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链:市场化一定要解除行政力量压制和干预

主持人:谈到成绩问题,那我们请出吴敬链先生,你好吴好,坦率来讲中国过去20年成功很大,这个问题也不少,而且它是一种模式,一种很奇特的模式,成功与问题同时交织,甚至于某种程度我们的问题恰恰来自于我们的成就,而成就当中又隐藏着许多的问题,您怎么看在过去20年中国巨大的成就与不少问题交织的这种情况?

吴敬链:我想我们这20年最突出的成就就是一个出人意料的、出乎我们自己的意料,也出乎全世界人们的意料的突飞猛进的经济发展,它的主要的原因就是市场化,市场化使得我们中国人民长期被旧的体制所压抑的创造力能够解放出来、发挥出来,那具体的表现我想是这么四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中国人的创业精神,中国人的创业精神,企业家精神是全世界人民所肯定的,但是因为旧体制它被压抑了,叫做资本主义复辟,叫资本主义尾巴,那么南巡讲话,特别是南巡讲话以后,这个压在上面的盖子被揭开了,那么中国人的创业精神从南巡讲话到上个世纪末,我们的民间的创业的企业是几百万,这是一个推动我们最近20年飞速发展的一个基本的动力。

第二点就是原来没有得到充分利用的资源,一个是物力资源,这突出这个土地,过去是因为城乡隔绝,大量的土地是低效的利用甚至荒废了,这20年来有相当于一个爱尔兰的国土面积的土地从耕种的低效利用的农用土地和荒地变成了城市用的土地,另外一条就是大概有2亿,过去是低就业状态的一种半失业状态的农村劳动力转向了城镇,城镇的工商业,这样就使得我们的资源的利用效率大大的提高了,这是一个我们增长的物质基础。

第三个因素就是对外开放,对外开放使得我们用国际上的需求支撑了我们的高速增长。

第四条就是在我们开放的情况之下,我们几百年来所积累起来的我们跟先进国家的技术差距,在我们人力资源还没有充分发挥作用的情况下,通过引进很快的缩小了整个差距,使得我们的产业的基本技术水平接近于世界的水平。

这样四个因素都是由市场化带来的,它促成了我们这二十年的经济的高速度发展,我们这个市场化的进展并不是那么顺利,所以我们在上个世纪末初步建立起来这个市场经济,还是有很大缺陷的市场经济,就像邓小平在1986年说过的,如果只做经济改革,不做政治方面的改革,经济改革也很难贯彻或者他说的也搞不通,这个市场化它一定要解除过去计划经济条件下政府行政力量的作用,对于市场的这个自由交换的压制和干预,但是这方面我觉得是有缺陷的,就是我们可以看到这20年过程中凡是问题涉及到了国家,涉及了国家所有制,那么这个改革就很难的推进下去。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406.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