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氏家族的巨额财富

在中国,墓碑常常会记录活着和死去的家庭成员的名字。在西前头村,周家的五块墓碑上开列着中国前国内安全事务的最高领导周永康童年时代的名字周元根。这些墓碑上还记录了他的第一任和第二任妻子、两个儿子、两个兄弟以及他们的妻子和两个儿子的名字。

即使是在周家已经因为一起丑闻而倒台的现在,这个位于江苏省一个村子中的墓地,仍是中国为数不多的、能公开找到周永康的长子周滨的名字及其父子关系的地方之一。

由于家谱被实实在在地刻在石碑上,至少周家部分财富的文件记录是可能被找到的。这是因为,在中国,私有企业的部分股份持有情况向公众开放。

从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在全国各地的办公室,有关企业的重要数据越来越多地能在网上查到。这些记录通常包含企业和个人所持股权的份额,而且如果知道该找什么的话,任何人都能看到中国高级领导人的亲属持有的股份。从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获得的纸张记录,还可能提供进一步的细节,比如股东会议、身份证号、公司投资和金融表现等。

通过查阅这些记录,《纽约时报》发现,周永康的三名亲属——弟媳周玲英、长子周滨、周滨的岳母詹敏利——持有或控制着全国十几个省份至少37家公司的股权。这还不包括他们多年前剥离了股份的公司,其中包括一家在四川省修建水坝的公司,以及陕西省的一家油田企业。

这些资产加起来至少值10亿元人民币,不过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数字低估了周家的财富。

在许多情况下,企业记录中列出的仅有被认为是注册资本的资产,也就是股东存放在银行的与其所有权股权相对应的资金。这些资金往往只是公司价值的一部分,公司可能控制着更高价值的资产。

在某些情况下,外界能看到公司在股份和债券招募书中公布的资产负债表。由周玲英部分控股的四川一家钾矿便是这种情况。

没有包括进周家资产估计数字中的,是他们可能拥有的所有其他资产,比如房地产,包括汽车、珠宝、艺术品在内的实物资产,银行里的现金,以及隐藏在英属维尔京群岛(British Virgin Islands)等避税天堂的资产。英属维尔京群岛是中国富人常用的隐匿财富的地方。

中国没有房地产持有情况的公共登记册。在美国,获得房地产的信息很容易,这些信息让人们得以找到詹敏利在加利福尼亚州拉古纳伍兹一个退休社区的房产。

然而上述的公司记录足以显示,周家的财富与周永康曾任职多年的大型国有企业、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之间的密切关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在福布斯世界500强企业中排名第五。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能源问题分析员邓丽嘉(Erica S. Downs)说,“可以肯定地说,中石油集团的腐败调查开始之前”,在中国国有企业中,“它是最强大的。近几年来,一种担心实际上在中国出现:这些国有企业已经变得太大、太强了,像是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博士创造出来的怪兽。”

像中石油集团这样的巨大且富有影响力的企业,经常会吸引一些想利用自己的政治人脉来谋利的人,而通过与这类人做生意,企业可以在共产党的官僚部门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纽约时报》查阅的37家公司记录中,似乎只出现在其中一家的材料里,那是一家位于北京的能源投资公司,公司的名称是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它与中石油集团在全国各地的下属公司合作,在从东北的吉林省到西部的新疆地区等地销售设备。

周滨的妻子黄婉及其岳父黄渝生也出现在这家公司的企业记录中,记录中还包括数十位其他人,他们或持有公司股份,或自2004年4月20日公司成立以来在公司的管理层任过职。通过记录中给出的电话号码或家庭地址联系到的人中,很多人拒绝置评。

该公司一位曾经的持股人陆宁隆(音译)说,他不知道该公司的任何事情。另一名股东南新(音译)的母亲说,她的女儿曾在一家与周滨有关的文化产业公司工作过,但否认她与中旭公司有关。

当她看到显示自己女儿是中旭公司现在仅有的两个股东之一的材料时,感到难以置信,中旭的另一个股东是周滨。

这位母亲在其北京的家中说,“肯定是在注册这家公司时,他们仅仅用了她的名字而已。”

家庭投资

中国财经杂志财新《新世纪周刊》还根据不具名的消息发现,周滨与一笔向伊拉克销售中国石油设备的交易有关,中石油集团曾与伊拉克的国有石油公司米桑石油公司(Missan Oil)合作过。该杂志把周滨描述为一家石油钻探公司背后的主要人物,该公司由他的岳母、以及他大学时期的朋友米晓东拥有,文章称他策划了一笔交易,让这家公司先获得中石油集团在陕西省的一块油田的开采权,然后再以4.9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将其出售。

