡锦涛的焦虑。对比10年前的建党80周年总书记讲话,胡锦涛在建党90周年的讲话,忧心和劝诫之情扑面而来。但纵然是一国最高领导人,其主观能动性也受制于结构性环境。胡锦涛担任总书记9年来,中央实行集体领导制,他是这个领导集体的总书记。

如今,在意识形态权威削弱下,中央政令出台和贯彻更多依赖于各级官员间的大量协商。尽管对官员的问责制度在2011年继续加码,但由此而来的敷衍和决策权上推,导致高层超负荷运转。

这些端赖于决策体系权威再次整合,自毛以来形成的观念是,党长久执政的决定性因素在于领导干部。十八大交接班,显然是一个构建权威决策系统的契机,机不可失。

对重修养、讲团结的胡锦涛来说,有责任通过班子的精良配备,将党业好好交接下去,这是一种历史使命,就像前任总书记当年把党业交给他一样。

殚精政治教育

胡锦涛的狐步舞、交谊舞备受知情者称赞。优美舞姿往往划出一个细腻、追求美好的人。胡锦涛赋予了政治的崇高要求:政治不应停留于中立,而要积极去创造。

根据日程表,2012年“七一”前,中央组织部将专项表彰2010-2012年“创先争优”活动先进基层党组织、优秀共产党员,以及先进县(市、区、旗)党委。

长期以来,鉴于与非精英行为者的互动对国家结构的影响处于次要的位置,故在确保党执政的长久性上,胡锦涛倾力于党内政治教育。

胡锦涛主管党建,长达20年,历史之长以至很少有中共领导人超过他。这些年里,胡发扬治党传统,确立一个又一个奋斗目标,提议一场又一场的学习整风,以期用党的饱满精神和业绩,获取群众的认可。

这些党内学习包括:3年的“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4年的学习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1年半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1年半的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和2年的开展“创先争优”活动。

与连绵不绝的全党学习整风运动相配合,胡锦涛身体力行。10年来的春节前后,胡雷打不动地都要离开政治中枢京城,选择某革命老区“与民同乐”,在消弭、颠覆日常现实某些等级结构同时,带头彰显中共领导人对权力源头的体认和记忆。

胡锦涛偏好理论,注重用理论统一人。而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和会议,往往是很好的集体记忆术,帮助人们复习和巩固那些证明中共执政合法地位的官方理论体系。

“90年来党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理论上的成熟是政治上坚定的基础,理论上的与时俱进是行动上锐意进取的前提,思想上的统一是全党步调一致的重要保证。”胡锦涛在2011年建党90周年大会上说。

在2011年年底,“胡锦涛重大战略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学说”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推出。

求解卡尔多困境

民生关涉社会福利保障体系,创新影响经济增长持续性,两者都是唯物主义执政党反复叙述的宗旨。

2011年至今,胡锦涛下基层去了五个省份:2月河北狼牙山革命老区,4月海南,5月天津,6月湖北,8月广东。公开出来的视察主题不外两个:民生与创新。

节奏性出现在田间地头、居民家庭、菜市场,是胡领政的标志性动作。随着胡在底层现身,政权的民生根基便被提醒和塑造。胡锦涛祖籍安徽,出生江苏,但堪称是贫困地区出来的干部,其对甘肃、贵州、西藏贫困之恶劣有着无与伦比的体认。

由于社保、教育、保障房等公共物品还未实现国家级统筹供给,中国是借助地方协调者的间接统治型国家,政治精力通常耗在权力内部和主要城市的协调中。但胡锦涛每年保持一定频率越过权力结构直下乡村基层,查询医疗报销、住房面积、养老金。对人们来说,在和胡一起包饺子、跳舞、拿锄头过程中,得以近距离感受到最高领导的体温和性情。

胡延续对民生偏好的表达不令人意外,2011年每次下基层有意安排一定时间和画面出现在创新企业和产品面前,则是胡锦涛的政治新表现。

与企业员工和负责人交谈时,胡都无例外地叮嘱要自主创新、要产业升级。胡的希望很清晰,中国在依靠自然禀赋为基础的比较优势参与国际贸易的过程中,要向以自主创新政策范式为代表的新发展模式转型。支撑创新的生产性服务业仰赖于一整套可靠透明的制度。2011年11月,胡锦涛对国际社会承诺,中国政府将减少对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推动政府服务朝着更加规范有序、高效便民、公开透明的方向发展。

美国杜克大学社会学教授高柏表示,国际上最担心的就是这两个特点的结合,因为这样做既保留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替代,又开始形成对发达国家传统优势的替代。

配合两者兼顾的战略,人民币需要不停地升值,但升值速度不能太快,以尽可能为企业争取调整的时间。在2011年11月的20国集团峰会上,胡锦涛呼吁全球领导人不要再敦促新兴市场货币升值。外媒报道,胡锦涛使用了迄今为止最为强硬的措辞。

产业升级是做大蛋糕,民生福利是分好蛋糕,既要做大蛋糕又要分好蛋糕,同时实现两者的平衡,这对世界各国都是个强大挑战。

叙利亚、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未能做好两者的安排,普遍陷入卡尔多集体困境。而韩国、台湾地区则成功突围。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266.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