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特权是中国经济最大的毛病

“增长率并不一定要降下来。把金融业放开,单这一条就能创造巨大财富,带动GDP增长好几个百分点,看你敢不敢干!”全国两会召开在即,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指出。

谈经济增长   结构是大问题

2012年伊始,世界银行在展望全球经济形势时认为,今年“将是非常困难的一年”。在国内,除海南、福建外,几乎全部省份均下调了2012年的GDP增速预期。2012年对于中国经济,真的会是艰难的一年吗?

“经济上的问题越积越多。现在是既得利益阶层垄断起来,用政府的权力限制各种活动,导致经济情况越来越不好”,茅于轼认为,国际上的危机对中国影响并不大,占GDP的3%都不到,主要是我们自己的经济出了问题,“特权是中国经济最大的毛病”。

“经济结构是个大问题”,他分析,“我们过去GDP增长率虽然很高,但收入分配不均匀问题导致GDP增速质量很差。” 茅于轼表示,2011年我国城镇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不足四成,这意味着老百姓忙了一年才分享了1/3多的社会财富。“现阶段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来自内需,但老百姓没有分享到社会财富的增长。”

2012年各地纷纷调降GDP增速预期,但茅于轼认为,增长率并不一定要降下来。在他看来,中国经济仍然存在不少潜在增长点———“把金融业开放,单这一条就能创造巨大财富,能带动GDP增长好几个百分点,看你敢不敢干!把所有的垄断企业都向民间开放,也能拉动好几个百分点。民企投资36点把它落实,还能创造好几个百分点。”

谈政府债务   隐形债务是重大风险

茅于轼提出:“债务和房地产是当前中国经济运行的两大风险点。”除了2011年、2012年大量到期的地方债,他认为债务问题还包括各种政府隐形债务以及金融系统内的债务,其中未被人们注意的政府隐形债务杀伤力将非常大。

“比如高铁,投了几千个亿,目前还没有一条是赚钱的。这个债怎么还?”他指出,虽然高铁建设资金现阶段还不算坏账,高铁负债目前还看不出来,但这笔钱终归要还,“估计至少得十年以后”。

茅于轼称,政府隐形债务还包括全国各地各大高校扩招中产生的上千亿元债务,以及近期修建的高速公路、飞机场。“这些短期内看不出来,但都记在账上,是有主的。”

从这个角度,茅于轼进言:“不能再搞4万亿了!” 他说,如果开放金融业、开放医院,让民间资本可以办银行、办医院,这些可以赚大钱,谁还会买房?

楼市泡沫   空房不出租就征税

“今年房地产已经很危险了,”茅于轼进言。在他看来,空置率高就是危险的最直观信号。他说:“空房多就是泡沫。”房价涨时,所有人都在买房,今天买明天就涨,但买房不是为了住。“可万一明天降价,就被套牢了,业主肯定赶紧卖房。如果大家都来卖房,泡沫也就破灭了,房价就直线往下掉了。”他认为,今年房价有下跌可能,大小虽然说不清,但总有泡沫破灭的时候。

茅于轼提出,对空房征税可以一定程度解决房地产泡沫,令其不致破灭。按照他的构想,“空房如果不出租就对它征税,这样空房就得想办法找人住。而一旦人住满了,就没有泡沫了。” 茅于轼称,这个办法并不针对在售的商品房,针对的是已经卖掉了、放在那里的空房,也就是炒房族。“物业税不能解决房地产泡沫的问题。而对空房征税不仅可以抑制炒房,还可以让买不起房的人租到便宜房子住。”不过,他也坦言,这一构想实施起来也有困难,比如如何核实房子到底有没有人住。

2011年底北京市住建委发文表示,将会注销473家房地产开发企业的开发资质。与此同时,截至2011年10月底,武汉一共有在册房地产开发企业1375家,相比2010年同期房企数量减少了200多家。对此茅于轼并不惊讶,认为房企消失是大势所趋,“将来恐怕还要有大批房地产企业关门。”

谈保障房   让权力阶层不屑一顾

多年来,茅于轼一直被外界视为“经济适用房”、“保障房”的忠实反对者。接受记者专访中,茅于轼强调:“我不是反对保障房,我只是反对保障房建得太好!”

他说,保障房针对的应该是低收入人群,而不是中低收入人群。他分析,保障房是救济性质的住房,目前中低收入人群占国家人口的八成,这岂不意味着八成的人需要国家支持买房?“政府哪里有那么多钱?政府的钱还不是老百姓自己的钱?人们以为买上保障房可以占点小便宜,其实还不是自己的钱?”

他提出,之所以认为保障房应当建得比较简陋,目的就是让大家不屑一顾,特别是让权力阶层不屑一顾。“不要有私人厕所。应该像大学生宿舍那样,只建公共厕所。针对的也是最困难的人群,主要解决农民工问题,解决他们长期在城市居住的问题。”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502.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