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重造新广播大国【2012年第4期】

经历过六七十年代的人,记忆里都有那样一个喇叭:通知着类似找人的紧急消息,播放着当时的“流行歌曲”,发布着党中央的新指示。在各类媒介谋杀眼球的今天,“大喇叭广播”这种记忆已变成古老的烟云。

但随着信息平等互动、双向交流日益突出,单向性传播系统也正在被国家加速恢复。

日前,广电总局局长蔡赴朝公开撰文表示,按照计划,将在2015年年底前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为龙头,联结省市县,统一联动,基本完成国家应急广播体系建设,实现全国覆盖和稳定运行。据了解,中国广播电台发展研究中心承担相关文件起草、上报工作。该中心主任赵华对《凤凰周刊》记者表示,“项目正在筹划中。”

曾经的辉煌

公共广播是在有限范围内向公众单向地下传信息,是动员型体制的最佳工具。

农村有线广播网,50年代中国就建立,当时全国就共有23721个收音站,庞大得令人震撼。“话匣子”即扬声器,则在农村各家各户都有配备。迪士普音响科技公司首席研究员兼总工程师、信息产业部电声网专家组专家钟恭良解释称,这是农村中最典型的公社广播站管理的广播系统。在全国,工厂、企业以及机关、部队、学校等各种单位也都有公共广播室,到处都挂有扬声号角。电影《手机》中用来通报吕桂花寻找牛三斤的广播,就是这一种。

“当时,可以说整个中国大陆,几乎没有一个单位是没有公共广播系统的,其普及程度堪称世界第一。”钟恭良说。

而通过公共广播系统来发布的内容极为广泛,包括秋收春种,乃至“文化大革命”。“许多革命歌曲,都是通过大喇叭学会的。”温州市80多岁老人潘如海回忆,那个时候总是有许多人围在大喇叭的周围听广播,更有不少人在广播播音员的开场白和结束语都能学得惟妙惟肖。一旦一个地方的大喇叭坏了,大家还会像赶集一样赶到另一个喇叭地点去听。

不过,这个教育、动员、组织群众的工具,技术上基本是最简单的系统,是一个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组成的全国性下传网络。

如今,随着时代变更,中国人在家里摆放着一个扩音器,聆听中央指示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副总监侯东合称,当电视开始走入人们生活之后,广播进入了10年低迷期。

但潘如海这一辈人,仍然每天坚持听收音机,并已坚固成一种习惯。

重出江湖

公交车上的报站、火车站和机场里的通知,商场里的背景音乐,还是在显示着公共广播的存在,在紧急情况发生时,这些广播还将起到应急的作用。

2008年的冰冻灾害,让一切都猝不及防。电视、互联网无法使用,手机因为供电被阻断也受到限制,广播却凭借建设简单、架设方便、传输距离远、范围广、速度快等优点,成为当时受灾地区接收外界信息的主要来源。广州火车站滞留数以十万计的旅客,其疏导、维护秩序的工作便是通过大功率的公共广播系统完成。

汶川地震之后,广播在应急传播的优势再次被凸显。“中国之声”节目滚动播出汶川、青川、绵竹等灾区急需物资、设备等,号召捐赠。当时宝成公路抢修遇到困难,相关部门听到广播立即调配技术人员对抢修隧道进行帮助。广播再次找到了1980年代以前的那种辉煌。

“奔赴前线的记者只需要一部手机或海事卫星电话与后方直播间连线,就能发回第一时间的直播报道。这就是广播的速度优势。”侯东合称。

侯东合以2008年为界说,如果2008年以前建立国家应急广播体系更多是广播业界和学界的愿景,那么在经历2008年的应急报道以后,各方都开始认识到建立国家应急广播体系的必要性。

2010年年底温家宝来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时称,汶川地震发生时,电话不通,只能用海事卫星电话,但广播的信号没有受到影响。所以当时救灾物资里面有一项最重要的物资就是收音机。老百姓要通过收音机知道地震预报,余震情况,是否需要躲避。

“我在想,是不是人的听觉会比其他感官更容易令人感动。”谈及广播在突发事件中凸显的作用,侯东合回忆2010年玉树地震的时候,他在现场看到在救灾部队驻地站岗的哨兵,哨位旁边就挂着个小收音机。

在经历一系列灾难考验之后,建立国家应急广播体系被提上日程。国家广播电视安全播出调度中心常务副主任杨一曼表示,应急广播体系的主要功能有五点:一是应急信息收集、处理、编报;二是将播出设施切换到紧急广播节目;三是在播出节目中插入紧急信息;四是控制各种接收终端自动开机;五是为公众提供公益性信息服务。

“上述功能的实现都需要强大技术的支持,所以我们现在也在抓紧进行相关设备研发、标准的制定,规范的制定。”杨一曼称。

2011年11月4日,广电总局科技司主持的《国家应急广播工程建设方案》技术论证会在北京召开。据一位参会专家透露,会议讨论到该工程建设仍面临不小技术难度,但并非难以解决。

美日的应急广播

对广播在应急时段的强大动员力,美国、日本堪称是较早认识并充分利用。

世界上最早建立国家应急广播体系的是美国,1963年以能够使总统在紧急情况下为全体人民广播而建立了这个体系。自1997年1月1日开始,美国所有的调频调幅广播电台和电视台以及1万名用户以上的有线电视系统都被纳入了紧急报警系统。在全国紧急状况下,总统可通过这个系统向美国发表讲话。而目前,这一紧急广播系统已经扩展到手机、网站、卫星无线电、PDA等各种渠道与终端中。

处于多灾地带的日本,每个家庭的应急箱中必备收音机。而这种收音机可通过手动摇杆来充电,手摇一分钟的充电量,收音机可使用约60分钟,或照明约30分钟,可发出5分钟的报警声,用于手机,可以通话3分钟;另一方面,日本应急广播系统成员会用多语种进行灾难预报。

而中国当下,建立国家应急广播体系需面对的一个问题是,是否能够拥有一个独立的、或者统一的应急频率。

目前,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综合频率“中国之声”,可以做到全国覆盖。但是,各地对“中国之声”的转播频率不同,这对于流动人群,特别是跨省、跨地区流动人群收听非常不便。而这种不便也表现在汶川地震救灾时期,“中国之声”必须多次播报各地收听频率,中央电视台也以字幕的形式向全国公告“中国之声”的十多个播出频率。当时,国家民政部甚至在发往灾区的救灾帐篷上也印上“中国之声”的播出频率。

“如果形成全国统一的应急广播频率,那是最好的。”侯东合表示,“但是,我听技术部门说,目前全国无线广播频率非常密集,清理出一个共同的频率从技术上讲有难度。”

《凤凰周刊》2012年4期 《凤凰周刊》 徐佳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286.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