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海战烈属37年寻亲路

天到了郭玉山准备兑现自己的承诺。 “还差两位烈士的亲属,就能找齐37年前西沙海战耐牺牲的其他17位烈士的属?。特意赶在 81前向海军有关部门递交集体扫墓申请后的郭玉山并没有轻松多少。

尽管这次申请意味着他本人第三次、其他烈士亲属第一次前往西沙群岛扫墓的时刻,越来越近?。然而,找齐烈士亲属到西沙琛航岛为烈士扫墓的愿望,似乎没那么容易。琛航岛至今仍属军事禁区,不对民众开放,上岛需要搭乘军舰,需要经过特许。

 

被忘却的海战

 

    2010年1月9,西沙海战36周年之际,郭玉山召集已经寻访到的烈士家属和参战老兵,在济南芙蓉街关帝庙为18烈士树了座“忠义卫国丰碑”。

    1974年,发生在西沙永乐群岛的那场海战,战争场面并不是很大,但影响了近半个世纪的南海格局。冯松柏、周锡通、曾端阳、王成芳、姜广有、王再雄、林汉超、文金云、黄有春、李开支、郭顺福、郭玉东、杨松林、罗华胜、周友芳、曾明贵、何德金、石造等18名中国战士为此献出了生命。

    在军事档案中的记述中,西沙海战是“传奇一战”,中国海军远离大陆的海域作战,是在坚持“不打第一枪”的情况下开始反击,首开中国海军击沉外国军舰的记录,是中国海军以劣胜优的经典之战。

    这场海战中,389号舰上的官兵在把所有炮弹打光了以后,开始用冲锋枪扫射,甚至把手榴弹抛向了敌舰。班长,唯一的山东人郭玉东身负重伤后,为不使舰沉没,用身体死死堵住南越穿甲弹打穿后进水的弹洞。随后郭玉东被授予“海上黄继光”称号,并被追记一等功。
 
   郭玉东牺牲后,经过积极申请和上级批准,胞弟郭玉山加入郭玉东曾经战斗过的班,成为一名守卫边疆的海军士兵。他也是唯一一名获准参军入伍的西沙海战英烈亲属。1980年代后郭玉山转业,在海外经商多年的他积累了些许财富。

    年过半瓦思乡心切,且西沙海战及西沙往事总是萦绕在脑海,不能自己。2007年,郭玉山变卖所有国外资产携带16年的全部积蓄和妻子孩子回到家乡济南、专事“西沙烈士档案”和寻访烈士家属。郭玉山曾有三次赴西沙匿联系方式等完整的“烈士档案”。

  遗憾的是,无论通过地方还是军队,查询到的烈士档案非常简单,居然找不到一份有具体籍贯的详细名册。寻找烈属的过程异常艰辛,郭玉山找到了自己的原部队,又托战友帮着寻访,老兵们一起“拼凑”记忆,还到处查找档案,甚至上网发帖。

  18位烈士中,湖南就有6人。20104月,郭与自己的两位战友(西沙海战参战者姜耀平、李柏杨)从北京飞赴长沙,在长沙租了辆车,开始了寻亲之旅。

这次实地寻访,郭玉山带了10万元人民币。看到一些烈士家庭有困难,就给他们留下三五千元。经过不懈努力,郭玉山找到了15位烈士的亲属,另有当年18大队389舰主机兵、广西桂林人李开支和389舰电工兵、广西桂林人曾明贵两位烈士。

 

抚恤金比不上交通事故的赔偿

 

    在寻访烈士亲属的过程中,郭玉山颇感沉重。几乎所有的烈士亲属的生活都很拮据,但几乎都像274舰政委冯松柏的遗孀周春英—样,没有提出过任何要求。

    当年西沙海战中的389舰舰长肖德万,曾经带着一家20多口人专程赶到琛航岛,给烈士敬酒敬烟。老舰长在烈士墓前守了整整一晚上,和那些牺牲的战友们“对话”。

    “我们应该检视—下优抚政策,不能总让烈士流血,烈属流泪。”郭玉山表示。略有欣慰的是,2011年明旧施行的《烈士褒扬条例》明确了国家要建立烈士褒扬金制度,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0倍的褒扬优抚,战时最高可达150万元。郭玉山表示,“倘若烈士家属的政治待遇同步提高,那就完美?。”

