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破除官本位需简政放权【2012年第5期】

      据《温州晚报"艮道,2011年12月29日,温叫石坦巷小学举行‘迎元旦 绿色安全行”主题活动,孩子们在雨中起舞,为看台上躲在伞下的区教育局领导表演,背后悬挂的横幅却是·为生命护航”。消息引起舆论大哗,事后校方虽多次辩解,但仍摆脱不了漠视孩子健康、献媚上级领导的嫌疑。

     这种献媚,是全社会官本位横行的一个投影。在当代中国,以官位大小来衡量一个人社会价值的高低,已经愈演愈烈。官大则身价高,官小则身价低,与官衔不相干的职业和行当.比如寺庙、学校、医院、公园……也要比照“官”来定位各自价值。于是,出现了科级公园、过级和尚、厅级医院、部级院校……官本位无处不在,甚至制造出不少黑色幽默。例如开会排座次在中国就是一门高深学问,有时参会人员的身份很复杂,除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外。还有群众团体、社会团体、各种行业协会,再加上学者专家、“离退老同志”等,弄得会务人员很头痛。报纸、电视也一样,不管新闻价值如何.统统须以官位低排要目,谁在头版,谁排头条,谁用几号字,电视镜头给多少秋都有—定之规,一旦搞错,就是天大麻烦。据北京晨报》报道,大贪官胡长清死到临头还在斤斤计较自己的级别,说:“我可以载人史册了,到现在为止,我是建国以来被判死刑的最高级干部

       官本位能在中国源远流长,与传统文化中的一些糟粕有密切关系。从“学而优则仕·,·万般皆下晶,唯有读书高”,到科举抛度。做官被塑造成人生最高理想,官位大小代表了成就高低。在法制不健全的社会,官必然是社会的主宰。1949年后,计划经济成为官本位新的社会经济根源。因为经济自由是人格独立的基础,当经济空间被计划体制所捆绑时,中国人不得不回复到对权力的依附和崇拜。改革开放后,由于市场机制的介入,官本位曾一度松动,很多公务员纷纷下海经商。但从1990年代末期开始,风向又开始反转。政府财政收入年年高于GDP的增长速度,很多企业的收入却不仅没有增长,相对还有下降,辛辛苦苦几十年,不如体制内分套房。遂致官本位再次抬头,并

且走向登峰造极:一个公务员岗位,有数百人乃至上千人竞争;广东省教育厅党组副书记谭泽中在一次省政协座谈会上透露,深圳一个处长职位,有40个教授来争。

       官本位已成为当下中国不能承受之重。因为以“官”为本,必然以民为末,以民众和公共利益为末,必然损害民众与全社会的利益。越来越高的行政成本,日益凸显的官民矛盾,都显示社会的承受力已然逼近临界点。同日时官本位与市场取向的经济改革背道而驰,与以权利平等为核心的现代政治文明也极不相容。伴随官本位回潮的,是特殊利益集团的扩张,是不公平利益分配格局的固化。据《中国青年报"艮道,在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俗称"973计划”)279个项目的首席科学家中,现任行政领导近21人,包括高校校长、各学院院长、科研机构所长、公司副总裁、总经

理、总工程师等,占总人数的75%一—不是凭申报项目的质量胜出,而是看谁的关系更硬、谁更有能耐拿到项目,大部分项目都被高校官员抢去,由此造成恶性循环:大家都去拼头衔、拼关系,而不是用项目方案和科研实力说话。教育产业化后,巨量资金流人大学,而资金的层层分配也基本上以行政方式进行,进一步巩固了教育界的官本位体制。在这里,官位不仅代表了面子更代表与级别相对应的话语权和资源获得的优先权。许多教师追求行政级别,因为获奖的等级与领头人的行政

级别成正比。高校官场化的后果,是教育质量滑坡,竞争力下降;而科研官场化的后果,则是科技成果创新不足、转化率低。

       官本位的实质是官强民弱,结果往往导致官富民贫。官本位的顽固和危害,核心在于行政权力掌控了太多资源,并且在资源的使用上缺乏有效监督。现在许多权力部门不仅没有在减政放权的道路上走下去,还通过种种冠冕堂皇的理由,重新回归集权,比如经济领域里的大国企行业垄断现象。要解除社会的重负、破除官本位,必须从减政放权人手。两千多年前的孟子,曾留下超越时代的名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一一这话在现代语境下可以理解为:对一个国家来说,民众利益最重要,其次是政府利益,各级官员、行政长官排在最后。所以,必须把民间社会的发育放在第一位。政府应该把民间的还给民间,市场的还给市场,不要管那么多管不丁、也管不好的事。应该以法治替代人治,杜绝官本位的生长土壤;实行”小政府大社会”,压缩官本位的活动空间;让市场成为社会资源的主要配置者,使大多数人都能生活在权力的笼罩范围之夕卜

       在西方一些发达国家,由于待遇偏低,政府公务员并不是大多数人的理想职业。据《人民日报》报道,美国联邦审计总署对几所大学的调查显示,美国大学生对公务员职业的兴趣普遍不高,愿意报考的只占被调查者的3%左右;另有调查表明,大多数公务员抱怨自己的待遇比私营企业差得很远一一只要政府真正减政放权,·中国离这一天也并不远。从舆论对,“小学生跳舞”事件的反应看,对官本位由习以为常到公众愤慨,说明民间已经准备好了,剩下的只是等待政府顺势而为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325.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