周滨的岳母詹敏利曾是享有油田开采权的那个控股公司的拥有者。但詹敏利在加州接受采访时,否认对那笔交易有任何知晓。

詹敏利说她最后一次在中国是去年4月,后因需要看牙医以及购买处方药回了美国。那次离开也许使她幸免于和丈夫、女儿及女婿同样的命运,自从去年11月30日以来,她一直无法联系到这些亲人。

詹敏利的名字早在2003年就以股东的身份出现在公司记录中,那年周永康被任命为公安部部长,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在四川省,她持有一家投资龙头石水力发电项目的公司57%的股份。该水电项目是沿大渡河修建的一系列水坝之一。公司记录显示,截至2008年,她控股的这家公司在水坝工程中持有少数股份,工程总价值超过1900万美元。

记录还显示,詹敏利曾于2003年在北京成立了一家公司;四年后,这家公司持有一家在陕西开采石油的公司100%的股份,中石油集团最大的油田之一在陕西。这家北京公司——海天永丰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已于2009年注销。

据记录显示,詹敏利和米晓冬于2010年成立了北京浩盛益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在一个由中石油集团资助的项目中拥有少数股权,该项目是在北京附近的保定修建天然气加油站、以及一条输气管道。记录显示,该企业在2012年底上报的资产总额约为6亿元人民币。

负责该项目的是中石油集团的子公司昆仑能源有限公司,直到去年,公司一直由李华林领导。随着针对周永康和中石油集团的调查逐渐深入,李华林已于去年8月被革职。

2011年,浩盛益佳获得了一家天然气经销商的少数股权(40%),该经销商的总部在海南省省会,由另一家中石油集团子公司控股。记录显示,浩盛益佳在2012年又获得了另一家总部在四川的能源公司的多数股权。

没有点石成金

周永康的弟媳周玲英也用类似的模式投资。企业记录显示,她和她儿子周峰持有几家公司的股份,这些公司至少在三个省份与中石油集团有合作关系。周峰曾在日本的三菱商事株式会社(Mitsubishi Corp.)工作将近10年。

然而家族关系并不总意味着生意成功。有时候政府机构会阻碍周玲英的计划。这种情况似乎出现在四川省邛崃市的一处矿产,周玲英与其合作伙伴从中石油集团的一家子公司那里获得了该矿产的多数股权。

2011年9月的一份招股说明书将该产业的价值估计在9亿元人民币以上。

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个矿产尚未提供管理人员以及邛崃市官员曾预期的财富。中文商务报纸对项目的报道称,从该矿采钾碱比预期困难得多,成本也高得多。监管者和债权人后来给利用该矿产来购买另一家公司控股权的计划提高了门槛。

詹敏利和米晓东在北京北郊的一笔房地产投资似乎也不成功。据材料显示,他们的公司与国有开发商天恒置业集团的一个子公司合伙,得到政府批准,在一家大型高尔夫球休闲场地附近修建廉租房。然而据住在附近的村民说,那片荒废的果园兼没有完成的挖掘工地已经搁置了至少一年。

周玲英似乎在销售奥迪汽车方面取得了更多的成功,黑色奥迪小轿车一直是中国中层和高层官员的首选。记录显示,她至少是两家出售这个德国品牌汽车的公司的投资者,该汽车大多数在中国东北制造。

在东部城市常州的一家奥迪经销店漂亮的旗舰展厅里,一位销售经理说,她知道周玲英是这家经销店最初的大老板之一,与周永康有关系,但除此之外,她对周玲英所知甚少。

常州市凯歌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销售主管韩丽玲(音译)说,“我在这里工作的时间相对较长,但从没见过这位董事长。”

记录显示,周玲英在2006年曾持有这家销售店高达60%的股份,但她在2011年售出了自己拥有的最后一部分股份。从2006到2011年间,公司上报了将近38亿元人民币的销售总额。

记录显示,周玲英在第二家奥迪汽车专卖店仍持有35%的股份,她用持有的股份投资了一家子公司,该公司出售天然气,还在东部城市无锡投资修建天然气加油站。

周氏的老家在无锡市郊区的西前头村,那里的居民回忆说,周玲英去年曾承诺要自己掏钱,给他们的住宅接通天然气管道,这个升级改造可以让他们的炉子用上以表计价的天然气,从而不再需要购买灌装的天然气。

一位也姓周的男子说,“但是现在她出事了,不能给我们接天然气了。”周是这个小村子里的大姓,他的妻子蒲女士说,“是啊,不过我们从来没把她的许诺太当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271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