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与中国的核电生意【2012年第4期】

当世界各国还在一次次国际会议上为降低碳排放的指标而争论不休的时候,微软创始人、曾经的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却在努力寻找一种一劳永逸的办法——将碳排放彻底降低为零。

为了实现这个听起来似乎是天方夜谭的梦想,盖茨正在世界各地寻找合作伙伴。前不久,他再次来到中国,与中国讨论合作开发新型核反应堆。2011年12月7日,全国政协副主席、科技部部长万钢在北京接见了盖茨率领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一行。

探寻能源“奇迹”

“如果让我对未来50年许一个愿望,我肯定会选择能源。”盖茨说,“现在我们所需要的是实现‘零排放’的能源奇迹。”这个技术是什么?就是核能。“核能的美妙之处在于,一个铀分子的能量是其他能源的百万倍,克服了辐射就将成为无与伦比的能源。”盖茨在2010年的TED(科技、娱乐、设计)这个以充满奇思妙想的演讲而著称的大会上系统地阐述过自己的这一梦想。

尽管目前仍然无法确切计算出全球二氧化碳的增长量,以及其与气候变化之间的关联度,但可以肯定的是:二氧化碳的增加对自然环境将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盖茨曾就此向诸多世界顶尖科学家讨教:“真的必须把二氧化碳排放量降到接近零的水平吗?我们能否只减去一半或四分之一?”他们的回答始终是:“如果二氧化碳没有降到接近零的程度,温度还将继续上升。”但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根据二氧化碳排放总量公式,只要四个因素中任何一个因素变成“零”,二氧化碳总排放量就会变为“零”。

前两项显然无法减少,第三项可以通过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来减少3-6倍能耗,“但这并不够,我们需要的是‘零排放’。”盖茨强调。只剩下最后一个因子——单位能源所释放的二氧化碳量。“要使得碳排放为零,我们需要一个能源‘奇迹’——一个在世界范围内全新的能源系统。”

在对比诸多能源方案之后,盖茨认为,核能的“零排放”最为可行。盖茨从2006年开始投资这家位于华盛顿州的泰拉能源公司,研发第四代核电技术。这种被叫做“行波反应堆”的新技术可以把现在的核废料当燃料用,产生的废料也比传统反应堆少很多:一般的核反应堆通过燃烧铀235来获取能量,而铀235在天然铀中只占1%;相比之下,行波堆燃烧的则是天然铀中剩下的99%,即铀238。而且,通过对地震和海啸等条件的模拟,新反应堆在设计上将安全性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连盖茨本人都说:“这是一种疯狂的想法。”如果行波反应堆研究能够最终成功,那么“零排放”奇迹就能实现。

中国最可能应用先进核能

“我们需要为研究提供更多的资金。各国首脑不应仅仅讨论二氧化碳,而不关心技术的创新。目前,我们对创新技术的投入仍处于极低的水平。”盖茨说他可能在未来五年投入10亿美元资金用于技术研发。

实际上,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讨论由来已久,美国物理学家范伯格早在1958年就提出过行波堆理论,但始终无法正确模拟出其可行性。现在,数据积累、模拟技术、材料科学以及钠冷堆技术的发展,为实现行波堆技术创造了条件。即便如此,这一技术的实现仍然需要漫长的道路。

目前,泰拉能源公司已经与印度、俄罗斯和其他拥有核能项目的国家讨论了自己的计划。盖茨就此技术与中国的接触也已早在两年多前就开始了。2009年11月,盖茨曾专程来到中核集团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了解中国实验快堆情况,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进行技术交流。中核集团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核电公司之一,除参与中国的商业核电项目外,还负责为中国军方开发军用核能力。不过,据时任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院长的赵志祥透露,由于中方对行波堆技术的成熟程度产生怀疑,所以双方在开始的很长时间内都未能就合作的基本问题达成共识。

此后,双方又进行了多次商谈。2010年7月25日,盖茨还向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发来贺信,祝贺中国实验快堆首次临界。同时,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等也应比尔·盖茨邀请回访泰拉能源公司。2011年6月和9月,泰拉能源公司高层再次到访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进行洽谈。12月2日,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孙勤在2011中国年度管理大会发言中证实,中核正同盖茨洽谈核能合作。“他干得很深了。”孙勤评价说。

12月7日,盖茨拜访了中国科技部副部长张来武。盖茨在会谈期间说,“我们的想法是要开发出一种成本很低、安全性很高、产生的废料很少的核反应堆。”盖茨说,泰拉能源公司与中国科技部及多位政府官员进行了富有成效的讨论。他也提醒说,会谈仍处于初期阶段。

有分析认为,盖茨来华搞核能合作的原因在于:中国是在建核电项目最多的国家,也是最有可能快速应用最先进核能技术的国家。技术升级要在应用中推进,单靠理论模型不顶用。同时,中国有技术人才、有建设力量、有核电需求、项目审批容易,而且成本低,这些都是盖茨要到中国探讨合作的原因。

也有观点认为,盖茨钟情于中国的原因是,美国在1979年三哩岛核电站事故后一直对核电发展持保守态度,甚至导致了核电技术人员的断代。加之2008年后遭遇经济衰退,美国很难支持这样一个理论设计进入实践。

中国发展核电决心未变

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事故为全球核电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默克尔被迫就德国放弃核电时间表达成妥协,根据这一计划,德国将于2022年前彻底放弃核能发电。瑞士则计划在2034年前全面放弃核电。意大利在进行公投之后也表示弃核。中国也暂停了新建核电站项目的审批,放缓了核电扩张的宏大计划。

在如此情境下,盖茨倒是很淡定。他表示,尽管福岛核反应堆发生了大灾难,但是核能仍然存在巨大的应用潜力。在盖茨看来,福岛核反应堆灾难说明,一方面,多年来核技术进步乏善可陈;另一方面,从创新和投资的角度看,核技术已经日臻成熟。在此前车之鉴下,盖茨特别强调了所有这些新型设计的安全性都将需要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它们无需人的干预就可以时刻保持安全运转。他说,新的设计还能够模拟地震和海浪的情况,这将把安全性提升到一个新水平。

有人提醒盖茨,还得注意中国的政策风险:中国政府表示将在制定新的核安全规划和核电长期规划之后才会重新开放审批,这其中充满不确定性。

但核电是中国政府致力于减少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燃烧排放量的核心策略,中国虽然放缓了核电建造的脚步,发展核电的决心并没有改变。孙勤最近在一次讲话中称,“在中国,发展核电不是一个选项而是一个必然。”中国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在巴黎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国际资本会议上重申,中国将继续发展核能,现有技术完全可以保障核电安全。国家发改委能源所姜克隽也表示,日本福岛核事故只是全球核能发展的“小插曲”,这反而使得人们更多地了解核电的问题,使今后的技术更注重安全。

对此,《华尔街日报》评论认为,“中国官员看来准备重启规模数十亿美元的核电计划,以便在更加强调安全的情况下,使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核能发电国之一。这意味着,中国将更大地依赖西方的反应堆技术和核电站管理方法,以及西方核电设备和服务提供商。”

据世界核协会资料显示,中国目前在建反应堆有27座,占全球总数的40%以上。在暂停审批之前,还有大约10座反应堆本来有望在年内获批。2011年12月12日,环保部对外发布消息称,日前已经通过《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送审稿)》,新规划中将重点规划提高核安全标准。新规划将从整体上做出框架性的内容,并会细分市场标准,包括核技术的运用,燃料、设备的选择,及其利用环境、处理标准等相关内容都会在《规划》中一一予以明确,而这些都是实现安全核电目标的重要举措。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285.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