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宏观调控半途而废?

“抽鸦片上瘾,通胀刚刚回落,手就伸去摸烟枪,戒毒的事儿(结构改革)交给下届政府。如果就此抽下去,通胀将卷土重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对央行35个月以来首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迅速表达了愤怒。痛快是痛快,但真相远不是那么简单,否则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不会拖延至12月中旬召开。

通胀将卷土重来?

在今年最后一个季度,中国经济的内外部环境发生了趋势性变化。国内CPI和外贸出口数据环比出现持续性下降,中小企业融资困难比较普遍,房地产价格有所松动,11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为48.0,创下32个月新低。外部环境更为恶劣,欧洲债务危机不仅没有解决的希望,更有恶化的预期,国际资本大规模的从新兴市场国家撤离,印度岌岌可危。

在这种背景下,央行宣布从12月5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个举动被一部分人认为是中国将放松宏观调控的迹象。

将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视为货币政策转向是鲁莽的判断,因为这次存款准备金率调整带有被动性质,而非有意为货币政策松绑。10月份人民币存款净下降2010亿元,公开市场12月资金释放规模骤降至800亿元,为11月份的四分之一,创下近七年来公开市场单月资金释放最低纪录。此外,外汇占款也突然出现负增长,这些现象加剧了金融市场的紧张。

与此同时,中小企业贷款难日益加剧,而年底是企业结账高峰,需要大量现金;年初则是传统的信贷高峰期。考虑到金融市场供需“一减一增”的现实问题,可以理解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是适应性的政策,而非放水。它体现的是与经济形势变化相适应的政策弹性,货币政策转向的论点当然也就不能成立。

货币再放松很难

2008年与现在的市场背景截然不同。目前的经济趋势是缓慢的下跌过程,而2008年是突然断崖式的回落。而且当前中国经济增长减速正是宏观调控与货币政策的目标,是一种主动的政策选择,而且市场至少到现在并没有出现意外的恶化。

其次,2008年外部需求突然消失的危机导致沿海大量出口制造业企业倒闭或停产,相当多的农民工失业。而从去年以来,中国制造业部门招工出现了困难。统计显示,2008年时,中国每100个求职者竞争98个岗位;今年三季度时,每100个求职者竞争104个岗位。这是因为许多民工向二三线城市回流,这得益于服务业发展迅速且工资快速增长。因此,即使目前出现外需萎缩,也不至于造成大面积的失业。但这也同时意味着中国服务业价格上涨正在成为潜在的通胀之源。

其三,CPI走势虽然回落,但仍在5%左右的高位,而2008年11月的通胀率回落到只有2.4%。当前国际油价随时会因中东局势恶化有继续走高的趋势,中国农产品价格仍然在高位波动,房地产价格并没有明显的回落,而且人民币的贬值趋势或会增强输入性通胀因素。这些决定了中国目前没有货币放松的空间。

《未完》

来源于《凤凰周刊》2011年36期 《凤凰周刊》 张立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kuaibao/94.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