    西沙海战的18名烈士,他们的亲属得到了多少优抚金?按照当时的烈士抚恤金标准,战士每人180元,班长每人240元。在西沙海战18名烈士中,有16名战士,其中有7个班长、9个战士。冲班长,每人240元:9个战士,每人180元:16个牺牲的战士,合计3300元。

  郭玉山回忆,他的大哥郭玉东是班长待遇,当时送到他家里的一次性抚恤金和救济金总共不超过500元,其中包括240元抚恤金和另外200多元救济金。

    经记者计算,西沙海战中牺牲的18名烈士,他们的家庭得到的全部抚恤救济金不超过9500元。平均下来,一名战士在战场上牺牲了,得到的抚恤金只有500元。而那个时候,一场交通事故中对死者的烙偿是3000元。

    “需要制定一部新的《军人抚恤优待条例》,要保障烈属能够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保障他们不会在社会弱势群体的挣扎中生活。”国防大学教授刘明福如此表示。

    2004l01日起施行的《军人抚恤优待条例》中规定:军人的抚恤优待,实行国家和社会相结合的方针保障军人的抚恤优待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相适应,保障抚恤优待对象的生活不低于当地的平均生活水平。

刘明福指出,这个条例发挥了—定的历史作用,但是也有落实不到位的地方。“国家和社会相结合”,结合得还不够:“抚恤优待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相适应”,而木适应的问题更突出;“抚恤优待对象的生活不低于当地的平均生活水平”,这样的优抚标准显得过低了。

 

只想“从西沙墓地带回1瓶水、一把土”

 

    “我找到的所有烈士亲属,都有—个共同的心愿,就是到西沙为亲人扫一次墓。”郭玉山说。

    20106月,经过—番艰苦的努力,郭玉山与广东籍烈士林汉超的遗腹女联系上。当听说郭玉山的来意后,这位英烈之女当时就迫切地表示,要去西沙看看父亲。烈士石造的父母也说,删)年龄大了,去不了西沙,但希望子女们能替他们扫扫墓。郭玉山说,有的烈士家属因为信息闭塞,至今都不知道烈士埋葬在哪儿。

    37年前发生西沙海战的地点位于永乐群岛,距离海南三亚330公里。因为相隔很远,上岛只能依靠军舰。据记者了解,18位英烈的亲属中,除了郭玉山外,其他人均未登岛祭奠过亲人。  

    也正因此,郭玉山期待下次到西沙扫墓,能够找齐所有烈士的家属一起前往。“实在找不到也没有办法,但要是因为自己努力不够,少了—位烈士的亲属声心里就会不得劲。”

    现实的问题是,登岛需要得到军方的特许。为此,郭玉山与西沙烈属向有关部门递交子—份申请,希望通过有关部门的协调为西沙烈属到西沙祭奠亲人打开禁门,并且安排统一时间将英烈家属运抵西沙,以实现其最大愿望。

    但这份申请递交至海军有关部门后,迟迟没有回音。西沙烈士所在部队迄今出了23名将军,与军方陈列室大多8寸的将军视察照片相比,18烈士l2寸的黑白照显得寒酸了许多。

  在郭玉山看来,集体扫墓可以为军队和地方有关领导、机关和单位减少麻烦。鉴于大部分烈属经济条件都不是很好,从全国各地一齐集中到西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如果组织上在经费保障上有难处,我可以承担这次集体扫墓的全部费用。”

“哪怕就去一次,从西沙墓地带回一瓶水,一把土,了却37年没有实现的唯一愿望。”郭玉山表示,最近的心愿是大伙儿希望能够在2012119日西沙海战38周年之际,集体去西沙扫墓。

 

 

 

 

口记者 席志刚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85.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